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之聲】五千頭盔不如五千泰德熊

·4 分鐘 (閱讀時間)

5000個頭盔的笑話

在俄烏危機不斷升級,烏克蘭政府要求德國提供軍事裝備抵抗來自俄羅斯的入侵之時,德國政府表示,由於歷史原因,不能運送「殺傷性武器」給烏克蘭。不過消息傳來,新的國防部長蘭布萊希特(Christine lambrecht)女士願意贈送5000個防彈頭盔給他們。這聽上去是個笑話,可惜並不好笑,而且是真真實實的兩國大事。這就奇了,德國是全世界5大武器出口國,難道大公司製造並向危險地區出口的武器都不具「殺傷性」,那麼就都是玩具啦?

俄羅斯普丁沒有任何理由,連個藉口都沒有,就派出10萬大軍到俄烏邊境,並且真刀真槍,大砲火箭鋪天蓋地實行軍演,烏克蘭的小學生都被老師們指導著,萬一戰爭爆發,如何逃難。這種令人心寒憤怒的挑釁和威嚇絕對有其背後的陰謀。有些分析家已經說,這是俄中聯手要在歐洲和亞洲製造恐慌。美國很警覺,已經加派航空母艦,連同日本的小型航母都駛向印太海域,防止並警示中國不要向台灣下手,這個動作又引得老共派出39架軍機繞台擾台。

別家砲火橫飛,歐洲的議會裡也口沫橫飛

這種危機時刻,只有歐洲人還在議會裡為了口罩、疫苗注射問題上,爭得口沫橫飛,各地疫情噩耗頻傳,每日感疫者超過數萬,但是還是日日有百千人上街抗議「冠狀獨裁」,反對政府的防疫政策。這個世界真是荒謬顛倒,獨裁國家如中國、俄羅斯、伊朗,甚至北朝鮮都在磨刀霍霍,而以民主自由和人權自居的歐洲國家還在雲裡霧裡,陶醉在自家並不和諧的氛圍中。

自從新冠病毒從武漢爆發以來,整個世界都被攪暈了,社會撕裂,政治倫理淪喪,所謂的普世價值-自由、正義、公平、安全、自主、互助、寬容似乎要重新定義了。 放眼看到的是壓制、強迫、自私自利、偏執、逐利、冷漠….筆者以前青年時代曾經擁有的理想和熱情,隨著年紀的無情增長,似乎變質了,理想(說好聽點)變成理性,熱情轉為冷靜。因為世界不肯改變,只好改變自己,否則活不下去。然而有些事情依然令人不解而憤怒。這五千頭盔就讓我感到羞辱!在德國居住了半世紀,本來比較認同這裡的民主體制和德國人對歷史罪責的懺悔精神,這是基督教文化的精髓所在。犯罪有時難免,但是真心懺悔並追責補償是一個解除精神枷鎖的唯一途徑。

高調紀念「大屠殺紀念日」

今天是1月27日,德國高調紀念「大屠殺紀念日」,各政府機構都下半旗悼念猶太受難者。從1996年以來,德國就將這一天定為紀念日,聯合國從2005年也定了此日為國際紀念大屠殺日(International Holocaust Remembrance Day)。1945年的今日,蘇聯紅軍解放了奧斯維辛—比克瑙(Auschwitz-Birkenau )集中營,此後聯軍一路逐步擊敗德軍,終於結束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德國勇於面對歷史罪責的態度是我很欣賞的。由於警覺戰爭,對自己也在武器製造及輸出方面多有限制。每年出口的武器50%是給歐洲盟國,其他主要售給南韓、埃及和阿爾及利亞,每年約有45億歐元的貿易額。中國自1989天安門大屠殺以來,歐洲國家就有對華的武器禁運規定,但是主要是政治上的約束,並無真正法律的管制,這些年來德國和法國對中國都提供了軍事上的技術和製造資訊。


聯合國從2005年定1月27日為國際「大屠殺紀念日」,德國各政府機構都下半旗悼念猶太受難者。示意圖/擷自蘭布萊希特臉書
趕快追加5000個泰德熊

武器不可運送到有戰爭危機的地區雖然表面上有理,但是敵人入侵,自家應當有防衛性武器,德國人「似乎」也懂這個道理,因此要送烏克蘭5000頂防彈鋼盔,令人哭笑不得。這樣照顧人的腦袋不被炸開花,那麼是否也應當顧及他們的心靈受創?建議德國當局立即追加贈送烏克蘭士兵5000個泰德熊(teddy bear),讓他們在俄羅斯的槍林彈雨中,頭上頂著鋼盔,懷裡抱著小熊,不感到恐懼,讓內心的強大來抗拒侵略者的砲火,豈不是更為人道些?

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