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進擊的總理

全球話視野

作者:李光尋

 

我在柬埔寨很少和同仁聊政治,工作的地點場合不對,大夥兒管生產就忙得不可開交,能就政治議題聊上幾句的當地人也不多。

不過,我清楚記得那一次用餐時間的簡短交談;三十多歲的友人回想2013年的抗爭說,雖然沒有改變選舉結果,至少讓政府聽到了反對的聲音。

5年的時間咻地一下,2018年的國會選舉預計7月舉行;「至少讓政府聽到了反對的聲音」這句話,熱血而樂觀,這段時日一直在我耳邊響起。

今年9月初的夜裡,柬籍同事透過通訊軟體傳來訊息,主要反對黨救國黨的領袖庚速卡(Kem Sokha)被抓了;同事在訊息裡說,距離選舉越近,柬埔寨局勢越亂,投資人卻步,或把投資轉移到其他地方。然後在訊息末端附上一個苦臉的表情符號。

我趕緊打開電腦搜尋新聞,紐時報導,柬埔寨當局出動百名警力,在沒有逮捕令的情況下,將其上銬帶走,當局指控庚速卡叛國,且有美國在背後支持。

在庚速卡於9月3日午夜12點35分被百名警方帶走之後不久,柬埔寨國會通過表決,讓法院可以繼續處理擁有國會議員豁免權的庚速卡的案件。

約莫在同段時間,已經擔任總理32年的柬埔寨總理洪森則宣布,他至少還要再當10年總理。

在洪森宣布自己還要繼續為柬埔寨服務10年的場合,正是9月6日他與百名成衣廠工人會面的時候;這個畫面顯得有些諷刺,因為在2013年下半年到2014年初,由救國黨因拒絕接受2013年國會選舉結果而發起的大規模示威當中,成衣廠工人正是反政府示威要角之一。

學到了2013年的經驗,洪森這一次有備而來;連續好幾個周末,洪森都安排了與成衣廠工人見面。

在宣布續任國家領袖10年的前幾個周末,洪森分別開出了將明年基本工資由今年的153調高到每月至少160美金的支票,還宣布成衣廠雇主將自明年起全額負擔工人的健康保險,工人租屋處的水費也一併調降,且能免費搭乘金邊市的公車等等。

成衣廠的雇主們被殺個措手不及。

基本工資原本有個法定流程,要走完政府、雇主、工會的多邊談判機制,才會公布明年的基本工資,現在流程都還沒走完,就已經被總理慷了慨,也只能吞下去;原本由工人和雇主各承擔一部分的健康保險,在不久的將來也100%成為雇主的責任。

儘管打擊反對黨的手段和不停開支票的伎倆,在外人看來粗糙,但洪森的確在不斷進化;我最近重讀《柬埔寨,被詛咒的國度》一書時,認為書中這一句話恰如其分的形容了洪森:

「…洪森是個堅決剛毅的人,從青少年時期開始受訓,擁抱並使用所有獨裁政權不留情的手段…洪森不可能就這樣放棄握在手裡的權力…」

在2013年後,主政者的確聽到了反對的聲音,而且把反對的聲浪切切地放在心上,早早開始對明年的選舉採取相應措施;反對黨看起來節節敗退,幾乎無計可施,連成衣廠的資方也不能不配合演出,想辦法吸收增加的成本。

面對進擊的洪森,柬埔寨已經步履蹣跚的脆弱民主,到底能保持熱血樂觀?還是再一次經歷了重大的打擊和挫敗?以目前的局勢來看,恐怕是嘆息和搖頭者為多。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