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廣角鏡〉蚊子博士黃旌集 與蚊為伍30年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在國家蚊媒傳染病防治研究中心擔任專案技術研究員的黃旌集博士,到學校宣導登革熱防治,教作手上拿的誘殺桶。(記者陳俊文攝)
在國家蚊媒傳染病防治研究中心擔任專案技術研究員的黃旌集博士,到學校宣導登革熱防治,教作手上拿的誘殺桶。(記者陳俊文攝)

若講到台灣的蚊子博士,大家腦海第一個印象都是已過世的蚊子專家連日清,目前在國家蚊媒傳染病防治研究中心擔任專案技術助理研究員的黃旌集,博士班指導教授陳錦生是連日清的學生,算來連博土就是他的「師公」。這位平常奔走於高雄、台南兩地從事登革熱防治的蚊子博士,從事蚊子研究卅年,差點因蚊子耽誤了終生大事。

黃旌集也是台南人,小時候家住中西區民權路,幼稚園讀新樓幼稚園,同班同學中最有名的就是駐美代表蕭美琴。國小時舉家遷往高雄,中學讀道明,大學考上東海生物系,在大學時代發現對昆蟲的興趣,在東海大學研究所跟隨陳錦生讀醫學昆蟲學,因台灣登革熱的流行升溫,發現研究蚊子很有前途,於是到台大攻讀昆蟲學博士班,論文就是全國蚊子的調查。

在連日清的時代,沒有人會想到蚊子會變成未來的大熱門。登革熱爆發後,大家開始重視環境中無所不在的這種昆蟲,不小心還會致命。黃旌集表示,台灣蚊子共有136種,目前國內僅「愛蚊如命」的連日清曾做出這136種蚊子的標本,曾捐一套給科博館收藏。

台南市在賴清德市長時代爆發登革熱大流行,大家聞蚊色變,賴市長也促成國家蚊媒傳染病防治中心的成立,並在高雄和台南兩地都設辦公室,台南辦公室就在大同路的前八一四醫院裡,他常常得兩地跑,除建立不同蚊子的品系,也要了解防蚊液的防治效果,同時還要進入校園做衛教。

黃旌集表示,台灣汙水管裡都是會在耳旁嗡嗡叫的家蚊,化糞池和古厝裡的是白腹叢蚊,草蚊仔不會吸血,最要小心仍是會傳播登革熱的埃及斑紋和白線斑蚊,尤其是埃及斑蚊,它不會一次吸血吸到飽,「少量多餐」的原則下,可能吸5個人才會飽,就會將登革熱傳染給5個人。

此時正是蚊子成長的旺季,黃旌集表示,避免感染登革熱,除「巡倒清刷」等老生常談之外,可從自我管理著手。比如身上穿的衣物,因蚊子的世界只有黑與白,雌蚊針對黑色尋找血源,所以要避免穿黑色衣物。運動完要趕快擦汗,因為此時身上散發的味道和溫度正是蚊子的最愛。

黃旌集表示,研究蚊子對他來說是極有趣的事,為了登革熱,每天在收集誘卵桶、數蟲卵,觀察指數,還得常常到基層校園舉辦共學營推廣防蚊衛教、教作誘殺桶,常差點被派到非洲聖多美普林西比防治登革熱,就這樣春青也差點被耽誤了,他到了四十餘歲才有空閒結婚,這一生除了愛他老婆,另外就是愛蚊子。

(記者陳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