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蘭女》3.0版巡演 首演地國父紀念館壯闊起跑

青年日報社
·6 分鐘 (閱讀時間)

記者黃朝琴/臺北報導

暌違12年,當代傳奇劇場《樓蘭女》明(8)日展開全臺巡演,以東方力量改編希臘悲劇《米蒂雅》,講述樓蘭公主「美蒂雅」因遭心愛男子遺棄而殺死親生兒女的故事,對女性意識及情感描繪至深,撼動人心至極,這齣大戲破除京劇框架,由魏海敏、吳興國主演,林秀偉編導,服裝設計葉錦添江湖重聚,建築師羅興華跨界操刀,也是許博允戲劇音樂代表作,黃金團隊打造一台女人「為愛痴狂」的千古悲歌,揭示男女性別權力的不對等,深具儆世意義。

《樓蘭女》1993年首演於國立國父紀念館,手法前衛、轟動一時,更登上新加坡、香港、上海的藝術殿堂,廣獲國際矚目。睽違12年,新象.環境文創、當代傳奇劇場攜手找回原班人馬,將這齣劇碼重新搬上舞台,服裝、舞台、燈光再進化,1月8至10日在臺北國父紀念館、1月23至24日在臺中歌劇院、2月27至28日在高雄衛武營,讓老戲迷、新觀眾見識經典魅力。

《樓蘭女》以獨幕劇形式向希臘悲劇原著《米蒂雅》(Medea)致敬,將時空場景從古希臘轉換至古西域,以東方力量再造希臘悲劇經典,科爾喀斯公主米蒂亞化身樓蘭公主美蒂雅,愛俄爾卡斯王子傑森成為大宛王子頡生。

魏海敏劇中飾演樓蘭公主「美蒂雅」,在100分鐘演出展現完美的表演才能,由被丈夫拋棄的自憐自哀,到後來決心復仇的冷靜籌謀,對女性心理的演繹絲絲入扣。

樓蘭女的丈夫,大宛王子頡生為爭權復國不惜背叛愛情和家庭,此角由難得在舞台劇中詮釋反派角色的吳興國飾演,兩位國寶級演員登峰對決,氣勢震攝全場,這樣的表演在現今全球疫情持續延燒之下,實屬難得。

2008年版《樓蘭女》更將劇本結構轉為儺劇形式,以敘述古樸而自由的方式進行,歌隊採儀式進行,聲腔上則融入邊疆民族特有的「呼麥」唱法,孕育出一種「東方舞台劇的現代戲曲形式」,美學更臻成熟。

2021年經典再現,全新打造3.0版,以聲腔與音樂而言,《樓蘭女》不再使用西皮二黃,拋下程式化的唱唸做打,轉而由許博允所創造的音樂貫穿全劇,作曲上融合西域民族歌謠、西藏梵唄與現代音樂,孕育獨特音樂美學,戲劇張力震懾人心,是他在戲劇音樂領域的代表之作。

在服裝方面,葉錦添的設計奪目絢麗,以20世紀超現實主義為靈感,嘗試著把所有場景都堆疊在魏海敏的身上,造成舞臺視覺上的壓迫感,其後隨劇情推展,服裝一層一層褪去,也愈來愈接近美蒂雅滲血的內心,大膽的設計確立其美學風格與地位。

舞台設計方面,羅興華建築師跨界打造全新壯濶舞台,黃祖延加入燈光設計,以及葉蔭龍的影像設計加值,使希臘悲劇的戲劇天空再現國父紀念館,有臺灣創新精神的無比重量。

值得一提的是,全劇中擔任歌隊的12名演員,個個都是京劇新生代優秀人才,他們褪去生旦淨丑行當,接受前衛的表演訓練、貫穿全劇,以儺劇面具原始形式,化為主角的分身和靈魂騷動,呈現出大自然和生命變化無窮的景象。

魏海敏表示,《樓蘭女》這齣戲反映現代人如何處理情感,也呈現男人與女人世界權力的不對等、不平衡,劇中「樓蘭公主」美蒂雅是一個半神半人的角色,寧願降為人格去體驗愛情,她不太會掌握情感問題,她無法體會大宛王子「頡生」懷抱「復國」大願目標,如何做到讓對方知道你的愛,卻不至於讓對方帶來受迫壓力。

魏海敏說,《樓蘭女》各面向跳脫京劇影子,其念白不用京白或韻白,而是採用本音,也就是演員原本聲音來表現,最困難處在於如何做到不傷害嗓子,卻要呈現嗓音變化,讓觀眾感受到憤怒等情緒起伏。

魏海敏提到,這齣戲聚焦在主角「美蒂雅」的委屈,即便她付出女人對愛情忠貞,王子卻完全不在乎她的感受,舞台歌隊的功能則是傳達她的心聲,像是「美蒂雅」的自言自語,她最後殺死兩個女兒,告訴大宛王子「頡生」,你感受的痛苦,就是我承受的痛苦,你如何對待我,我就以牙還牙,以現代觀點來看,法律不允許,從人性層面來看,卻大快人心。

吳興國表示,大宛王子「頡生」 從現代女性角度來看,簡直就是一個「渣男」、「壞男人」,這個角色性格和他本人大相逕庭,也是演員最難的功課,傳統戲曲演員遵循四維八德、教忠教孝的觀念,京劇的「壞男人」交給小花臉來表現,卻常陷入「粗暴男人」與「小氣男人」二分法,劇中大宛王子「頡生」其實算配角,每次出現都為了增加樓蘭公主「美蒂雅」的厚度與怨恨,沒有戲曲行當的框架,反倒有發揮空間,他認為這個內在驕傲的王子,從現代眼光來看就是一個「懦夫」。

《樓蘭女》3.0版舞台設計,以故事發生地「敦煌」為出發點,背景的乾涸黃土壁以山形呈現,其上殘破的洞口宛若在愛情中受到創傷,「美蒂雅」那喘不過氣、千瘡百孔的肺部;前景的胡楊木不惜截斷自己的枝枒,只為讓根部成長。荒漠之中,世事最為殘酷,為了自己,一切皆可捨棄。最終手刃了所有牽絆的「美蒂雅」,脫離世俗與文明規範,成為那黃土山壁的最高所在。

暌違12年,當代傳奇劇場《樓蘭女》8日展開全臺巡演,重回首演地國父紀念館起跑。(記者黃朝琴攝)

當代傳奇劇場《樓蘭女》由黃金團隊打造一台女人「為愛痴狂」的千古悲歌。(記者黃朝琴攝)

《樓蘭女》劇中樓蘭公主「美蒂雅」因遭心愛男子遺棄而殺死親生兒女。(新象藝術提供)

《樓蘭女》對女性意識及情感描繪至深,撼動人心至極。(新象藝術提供)

《樓蘭女》劇中大宛王子「頡生」 ,從現代女性角度來看,簡直就是「渣男」。(新象藝術提供)

《樓蘭女》以壯闊舞台設計,將希臘悲劇的天空,呈現在國父紀念館大會堂。(新象藝術提供)

《樓蘭女》劇中大宛王子「頡生」 是個內在驕傲的王子,從現代眼光來看就是一個「懦夫」。(新象藝術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