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銘威越過低潮 再攀高峰

·3 分鐘 (閱讀時間)
楊銘威入行14年首度入圍金鐘獎,演技終於受肯定。  (陳俊吉攝)
楊銘威入行14年首度入圍金鐘獎,演技終於受肯定。 (陳俊吉攝)

演藝圈很少人像楊銘威,一出道就演男主角,卻演著演著變成大綠葉,甚至成了他自己口中的「跑龍套」;出道13年後,去年終於靠著《我的婆婆怎麼那麼可愛》的「蘇秉仁」演技大爆炸,讓他重新被觀眾看見原來很會演戲,更一舉入圍金鐘獎男配角獎,演藝生涯再攀人氣高峰,連他自己都笑說:「我在跟別人走不一樣的人生。」

人生起落轉彎都是養分

楊銘威17歲以《我要變成硬柿子》男一出道,但觀眾對他更多印象,可能是偶像劇裡一些搞笑的綠葉配角,對於出道14年首度入圍金鐘獎,他說,最開心的是終於被看見這些年的努力,「之前都是演一些好笑的、邊邊角角的綠葉,跟金鐘獎比較沒關係,不過這段真實的人生對我來說都是養分,就像是我的表演課」。

回顧曾大起大落、又重新躍起的演藝生涯,楊銘威說,其實17歲時的自己根本什麼都不懂、還沒準備好,「慢慢地演,卻愈來愈愈發現這市場好像不需要你,戲份愈來愈少」;期間曾猶豫是否要繼續待下去,感覺對家人無法交代,連支持他從事演藝工作的爸爸都曾質疑問他:「你怎麼都只能演這種角色?」甚至連在《艋舺燿輝》都只能演蔡振南的司機,讓他陷入沮喪低潮。

觀察揣摩體現角色核心

「一直以來我都是被選擇,只有一兩句台詞要演出深度滿難的,也很難發揮什麼表演層次,後來有不同戲種、有故事核心的角色上門,終於在《我的婆婆》時到達巔峰」。他說,《我的婆婆》最難的部分是喜劇,用力、誇張或刻意表演就會不好笑,包括中風後的秉仁,他希望能真實呈現中風該有的模樣,「我希望要看起來像真的中風,當時常在家裡練習走路、講話發音位置。」

當時他有個鄰居從每天送小孩上學的正常爸爸,卻突然中風、必須靠人推輪椅,復健後又能自己走路,「我觀察他完整過程,秉仁角色有很多部分參考他,再加一些自己的元素,例如設定讓秉仁前期看起來常熬夜、累累的,中風後變得憤世嫉俗,嘴巴更壞更賤,因為他只剩一張嘴可以攻擊別人,這些設定連導演也覺得很棒」。

《我的婆婆》之後,楊銘威嘗到再翻紅滋味,他說,台灣不同戲劇種類愈來愈多,最近軋3部戲,加上之後的角色很多都是沒演過的角色類型,光是這後續效應對他來說已經是很棒的獎勵,能入圍金鐘獎,就像是李銘順說的是「bonus」一樣,「之前遇到銘順哥,他說有看我演的《我的婆婆》,還誇我演得很好,這對我已經是很棒的鼓勵了」,巧的是,2人今年入圍金鐘獎的角色都剛好中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