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茂林自比深海魚 孤獨幽遊

李怡芸╱台北報導
中時電子報

中國時報【李怡芸╱台北報導】

自言過去曾有30年的時間都在對抗,以藝術對戰「國族意識的Boss」,堪稱台灣當代藝術「四大天王」之一的楊茂林,在年過耳順之年後,如今他認為以往的批判姿態已略顯過時,如今的創作將更回歸到自我的藝術未盡之路。

年過耳順 回歸自我

謝雪紅是家族親戚,從小家裡都在談政治,這樣的成長背景,讓立志當畫家的楊茂林在台灣解嚴後的年代裡,創作了一系列與政治抗爭、殖民歷史相關的作品,呈現台灣多元的文化交錯,從而演變出殖民、交配後獨具特色的新型態文化現象。油畫出身且備受矚目的他,卻在2002年後毅然地放下畫筆改做雕塑,而在他進入雕塑媒材10餘年後,對繪畫的反思又讓他重新對繪畫產生了興趣。

「我的個性中有50%是深海魚,20%是金魚,30%是熱帶魚。」楊茂林形容自己,也說明了自己的創作生命,近日《黯黑的放浪者II》遁入深海魚的形象之中,一如他自述般回歸那50%孤獨而內省的自己。「每個階段都有一個必要處理的對象,以及自己所要扮演的角色。」

宛若魚類 深度內省

楊茂林過去花了30年從政治、歷史和文化面向,闡述台灣的身分認同和定位,這個階段,楊茂林認為是衝撞社會常規與體制的話語權,而2016年北美館的《MADE IN TAIWAN》回顧展,對他而言已是一個敘事章節的結束,若過去對抗的是「國族意識的Boss」,而今他重審劍指的Boss,唯自己而已。

當批判姿態已鈍,藝術中對社會的責任已了,楊茂林現階段的創作動機回歸「熱切」,他塵封已久的幼年回憶重新甦醒,而深海魚便是他童年時期最為熱愛的事物之一。以「幽遊之域」作為此次個展的副標題,也反應了他此系列中漸趨沉著的狀態,「現在是一個全新的繪畫狀態,也是另一座聳立於前的高山。」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