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施會:26名富豪收入超過38億窮人總和

Uwe Hessler
德國之聲

(德國之聲中文網) 英國非政府組織樂施會的2018年度報告統計,全球有26人的收入比全球最貧窮的38億人的收入加總還多。而瑞士信貸與富比世億萬富翁的數據顯示,比較2017與2018年3月到6月間的平均收入,全球首富群的平均收入每天增加25億。反觀,全球收入分布下半區的人們的平均收入加總卻以每天減少五億元的速率在縮水。報告表示: 「全球貧富分布極度不均。目前全球有數百萬人持續處在極度貧窮的狀態,而大量的財富則進到少數人口袋。」

樂施會指出,雖然過去幾十年,全球處在極度貧窮狀態的人數有減少的趨勢,但世界銀行數據顯示,2013年起此幅度也逐漸趨緩。該報告警告: 「政府得在顧及全體人民尊嚴與持續讓社會中極少數人增加財富之間做抉擇。」

樂施會

建議

樂施會建議政府應全面施行免費健保、教育跟其它公共服務、停止推動公有事業民營化、提供各種社會福利制度、確保婦女能受惠於各項社會福利。

減少婦女每天花在照料家庭的時間、讓從事底層工作的人能參與預算制定過程、用政府預算讓婦女有更多時間專注在其他事上、投資更多預算在水、電及育兒等公共服務上。

提高對有錢人與企業的稅收、避免讓有錢人與企業逃稅、設計一套各國都願意採用的公平稅制。

具爭議性的報告

然而,專家認為樂施會的報告因為研究方法並非特別精細,所以各國政府也不該完全採納它們的建議。樂施會是以淨資產計算貧富差距,而這樣的算法並沒有包含個人收入。這個算法最大的問題是,被認定為最貧窮的社會群體並不是無收入的人,而是名下沒有財產且還得償還巨額學貸的年輕人。舉例來說,如果一個剛從哈佛畢業、且有穩定收入的年輕人被認為比名下沒債務的非洲或東南亞人還窮,這有點不合理。

英國智庫經濟事務的研究主任懷特 (Jamie White) 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表示,樂施會報告中的缺失並不是將負債納入計算中,而是沒把這些債務的附加價值算進去。他說: 「一位剛從哈佛法學院畢業的年輕人或許扛著大量學貸,但樂施會的缺失是沒把他哈佛學歷的價值算進去。」

他認為樂施會的報告時常有類似的缺失。例如它們並未將個人資產或社會保障納入個人財富的計算中。樂施會去年認為社會保障金不該被算入個人平均財富中,而這與全球經濟趨勢背道而馳。數據顯示,社會保障過去幾年在全球經濟中佔的比重越來越高,而各國也在擴展社會保障基金的比例。如果將這個項目從報告中刪除,會導致個人資本資產的計算結果有誤。

如何客觀計算貧富差距

懷特認為如果根據樂施會建議,把全球最有錢26個人的財富分給最貧窮的那群人,也不會改善他們的生活。他表示: 「這個做法只會增加個人資本淨值,讓每個人財富多750美元,但這並不是真的收入成長,而是一筆一次性的增加。這並不會改變他們的生活。」

然而,其他經濟學家認為貧富差距擴大也是個不爭的事實。麻省理工學院的經濟學家奧托爾 (David Autor) 研究发現,全球貧富差距擴大的主因,可能來自巨星級私人企業,因為它們在營收上明顯超越其他企業許多。研究顯示像在谷歌與臉書這樣的大型科技公司,貧富差距並不是在老闆與員工之間,而是在巨星級企業的員工與其餘的勞動人口間。

因此懷特認為,政府應該專注在增加企業間的競爭與降低進入市場的門檻,因為一個競爭激烈的市場會使經濟繁榮,並以更有效的方式抑制權貴資本主義的現象持續擴張。他相信這樣的做法比樂施會的提議有效。

作者: Uwe Hessler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