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志遠「劇評」/無神之地不下雨

·7 分鐘 (閱讀時間)
▲「三鳳製作」睽違兩年的新作《無神之地不下雨》容納了阿美族神話、環保議題、宿命探詢等概念訊息。(圖/三鳳製作提供)
▲「三鳳製作」睽違兩年的新作《無神之地不下雨》容納了阿美族神話、環保議題、宿命探詢等概念訊息。(圖/三鳳製作提供)

「三鳳製作」在台劇風潮的引領上素來口碑地位崇高,金鐘加持,人氣基礎雄厚,這個團隊往往走在市場預期的更前端,他們勇於解構自己,沒有過重的品牌包袱,卻很清楚自己要什麼。如果《想見你》把說故事的技巧打磨到爐火純青,睽違兩年的新作《無神之地不下雨》之引人入勝,卻明顯地來自於「故事之外」,一齣戲容納如此多的概念訊息,在創作企圖上是極其可貴的:對阿美族神話(文化)的致敬與追隨,對環保議題的內化與擁抱,對宿命意識的探索與質疑,都遠遠超越了一般通俗流行劇碼承載的深邃與厚重,再輔以嫻熟的韓系美學,水平以上的製作質感,綜含奇幻、浪漫、動漫、輕喜劇的類型混搭,《無神之地不下雨》在死忠觀眾的望穿秋水後揭開面紗,這一「變」是讓人措手不及的(太多閱讀語法被更換了),然而在前兩集的洗禮後逐漸習慣,漸入佳境後的一新耳目,像一場沉浸式的旅程,箇中體會竟有一番幾米畫冊般的文學驚喜,時而雋永清冽,時而天馬行空,自在揮灑,無從歸類,是又一次心甘情願「你帶我去哪就是哪」的,特殊、可愛的觀影經驗。

阿美族語言理直氣壯地以極大比重出現在《無神之地不下雨》裡,是一般觀眾感受最強烈的開箱印象,幸虧得力於劇中一幫優秀演員融入情境的功力與用心,讓這個其實有點突兀的設定顯得自然而真誠,與其說是粗暴地形塑一個需要時間適應的「世界觀」,反倒更像是建立了一種見所未見的獨特審美,尤其在柯淑勤、鍾欣凌等頂級演員的駕馭下,顯得那麼理所當然,別有韻味。這個乍看極可能吃力不討好的元素添加,展現了主創者脫離舒適圈的創作勇氣,廣泛而深入的人文田調,讓角色注入有別以往的神韻氣息,流光溢彩,自成一格。

<p>▲《無神之地不下雨》劇中融入阿美族語言,製造獨特世界觀,讓角色注入有別以往的神韻氣息。(圖/三鳳製作提供)</p>

▲《無神之地不下雨》劇中融入阿美族語言,製造獨特世界觀,讓角色注入有別以往的神韻氣息。(圖/三鳳製作提供)

阿美族的「泛靈」(多神)信仰,相信萬物有靈,大自然界的山川神靈掌控著紅塵人世的悲歡禍福,這個意念的導入,做為整齣戲的情感鋪墊,是一個相當聰明的抉擇。這讓阿美族語言(以及其他人文線索)的運用不只是表象的趣味或噱頭,衍伸出來的對於大自然保護的嚴正關心、象徵潤物育人的廣博大愛,都順理成章地融入情節的推進之中,避開了生硬沉重的說教,卻營造了讓人感同深受的啟發。簡奇峰的劇本貌似沒有《想見你》一上來就勾得人欲罷不能的討喜,但堆疊、加深的情境內涵,卻有著更耐咀嚼的誠意,特別值得一提。

▲阿美族的多神信仰讓《無神之地不下雨》衍伸出對於大自然保護。(圖/三鳳製作提供)
▲阿美族的多神信仰讓《無神之地不下雨》衍伸出對於大自然保護。(圖/三鳳製作提供)

《無神之地不下雨》裡從雙向視角審視「信仰」這個抽象、無形卻深植人心的,帶著「制約」性質的傳統行為,出發點顯得大膽而有趣,劇中對神靈的崇拜不再是沉默單向的(一心虔誠,卻不期待神祇立即的回應),戲裡的神明跟人類的距離拉近了,「守護神」的概念被具象化、擬人化之後,不只巧妙地建構出一種跨越尋常人設的情感脈絡,也賦予了神靈不再唯一「形而上」的面貌,他們也有「情緒」(劇情一開始以眾神撤離不再予以人類各種祝福拉開序幕,便是一種神明的忍耐被人類對大自然的輕忽、褻瀆所激怒的回應),也有了「情感」(從第一集珊瑚之神鍾欣凌捨不得離開自己以人類身份照顧的兩個女孩點出這個命題),這種角色關係的思維質變,讓《無神之地不下雨》的戲劇結構具備了更多非比尋常的轉折可能,「綠繡眼之神」(嚴正嵐)跟柯淑勤這個背負天命的「祭師」間似羈絆似依賴的關係,刻劃得複雜而細膩,珊瑚之神鍾欣凌重回人間發現兩個小女孩失去了對自己的記憶,重新回到母親陳珮騏身邊,因而產生了「佔有」的私慾,神情轉變之間的怵目驚心,都是在這個別出心裁的設定基礎上成立的出彩處理,相當值得細細品味。

▲在《無神之地不下雨》中,神明不只有了「情緒」也有「情感」。(圖/三鳳製作提供)
▲在《無神之地不下雨》中,神明不只有了「情緒」也有「情感」。(圖/三鳳製作提供)

「所有未來的命運都已經被『造物主』寫進『時光倒影』裡,不能抗辯,不能扭轉,不能拒絕」,這個概念在故事的前幾集被不由分說地不斷強調,卻又巧妙地自己嘗試去推翻,是一個有點矛盾又有點勇敢的懸念,也依稀再現《想見你》在時間軸切換上玩得淋漓盡致的說故事技巧:曾之喬一方面想方設法迴避自己即將在某時某地死去的預言(未來),一面點點滴滴喚回一度被抹去的跟「雨神」傅孟柏刻骨銘心的記憶(過去),幾個軸線交纏成溫暖、淒美兼而有之的詩意,然而優美之餘卻也彷似對於「宿命」這個不能違不可違的指令的再一次思辯,看時津津有味,又有著發人深省的餘韻,命運、未來、結局究竟是怎麼造成的?在未來的預測已經隱約可見,人類還能不能該不該繼續再做任何努力?這些,倒還真的挺吸引人會去跟著劇情重新再想一想。

《無神之地不下雨》有顏值亮眼的男女主角,卻好像並不急著讓他們談戀愛,戲的前幾集,兩人的互動「氛圍」多於「事件」,抒情的「閃回」flashback舒緩地串接成似有若無的感情紐帶,大段大段的對話也刻意避開了太直白的愛情著墨,不疾不徐地,把人物的位置嵌進人神交融的情節舞台之後,再讓感情的發展自然而然地發酵,所以當第四集傅孟柏的靈力減弱兩人不得不住在一個屋簷下,劇情演變開始匯入主流偶像劇的敘事節奏,便顯得合情入理不落俗套了。

▲《無神之地不下雨》有顏值亮眼的男女主角,卻好像並不急著讓他們談戀愛。(圖/三鳳製作提供)
▲《無神之地不下雨》有顏值亮眼的男女主角,卻好像並不急著讓他們談戀愛。(圖/三鳳製作提供)

●作者:柯志遠/作家、資深媒體人、知名娛樂評論家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更多 NOWnews 今日新聞 報導
名家論壇》柯志遠/《青春弒戀》欠倥傯世代孩子一聲道歉
名家論壇》馬斌/以吾之名:證明魷魚之後的韓劇創作力
名家論壇》膝關節/嫁給香港的女兒《梅艷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