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違規伸張正義? 引反感對立亂象

台北市 / 謝昀燐 宋佾璋 劉俊男 施幼偉 報導

我們常聽到所謂的「檢舉達人」,檢舉量一年數千件,甚至上萬件,在不少人的印象中,他們像是賞金獵人,別人被罰他賺錢,但實際上卻不然,現在大多數交通檢舉獎金已經被取消,但為甚麼沒有獎金,還是有這麼多「熱心民眾」,每天在馬路上當糾察隊,我們採訪到了一位有十幾年經驗的違規檢舉人,他們背後的心態是什麼?又引發哪些爭議,今天的真相急先鋒。

新聞片段:「來啊,我有在幫你錄影啊,來啊。」心中積怨已久的車主追著疑似檢舉的民眾很生氣,「你再拍我真的報警喔」,張姓兄弟檔不滿交通混亂,專門檢舉,「這個是教育地方耶」、「什麼教育地方」,拍照檢舉引發衝突,民眾自發性糾正駕駛的違規行為,卻時常引來一片罵聲。

新聞片段:「不要問我對不對,你問他們對不對,你認為是違規的不對,還是檢舉的不對。」檢舉行為有沒有爭議,一年舉發數千件違規的違規檢舉人,究竟是正義使者,還是多管閒事的道德魔人?

違規檢舉人CJ:「要違停至少你打個雙黃燈吧,這連打都不打,那台也是啊,你看那邊那台計程車,大家都學聰明了,你要違規停車,就是把後行李箱都打開,它已經占據整個斑馬線了。」

邊走邊罵義憤填膺,滿街的違停亂象,常常讓CJ毫不遲疑,當街就拍照舉發,違規檢舉人CJ:「只要繞台北大概一圈,基本上到處都是違規,你看那邊也一台啊。」

CJ的工作是室內設計師,他從十幾年前就開始每個月舉發三十到五十件左右的案件,平均「日行一檢舉」,違規檢舉人CJ:「因為我出沒的地方就是那些地方,可是一直在檢舉都是重複的地方,那到底是大家不怕檢舉,還是警察根本沒有作為。」

其實CJ並不算檢舉大戶,以台北市為例,去年第一名舉發專業戶檢舉數10887件,平均一天檢舉近30件,第二第三名也都有九千多件,數字驚人,而且他們的目的不是為了檢舉獎金,違規檢舉人CJ:「有沒有錢拿對我來講是無所謂,我根本無所謂,可是重點我只希望把這個國家的交通秩序給處理好。」

過去不少人會認為,大量檢舉的民眾等同獎金獵人,但事實上現在一般交通檢舉是沒有獎金的,只有像是肇事逃逸等重大違規項目,或者環保違規,例如亂丟菸蒂、亂吐檳榔渣,才會有每件案件罰鍰的30%到90%的獎勵金,那麼「就算沒錢領都要檢舉你」,這樣的心態究竟是為什麼?

台灣大學心理系教授李怡青:「取消好像也是近幾年的事情,可是我們行為如果一旦成為一種規律,或者是成為一種習慣之後,然後你要因為社會上面的改變就立刻做修正,我想是非常困難的。」

專家還分析兩大檢舉心理,一是報復我曾被檢舉過,所以也要讓別人受罪,二純粹因為正義感,但檢舉是法律賦予民眾的權力,為何這些檢舉專業戶,充滿爭議性。民眾:「當然大家都不喜歡這種人啊,花那麼多時間,你找個正當工作過不行嗎,本來就沒有資格去做這些事情,這本來就是警察要去做的,大家都要生活,你這樣檢舉對你來說沒有好處啊。」

除了這些理由,台灣社會風氣普遍對所謂的「告密者」、「爪耙子」好感度不高,但這些專業檢舉戶,甘願承受罵名也要伸張正義。違規檢舉人CJ:「社會已經夠亂了,再加上這些東西只是更髒亂,只是讓整個秩序變得更糟,我覺得台灣的素質應該沒有那麼低吧,我的想法是這樣,我單純的只是希望,社會能夠變得更好。」

政府開放民眾檢舉違規事件是基於共同監督的美意,但若是過於熱中,的確也造成基層警員疲於奔命,因為處理一宗檢舉案件,要輸入車牌路段違規事項,接著要盯著螢幕查證,截取違規事證照片,檢舉量年年增加,員警常常得一整天盯著電腦,被文件追著跑。

北市交通大隊執法組組長王均:「今年到九月成案有開罰出去的件數,其實都已經跟去年一整年的件數已經相當了,檢舉案件越來越多,變成說我們必須要去,同仁他們會花更多的時間,畢竟說我們不可能說很輕易的把這張罰單開出去。」

專家分析不尋常的檢舉量,有可能是基於報復,或為了達到某種滿足感,而形成的沉溺行為,但台灣交通違規不斷也是不爭的事實,公權力不彰以及長久無法改善的交通亂象,讓浮濫檢舉成為大家的另一個頭痛難題。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