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裡的美術館 敦仰讓生活有了詩意

·4 分鐘 (閱讀時間)

豪宅再進化,將優質基地雕塑成獨一無二,居住者身心靈都能獲得不凡享受的「家」,成為設計師最大挑戰。名設計師陳瑞憲在打造緊鄰小巨蛋、敦化北路樹海的百億大案「敦仰」時,一口氣將「Home In The Woods」、「Museum In A Forest」兩大概念融合注入,他表示,入住「敦仰」如同進入了「森林裡的美術館」,讓生活有了優雅從容的詩意。

舉世知名的天才畫家梵谷,畢生價值連城作品的典藏,除了首屈一指的梵谷美術館外,還有一座號稱梵谷森林裡的美術館,同樣聞名於世。這座美術館就是荷蘭中部高費呂韋國家公園(National Park The Hoge Veluwe)內的庫勒慕勒美術館(Kroller-Muller Museum)。梵谷森林與美術館緣起於荷蘭富甲一方的豪門庫勒慕勒夫婦,他們酷愛狩獵與藝術,坐擁 5,500 公頃莊園以供度假狩獵,以及收藏藝術品之用。後來即成為今日的梵谷森林與庫勒慕勒美術館。

從Home In The Woods 到Museum In A Forest

陳瑞憲在一次造訪後深深著迷,他回憶,美術館似乎刻意不讓人直接驅車前往,進入公園後,必須徒步或騎單車好一陣子才能抵達,沿途地形起伏,綠草如茵,幅員廣袤,曲徑通幽,野森清麗,林相優美,風光醉人。也因著這份難忘的美好記憶,在思索「敦仰」的設計精神時,「Home In The Woods」與「Museum In A Forest」這兩個概念不時浮現在腦海,最終,「森林裡的美術館」的嚮往,完善了對「敦仰」這個家的美好想望。

「敦仰」可謂天生麗質,光是門前有 4.5 公里的森林綠帶,建築仿若長在森林裡,回家的路,就像循著森林回家。海悅指出,對城市生活者而言,住在森林裡已經可望不可及;至於創造美術館的概念與氣質,那更是難上加難。即使大宅,亦少有敢於追求這樣的境界。而問題從來不只是預算,其實需要更多的是眼界涵養,以及落實的執拗與決心,只有建築視為「作品」,在創意與執行力上做近乎苛求的努力,才有機會完成。

陳瑞憲在「敦仰」的設計,首先是材質的新意與考究。在一樓大廳,第一眼進入視線的,是用切割方式去表現石材材質的溫潤感,大理石編織成羊毛毯般溫柔細緻的地坪;天花則以不同的肌理紋路,表現出與空間一體成型般的包覆感。

天空在我們頭上 也在我們腳下

另方面,陳瑞憲也在深刻體悟大自然的經典《湖濱散記》裡得到啟發。湖面象徵人心的平靜與沉澱,鏡花水月般的波光止息,正是家居最渴求的靜謐安詳。為此,接待 Lounge 圍塑的氛圍也是如此沉靜安適,除神祕深邃的墨黑阿凡達石材以波浪曲線雕琢柱列,天花則以鏡面月圓造型不鏽鋼襯托,映射空間光影景物,人與物宛如隱沒於闃寂的詩意空間。

海悅指出,「敦仰」服務的櫃檯與牆面,以低反射性的特殊處理不鏽鋼打造,恢宏尺度中呈現低調量體,在模糊光影反映中,如真似幻。情境有如 SANAA 妹島在朗斯羅浮宮 Louvre-Lens 霧面鋁板長牆的白色美學,虛實同框,置身其間倍感輕盈而自由。

頂層私人會所座落23層,坐擁敦化大道最佳視野,大景無隅,無限風光。特設全景餐飲輕食 Cafe Bar,凌空樹海之上坐看行雲浮光掠影,三座巨型金色光環燈飾富麗大器,頗有歐系摩登風高雅會所格調,簡約俐落不失優雅細緻,敦親睦鄰、接待訪客,私密與禮遇恰如其分,賓主盡歡唾手可得。

身心靈的覺醒 讓日常充滿奮發

宴會廳擷取森林樹梢陽光射線灑落,穿透林間千枝萬葉意象,巧思規畫圓弧斜頂天花,以斜陽霞彩琥珀概念鑄造,其間取適宜間距精鑿孔洞,讓陽光月光星光,從天而降,瀟灑穿堂入室,試想滿室光彩紛紛,人心必然備受觸動,宴會主桌籠罩在滿月遞嬗變化光暈燈飾之下,一旁沙發 Lounge 佐以演奏型平臺空間,小型樂團現場演奏游刃有餘,輝煌夜宴更增聲色。

敦化大道唯一無邊際泳池,徜徉波光雲影之上,鳥瞰樹海與摩天樓天際線,心曠神怡自由又振奮;池畔左翼規畫風景發呆亭 Sky Pavilion,得天獨厚高度優勢,大屯山系翠巒起伏輕鬆入眼;後側並備有露天休憩雅座,登高散心品茗十分快意。

陳瑞憲的空間書寫內斂卻不失豐富,充滿了重現人間美境的體驗。藉著材質、空間、意象的演繹,跨界的材質,新意的手法,置身其間,禁不住放緩腳步佇足體驗,正如陳瑞憲一直以來所秉持的設計信念:「我希望人們在走進我設計的作品時,也能被它的詩意打動,即使只有一下子也好。」生活者的美好記憶與嚮往,在不動聲色中悄然勾起,在日復一日的無奇生活中,重新觸動原初的好奇與熱情,讓生活開始有了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