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克爾卸任前訪華府 定調工作訪問

·2 分鐘 (閱讀時間)

(法新社華盛頓15日電) 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卸任前的外交之旅今天將造訪華府,此行彰顯這位資深德國領袖對於歐美關係的重要性,卻也凸顯她卸任後留下的歐美間待解難題。

即將在今年稍晚卸任的梅克爾,任內歷經4位美國總統,而她此行定調工作訪問,期間將會見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

拜登政府高層官員表示,梅克爾今天的行程首先與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s)於官邸共進早餐,之後拜登將在白宮與她一對一會談並以午宴款待,「表達感謝」。

白宮方面堅稱,這是「嚴謹工作訪問」,不只是替梅克爾舉辦的歡送儀式而已。德國是全歐最大經濟體,梅克爾領導這個國家將近16年,普遍認為她在位期間是歐洲最穩健領袖。

預料她與拜登將討論氣候變遷、COVID-19疫苗配送,以及因美國、德國與其他多國部隊陸續撤軍後,阿富汗何去何從等議題。

白宮官員說,兩人也將針對非洲極端組織在沙赫爾(Sahel)地區構成威脅交換意見。

拜登與梅克爾也將磋商俄羅斯的「網路攻擊與領土進犯」,烏克蘭與俄羅斯的角力,以及「反制中國的不斷崛起影響力」。

不過當前梅克爾主政時日無多,將來不及化解歐洲與美國所面臨的緊要難題。

這些棘手難題包括極具爭議的天然氣管線北溪2號(Nord Stream 2)。俄羅斯即將藉此輸送天然氣至德國。

不只是北溪2號的管線鋪設將避開烏克蘭,引發俄羅斯蓄意削弱這個鄰國經濟的疑慮,而且這個輸送方案凸顯歐洲的能源供應,越來越仰賴死對頭俄羅斯。

另一方面,德國的未來主政者將無法確保,拜登之後的繼任者,不會又陷入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執政期間的漫無章法。

美國智庫布魯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資深研究員史特岑穆勒(Constanze Stelzenmuller)投書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說:「川普恣意妄為的敵意,迫使德國審視過度仰賴美國的缺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