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仔戲就是台灣文化的根

·2 分鐘 (閱讀時間)
歌仔戲武生孫榮輝(右)8月推出《孫榮輝—武耀梨園薪火傳》特展,因疫情關係,延至10月8日舉辦記者會,妹妹孫翠鳳出席力挺。(鄧博仁攝)
歌仔戲武生孫榮輝(右)8月推出《孫榮輝—武耀梨園薪火傳》特展,因疫情關係,延至10月8日舉辦記者會,妹妹孫翠鳳出席力挺。(鄧博仁攝)

在舞台上可連續做30次後空翻,下了舞台,劈腿邊滑手機,或是邊拉筋邊抽菸,74歲的歌仔戲武生孫榮輝,始終讓自己維持在最佳狀態,他說,「我選歌仔戲這條不會賺大錢的路,但文化的路是對的路,歌仔戲就是台灣文化的根,只要有願意堅持下去的人,好表演就不會消失。」

從5歲開始練功

孫榮輝說,他從小在劇團長大,性格好動,5歲開始練功,爸爸原希望子女好好讀書,不要學戲,「但我很早就知道自己對練功比較有興趣,儘管很辛苦,但我想和父母親一起同甘共苦。」

孫榮輝是台北市傳統藝術藝師獎得主,歌仔戲名角孫翠鳳的二哥,並曾擔任香港邵氏電影公司的武打演員、武術指導,參與的電影有《八國聯軍》、《八道樓子》、《潮州怒漢》。他也曾參與楊麗花電視歌仔戲節目製作,擔任楊麗花的專屬替身和演員的武術指導,同時是一心戲劇團的創辦人。

孫榮輝的父親孫貴是河北省天津吳橋縣,原是雜耍演員,來台後在歌仔戲班工作,外公陳誠是嘉義人,曾組了歌仔戲團登興社。孫榮輝說,「我爸的個性很好,對學生也很好,學生有做不到的地方,不會太勉強,但對我就很嚴格。他說,既然我不讀書,要學就要學到最好的。另一方面,可能也是想看看我會不會因此打退堂鼓,回去讀書。但我堅持下來了。」

有人肯學就一定教

練功究竟有多辛苦?孫榮輝說,光是倒立空頂和蹲馬步,就有得耗時間了,「別人空頂基本為15分鐘,我練到後來,可以撐上一個小時,蹲馬步時,爸爸還會在我兩腿上放一塊木板,看看我有沒有保持平衡,再後來,又放上一碗水,我腳再怎麼發抖,水都不能漏出來。」

孫榮輝指出,這兩項功夫是一切的基礎,「練好這兩項功夫,未來不管做什麼動作,最後都會穩健地落在地面上,有漂亮的姿態。」

孫榮輝認為,現在台灣的歌仔戲團雖然不像過去那樣全台遍地開花,但前景仍看好,「台灣的歌仔戲很有生命力和創造力,服裝、劇情、佈景、燈光都一直在求新求變,很有獨特性。」回首戲曲人生,孫榮輝說,「我覺得我走文化的路是對的,只要肯練習,祖師爺絕對不會虧待我們,我靠歌仔戲養了兩代人。現在只要有人肯學,我一定教,不讓它斷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