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之聲】扯後腿的都是「自家人」——雙十演講的餘波

·10 分鐘 (閱讀時間)

當中國以空前凌厲的惡霸姿態,150架軍機在數天之內出動,侵入台灣的防空識別區之際,當自由世界焦慮地報導台海可能爆發戰爭危機之時,台灣的民眾還能安之若素地照常工作生活,但是島國的一些政治家和媒體人卻按耐不住,失心瘋似地圍剿他們認為會陷台灣於險地的人——不是習近平,而是蔡英文; 不是中共戰狼王毅,而是台灣駐德大使謝志偉。

蔡英文是名正言順的台灣總統

蔡英文總統的國慶日演講讓島上某些人,認為她提出「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觸了中共的逆鱗;她指出中華民國台灣有72年歷史(從1949算起),這些人卻說她違背了辛亥革命的精神;還有人指責她以台灣總統(president of Taiwan)的名義發表英文文章,明顯有台獨意味,是挑釁中共。她的前任馬英九說,歷屆台灣總統都自稱是中華民國總統,而蔡英文卻規避中華民國,馬英九質問,她「這麼討厭中華民國,為什麼不辭去總統職位」。筆者倒要反問,馬先生這麼愛中國, 為什麼不回大陸?馬前總統「認祖歸宗」定會被對方奉為上賓。

不錯,中華民國是上個世紀辛亥革命成功之後,孫中山建立的民主共和國,它曾經代表整個中國,國民政府撤退到台灣後,國際上也都承認它代表中國,直到1971年,它在聯合國的中國席次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這是合理的,其實那時候中華民國就該改名為台灣,並繼續留在聯合國,一中一台是最正確,最合理的方案。可惜當時老總統蔣介石認為「漢賊不兩立」,不肯屈從,錯失良機。

一中一台於1971年就已定型

事實上,從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後,它的領土疆域就是那片大陸,北京的中央政府從來沒有統治過台灣。而台灣從1949年蔣介石退踞台灣之後,也從來沒有統治過中國大陸,一中一台的形式於此定型。70多年以來雙方對峙,大陸在毛澤東治下走了荒唐的歧路,從鄧小平開始改革開放,中國才急起直追,達到今天基本脫貧的準小康社會。而台灣的專制政權也於蔣經國離世之前開始逐步轉型成為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度。台灣是亞洲四小龍之一,經濟繁榮,民生富足。本來一邊一國,同文同種,各不相擾,可以成為最好的鄰居。但是老大哥北京偏要吞下小小寶島,不讓世界承認這個事實上的國家是個國家,連台灣的名字都不准許使用,強加上一個非驢非馬「中華台北」的緊箍咒。

五十年前中華民國華麗轉身為台灣

中國如今是世界經濟強國,在軍事科技領域也遙遙領先,世界大部分國家跟它有經貿商業關係,面對它對台灣的霸凌,只好保持沈默。但是台灣本身應當自信地表明身份,中華民國這頂舊帽子實在沒有必要繼續頂著。鑑於中共的咄咄逼人,聲稱台灣若宣布獨立,它就要動武。其實台灣根本不必理會,台灣本就是獨立國,重要的是逐漸跟中華民國切割。一個很好的時間段是1971年,也就是五十年之前,退出聯合國之際,中華民國就華麗轉身,成為名符其實的台灣國了。台灣朝野社會應當尊重事實,用不著「去中國化」,不要否定台灣跟中國文化以及中華民國的關係,台灣跟中國的確有一脈相承的歷史淵源,然而台灣也有自己本身的歷史和文化,語言和風俗,只需強調這部分就可。總之,是就是,非就非,尊重歷史和真相,台灣應當有尊嚴地守護、詮釋本身的源流和特色。

目睹台灣政壇媒體怪現狀

近年來目睹台灣政壇、媒體之怪現狀令人眼花撩亂,奇談怪論層出不窮。批評、監督本國政府是媒體和文化人的職責,不但無可厚非,而且有必要,因為這屬於職業道德的範疇。但是為敵對方的專制政權站台,跟他們套路言論契合,這就令人費解了。是這些精英份子思路短版,眼光狹窄,還是另有隱情?眾所週知,中共的手早已伸進台灣的各個領域,看到某些政治家及媒體人,對自家政府聲色俱厲,對中共則畢恭畢敬,實在令人痛心疾首。媒體能反映民意,也可左右民意,如果媒體喪失了中立、客觀的立場,那就丟了魂,失了魄,成為權力的附庸。中國大陸的媒體就是這副奴顏卑膝,令人厭惡的嘴臉。很難想像,自由的台灣竟然也有媒體人甘願為奴。看看如今香港落入老共手中,媒體立刻淪為賤民,記者抓的抓,關的關,這前車之鑒還不夠嗎?

蔡英文國慶演講如國情咨文一般有份量

蔡總統的發言大氣而得體,既強調了自由民主的價值和體制,又莊嚴表明了國家的主權立場和人民的堅定意志,「互不隸屬」說得溫和,卻柔中帶剛,充滿自信。她不吹噓台灣傳承了辛亥革命的歷史遺產,不自喻是中華文化傳統的繼承人,卻平實地道出台灣人民自己所創造出來的傲人成績。她謙虛如實地指出,台灣的國防、能源、環境、交通、產業、經貿、社會安全和福利等方面尚且不足及需要繼續努力的方方面面,提出建構整體戰略和啟動國家安全強化等當務之急。這樣的國慶演講,相當於一份國情咨文,有份量,有見地,有誠信。不像習近平那種作秀和教訓的官樣文章,拋出幾個恐嚇性的句子,不過是給媒體一根可以啃的骨頭罷了。台灣人應當自豪有這樣一位總統。至少西方媒體,不論美國還是德國都對蔡英文的演講賦予好評。

有勇有謀謝志偉

台灣駐德國代表處的謝志偉博學多識,他留學德國獲得德國文學的博士學位,學而優則仕,從政已經十數載。陳水扁政府時他就擔任駐德大使,蔡英文就任總統以來,他也再度被任命為駐柏林的大使級代表。學者出身的謝志偉,一口漂亮的德語和英語,不僅有外交官的敏銳睿智,而且勤奮盡責,他洞悉歐洲各國政壇黨派間的微妙關係,在艱難的國際局勢中,為台灣見縫插針,在政治、經貿和文化上爭取一席之地。跟傳統外交官那種謹小慎微的做派不同,謝志偉有謀亦有勇。猶記四年前,台灣柏林代表處的國慶宴會上,有600多位德國社會的政要、媒體和各界名流出席,謝大使的致詞中,直接提出了台灣從法理上講,有條件爭取進入聯合國。這種直言不諱的公開發言,想來是他經過深思熟慮才決定的,是放話給西方社會聽。因為中國氣勢凌人,台灣在國際上被壓制得厲害,簡直沒有什麼聲音發出來,他的「大膽」言論,能起到振聾發聵的作用。

在第一線奮戰,卻被人扯後腿

國慶前夕謝志偉和台灣留學生見面,並且跟拿著台灣獨立旗幟的青年人合影,照片刊在臉書上。他還發文批評國民黨向中共下跪討好,出賣中華民國的不是別人,正是以前滿口「共匪」,「漢賊不兩立」的國民黨。現在又要出賣台灣了,行徑讓人「吐血」。其實看看國民黨新黨魁朱立倫那種諂媚老共,力主「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軟骨政客,謝志偉這種言論並不為過。筆者在國慶前夕晚間也採訪了謝大使 (視頻發表於《民報》專文:舉世關注:處在世界「風暴眼」的台灣),他在談話中就對台灣前途表達了既憂慮又沈痛的心境。這麼多年來謝志偉孜孜不倦地在歐洲各地為台灣搶灘,爭取話語權和國際地位。單就夏秋之際,德國方面將提供BNT抗新冠疫苗給台灣之事,就跟謝志偉的努力分不開。


國慶前夕謝志偉和台灣留學生見面,並且跟拿著台灣獨立旗幟的青年人合影,照片刊在臉書上。他還發文批評國民黨向中共下跪討好,出賣中華民國的不是別人,正是以前滿口「共匪」,「漢賊不兩立」的國民黨。圖/擷自謝志偉臉書

在強龍壓境之際,謝志偉站在國際外交的第一線,為台灣努力奮戰,德國社會知情人士都稱,謝志偉是能代表台灣的最佳使節,他的學識、幽默和膽識,不是一般外交官所能具有的品質,這和他的性格有關,和他行萬里路,讀萬卷書有關。德國媒體每每採訪他,記者們似乎都被一個小小不被承認的台灣所派出的代表鎮住了,他知性與感性的言論被記錄下來,傳播到普通德國民眾的視野裡,扭轉了他們對台灣、中國的某些認知。

當謝志偉衝在歐盟外交戰線上,運籌帷幄,寸土必爭地奮鬥時,台灣國民黨那些政客和脫口秀中的說客卻爭當愛國份子,「義正嚴詞」地譴責他拿著政府俸祿,其言行卻背離常規,陷台灣於險境。他們不指責習近平政權的霸道,武力威逼台灣,反而責備維護台灣尊嚴和主權的外交代表,實在顛倒黑白,匪夷所思。看來他們愛的「國」,是那個貌似強大,假奶娘中國吧。既如此,這些國民黨人可以都返回大陸,獻身共產黨,繼續按照習近平的口徑,假意鼓吹辛亥革命的光榮歷史,尾隨習大大去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當你們白日夢醒時,人已經在鐵籠子中,再也發不出什麼「正義之聲」了。

「民主台灣」取代中華民國,它誕生於半個世紀之前

中華民國這個國名其實已經不符合現實了,人們容易把它跟中華人民共和國混淆,連有些政府官員在說漏嘴時,也會張冠李戴說錯話。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實在應當實事求是地正名了,台灣才是代表那裡2300萬人民的國家,為了不刺激中共,不需要改名為台灣共和國,因為老共聞「國」必爆,寶島可以命名「民主台灣」,既符合現實,又響亮靚麗,還可以為為百年來拋頭顱灑熱血,為中華民族爭取自由獨立的英靈們招魂,也可以對一切嚮往自由民主的漢族人民招安。民主台灣的建國日期是1971年10月25日,是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入聯合國的日子。10月25日作為台灣國慶節實在是歷史上獨一無二的巧合,因為這一天也正好是台灣脫離日本殖民統治的日子,本就是台灣的光復節。民主台灣每年也依然要慶祝雙十節,緬懷那一百多年前幫助華夏擺脫帝制步入現代化行列的先烈們。民主台灣也應當同中國保持友好關係,世代都做好鄰居。這樣順其自然,和平圓滿的方案,才能避免戰爭,保持印台、亞太地區的和平,為世界和平增添一股重要的力量。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