染指公視的新政媒威權

·3 分鐘 (閱讀時間)
(本報系資料照片)
(本報系資料照片)

文化部公告《公共電視法》修法,主要內容除了董事會規模瘦身,以及降低董監事選任通過門檻外,更夾帶董事長由行政院長官派、新增國際傳播服務及交流業務,並放寬政府每年補助9億元上限限制,讓人看了不禁「眉頭一皺,發覺案情並不單純」。民進黨政媒不分早已為各界與自己人詬病,然此修法不僅再次公然踩踏民進黨自己要求「黨政軍退出媒體」的長期主張,甚至還有效法大陸「大外宣」的影子,恐讓公廣集團淪為執政者內外宣傳的工具。

文化部若為解決董事會運作效率與董監事經常難產的問題,修法謀求解決,實無可厚非,亦非無討論空間,畢竟此為現行制度運作久存的老問題。但這些問題的解決與董事長官派毫無關係,不論過去民進黨委員或行政院版修法提案均未見此主張;即便世界各國公共電視組織亦是首例。或許立法理由也如同陳時中部長回應混打高端疫苗的答案一樣,擔心「台灣永遠沒辦法走在最前面」!

被視為宣傳天才的德國納粹黨宣傳部長戈培爾曾說過「宣傳只有一個目標:征服群眾」,「謊言重複一千遍也不會成為真理,但謊言如果重複一千遍而又不許別人戳穿,許多人就會把它當成真理」。在台灣防疫與疫苗採購政策的內宣上,我們似乎看到戈培爾的影子。

當然,戈培爾更深知媒體多元對掌權者的監督與殺傷力,因此毫不諱言地說「必須把收音機設計得只能收聽德國電台」。事實上,世界上只有像俄共、中共、北韓與納粹德國等共產與集權的政體,才需要由政府直接伸手媒體進行控制。因為他們深知控制人心對鞏固自身地位與達成政治目的之重要,並把媒體視為國家宣傳的工具,尤其不容許其扯後腿;這與民主國家將媒體視為監督的第四權,恰成強烈對比。

台灣過去不是沒有經歷媒體被政治滲透的教訓,但一手推動黨政軍退出媒體的民進黨,卻在推倒舊權威之後,想方設法步上其後塵。尤其行政院長蘇貞昌伸手介入媒體之例屢見不鮮,包括在中天新聞台換照及後續頻道歸屬問題上,都不難看到其下指導棋的身影。最近鏡電視新聞台申請案更出現外審委員罷審風波,獨立機關的NCC尚且擺脫不了政治黑手干擾,蘇揆與民進黨政府要進一步抓牢公廣集團的狐狸尾巴,終於露了出來。

民進黨在野時喊著黨政軍退出媒體,掌權後卻自己伸手媒體;修法降低公投門檻,被民意教訓後卻要提高門檻,閹割公投權力;立委選制、修憲門檻,同樣如出一轍,在野是一套,執政卻又是另一套。制度障礙不打緊,強勢修掉就好。

一手掐死了不同聲音的中天電視,製造寒蟬效應,另一手又向公廣集團伸出魔爪,把公共資源當成自己政黨的宣傳機器,一個政媒不分的綠色新威權正在快速成型。政府掌控公共媒體,在民主國家中,台灣已是唯一;只有跟集權國家相比,才需要擔心有沒有走在前面!(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