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宏基觀點》外強中乾?真正的問題不在先進武器 而在如何定位這份職業

·6 分鐘 (閱讀時間)
中正國防幹部預備學校。   圖:翻攝中正國防幹部預備學校粉絲團
中正國防幹部預備學校。 圖:翻攝中正國防幹部預備學校粉絲團

[新頭殼newtalk] 7月16日某報「獨家」報導:「中正預校空軍飛行生只要20.5分就錄取」。一時之間,媒體蜂擁跟進,彷佛2007年「18分上大學」的例子再度重演。

外界很多人「憂心」(筆者以為是「看笑話」):「這些國軍培養的飛官,未來是要駕駛最新型的F-16 C/D block 70戰機跟中共解放軍打戰,但是光是看到這種錄取成績就令人擔心!」甚至曾任空軍副司令、空軍官校校長的退役空軍中將張延廷以「低到不可思議」形容這件事。

張延廷指去年度錄取分數,「空軍飛行生最低還有47.5分,今年卻連一半都不到」,認為「戰車或者是大砲、海軍軍艦,他幾十個人、幾百個人在上面,他給彼此來分擔風險,每一個人負責一個部門,可以分工合作,但是空軍他一個人戰鬥機在上面,如果遭遇到空中任何的情況,他要一個人來處置,如果天氣突變或機械上有故障,如果只有20幾分這樣子會造成,很大的問題很大的困擾。」不客氣地說就是「本位主義」,根本無濟於事,無助於整體的討論!

中正預校高中部公布110學年錄取最低分數。 圖:翻攝中正國防幹部預備學校粉絲團
中正預校高中部公布110學年錄取最低分數。 圖:翻攝中正國防幹部預備學校粉絲團

事實上,先撇開看笑話的心態,筆者認為大家一方面想多了,一方面卻又欠慮了。

「想多」的是:新聞的主角「中正國防幹部預備學校」,空軍飛行生的招生員額109人。放榜是一回事,真正報到入學又是另一回事;報到入學也不代表能順利畢業,進得了官校。從2020年軍校正期班「個人申請」最高最低分總表來看,陸海空三軍官校都有所謂的「飛行生」,分數最高的是空軍官校應用外語系(男)的77.05分,最低的是陸軍官校運動科學系(男)37.97分。進了官校也不代表就能畢業,官校畢業也不等同就一定能駕駛戰機。畢竟上了戰場,砲彈不會因為你的成績高低而轉彎。

「欠慮」的是:台灣實際面對戰爭威脅,為什麼願意投身軍旅的人少?戰爭的型態是什麼?砸錢買陸海空各項先進裝備,符合戰事的需求嗎?依面對的威脅組成編制軍隊,編現比如何?全募兵制下軍人的職涯發展又是如何?在部隊「過個水」,回到社會反而高不成、低不就成為社會負擔。

毫無意外,多數藍營人士都把軍校招生困難與軍人年改劃上等號。筆者不敢說完全無關,但敢確認不是唯一因素。「喊口號」式的官式說法會說「選擇從軍是懷抱『執干戈以衛社稷』的理想」,但現實生活中,更多投身軍旅者是迫於經濟弱勢的無奈,筆者曾經也是其中一員。

從個人經驗,一般職業軍人會關心幾個部份,一是在職期間的福利待遇,二是職業的未來發展可能,三是退伍後的生涯轉換。

在職期間的福利待遇部份,軍人是非常特殊職業,首要原則就是「年輕力壯」,換句話說,你是用「青春」向國家換得報酬。我們來看幾個數據,行政院主計總處公布5月本國籍全時受僱員工「經常性薪資」受疫情影響略降為4萬5091元,加計獎金及加班費等「非經常性薪資」後總薪資平均為5萬4864元;而根據國防部人才招募中心所公布資料,不加計各項加給,士兵從3萬4340元到3萬7655元、士官從4萬235元到5萬8235元、軍官從少尉的4萬8990元到上校的7萬8990元。看起來都僅略低或大部份高於一般民間受僱員工;但不同的是一般民間受僱員工每日工時8小時,軍人則是24小時戰備。是否「划算」?恐怕也是各自表述。

志願役生涯願景與薪資待遇。 圖:翻攝國防部人力招募中心
志願役生涯願景與薪資待遇。 圖:翻攝國防部人力招募中心

職業未來發展可能部份,軍隊是非常典型的科層組織,從二等兵、一等兵到上等兵,從下士到一等士官長,從尉官、校官到將官,一層一層階級分明。過去有所謂的「停年」,指在各階晉任必須經過之實職年資,只要不太混,什麼時候能往上晉階,大概可以「算」得出來。但從「精實」、「精進」、「精粹」到「勇固」,從號稱60萬大軍到現在不到20萬的兵力結構,上面的「學長」還卡在位置上,底下的「學弟」晉升愈來愈難;於是未來發展愈來愈難看清,也愈來愈多人選擇中途離開。反而造成基層中、少尉不足,2017年監察委員還以「在營少尉編現比低於60%,2016年志願役軍官招募達成率僅66.1%,且2017年到6月底止,亦僅有41.2%」為由申請自動調查。也間接揭露了職業未來發展部份出現不易掌握的變數。

退伍後的生涯轉換部份,筆者不想翻舊帳去責怪年金改革的種種,畢竟木已成舟,而且沒有那個政黨真心為這些軍人發聲。但如同前面提到的,軍人是非常特殊職業,國家要的是你「青春」,除少數將領外,多數軍人都會在45歲前退役,而這年齡回到社會將面臨嚴重「中年失業」問題。社會大眾對於軍人都認為在軍事訓練下擁有毅力、耐心、領導管理、溝通協調、責任感等軍人特質,但對於社會企業來講,退役軍人的年齡及專長並不符合一般企業所需。現況看來,除非家裡本來就有田有地有產業有積蓄,多數中低階職業軍人離開軍營後只剩「保險、保全、寶塔」的「三ㄅㄠˇ」工作可做;在現在民智大開的年代,沒有完整配套,做家長的恐怕就是第一個跳出來阻攔的。

拉高層級來看,分數反應的不僅是個人的聰明才智,而是社會整體氛圍對這個職業有多大的認同與支持。軍人是武裝公務員,也是國家重要資產,那些有看笑話心態的,其實是在看自己的笑話。再好再精良的武器裝備都需要靠「人」來操作,如果這個問題無法有效解決,以為有錢買這買那就可以捍衛國家,或寄望其他國家犧牲他們國家年輕人的生命來保衛你的安全,那就叫痴人說夢。「覺青」們,覺醒吧…

更多新頭殼報導
楊宏基觀點》戳破「國王新衣」假象 邱義仁說「不是台灣人可以決定」後還有一句…
楊宏基觀點》「台灣」是習近平的救命王牌?還是在背芒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