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中《主教任命協議》到期在即 教廷坦言北京尚未點頭 與中國接觸是「不得不為」

·4 分鐘 (閱讀時間)

教廷與中國簽訂的臨時性《主教任命協議》效期將屆,而教廷外長蓋拉格在接受媒體專訪時證實,梵蒂岡已向北京提議延長續簽協議2年,但迄今尚未接獲中方答覆。儘管外界對梵中協議多有批評,但蓋拉格仍為教廷的中國政策辯護,強調「這是必須要做的事情」。

天主教權威媒體《十字架報》(Crux)網站7日刊出蓋拉格(Paul Gallagher)的專訪,他向《十字架報》坦言,若中方在月底前未點頭展延協議效期,梵中《主教任命協議》將於10月底到期失效。不過蓋拉格語中也暗示,雖然雙方仍在謹慎摸索,但他對中國將續簽協議感到相當樂觀。

現任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2013年上台後致力發展對中關係,梵中雙方2018年簽訂臨時性《主教任命協議》,但協議內容和運作方式從未公開。協議簽署後,教廷已接受7名愛國教會(受中共官方認可、指揮的天主教會)主教重回教會,3名地下教會的主教也獲中國當局同意祝聖。

不過,因中國在新疆、西藏大舉打壓當地穆斯林與佛教徒的信仰自由,拒絕加入愛國教會的天主教徒也受到迫害,令方濟各的中國政策遭到抨擊。在梵中正對續簽協議展開協商之際,包括身為天主教徒的英國末代港督彭定康(Chris Patten)、香港榮休樞機陳日君都發聲大力反對教廷與北京延續《主教任命協議》,彭定康7月在天主教周刊《刻寫板》(The Tablet)撰文,關切教宗為顧及協議談判,對香港情勢噤聲。

美國國務卿龐畢歐(Mike Pompeo)日前更在出訪教廷前夕,公開批評教廷延續協議「有損道德權威」,據傳也是龐畢歐訪梵之行被教宗拒絕接見的主因之一。

中梵《主教任命協議》談判延續效期之際,教廷遭質疑為此不敢觸怒中國。教宗方濟各。(AP)
中梵《主教任命協議》談判延續效期之際,教廷遭質疑為此不敢觸怒中國。教宗方濟各。(AP)

中梵《主教任命協議》談判延續效期之際,教廷遭質疑為此不敢觸怒中國。教宗方濟各。(AP)

教廷外長:梵中關係之窗「透出一絲微光」

蓋拉格在專訪中坦言,他理解外界的批評聲音,教廷對協議亦非百分百滿意,且許多事未依梵方期望的方式運作,也引述教廷國務卿帕羅林(Pietro Parolin)樞機主教的說法,指出過程將漫長、困難、充滿不確定性,但至少「邁向成功的第一步」,如同窗戶微微敞開、透出一絲微光,「還沒有任何強烈理由足以使我們放棄」。

他也為教廷欲延續《主教任命協議》的決定辯護,強調教廷與中國並未建立外交關係,身為小國也沒有其他籌碼可施加影響,若不在任命主教的程序中讓北京共享權力、扮演一定角色,恐導致與中國往後幾乎能直接上達教宗的主教,教廷也失去與中方對話的唯一管道與機會。

梵蒂岡宣布與中國簽署主教任命協議,教廷未公布協議細節。(美聯社)
梵蒂岡宣布與中國簽署主教任命協議,教廷未公布協議細節。(美聯社)

梵蒂岡宣布與中國簽署主教任命協議,教廷未公布協議細節。(美聯社)

雖然龐畢歐等人抨擊,對中國讓步屈膝並未為教廷帶來多少好處,但蓋拉格主張《主教任命協議》確實取得「重大」成效,例如中國主教睽違數十年終可與教宗交流,教宗也形同獲得任命中國主教的最終決定權。蓋拉格強調,教廷樂觀相信中國當局願在商定條件下持續展開對話,更表示梵方樂意在「正確條件下」與北京達成永久協議。

現年66歲的蓋拉格自2014年起擔任教廷外長一職,今年2月14日,蓋拉格與中國外長王毅在慕尼黑安全會議(MSC)場邊會面,寫下中梵外長首度會晤的歷史,當時也引發國際關注。蓋拉格也告訴《十字架報》,雖然新冠疫情使他難以與中方外交官員親自見面,但由中國駐義大利大使館作為中介,雙方工作進展相當良好。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教宗怕觸怒北京,拒見美國務卿?龐畢歐訪呼籲方濟各:鼓起勇氣,對中國硬起來!
相關報導》 中梵關係》外傳教廷想在中國設外館 我外交部:不評論臆測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