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之聲】普及「中間道路」 人民和睦友好(上)

每年的「3•10」,是西藏人民自由抗暴紀念日。
3月7日,美國、印度、德國、法國、荷蘭、芬蘭、日本、台灣、澳大利亞等各國的朋友聚集在ZOOM視頻網絡會場,舉行「支持『中間道路』、藏漢和睦友好——2022年國際藏漢人民共同紀念『3•10』自由抗暴紀念日」活動。

今年的「3•10」更是獨特,朋友一進入ZOOM網絡視頻會場,除了寒暄問候外,話題即刻轉入被烽火硝煙籠罩著的俄烏戰爭。面對眼下俄羅斯軍隊的血腥侵略,與會者不禁聯想起63年前中共軍隊在西藏的侵略與屠殺,悲劇效應真實清晰。古老的烏克蘭遍地焦土殘垣,人民在戰爭中流血死亡、顛沛流離,可以想像當年尊者帶領西藏人民漫長的西行之路何其艱難。

尊者曾教誨教誨道:漢藏之間存在矛盾,源於中共的專制統治,這些問題是人為造成的。世界上人為製造的麻煩比比皆是,人為製造的難題,需要人們共同去溝通、去化解,通過增進接觸與交流,了解真相,共同承擔起尋求和解的責任。今年的紀念活動,讓每一位參加者,從63周年的西藏血淚記憶中,從藏漢兩族人民的理性思考中,延伸至對正在發生著嚴重人道主義災難的現實,產生了新的覺醒與思考,是否也有一個「中間道路」的思考與選擇?無論是哪個民族,人民之間不能產生仇恨,普天之下,同樣有一個「普及『中間道路』人民和睦友好的基本思想」。

出席今年紀念活動主要嘉賓有:魏京生、謝志偉、次仁娜姆、胡平、王丹、瑪麗•侯芷明、嚴家祺、王軍濤、廖天琪、黃慈萍、牧野聖修、席海明、蔣揚次仁、米歇爾•雷、慈誠嘉措、陳破空、羅蘭德•庫訥、王維洛、長平、丹增•措希鮑爾、陳奎德、陳立群、王安娜、李恆青、高健、王進忠、宋書元、呂京花、張菁、潘永忠、姜福禎、劉偉民、李方、董鵬等。

紀念活動由國際筆會和平委員會副主席、歐洲之聲社長廖天琪與六四學生領袖李恒青一起主持。


國際筆會和平委員會副主席、歐洲之聲社長廖天琪。圖/擷自ARD德國電視台,田牧提供
廖天琪:紀念活動的現實意義

廖天琪在開幕發言中說:這些天以來,全世界都為俄羅斯的軍隊坦克入侵烏克蘭的行動感到震驚和憤怒,今天普丁的行為難道不是當年毛澤東派出解放軍鎮壓西藏的翻版嗎?63年前3月10日發生在西藏的事件並沒有成為歷史,它還是擺在我們眼前的現實問題。直到今天,西藏人還受到壓迫與剝削,甚至文化滅絕的威脅,還有大量的藏人流亡海外,有家歸不得。藏人愛戴的神明達賴喇嘛尊者也離開故土超過一甲子。

軍事暴力不能解決問題,只能製造問題,戰爭造成人道災難,摧毀人類的物質和精神文明,留下難以彌合的傷痕。63年前在拉薩發生的悲劇是這樣,如今在歐洲重演是一樣的,其根源在於獨裁者和獨裁政權偏執狹隘的民族主義思想,在於大一統的沙文主義觀念。

我們都是自由、民主和人道普世價值的篤信者,今天我們聚在一起,要發出強音,抵制一切無論是軍事霸權戰火,還是政治、文化上強制暴力。烏克蘭今日遭強暴燒殺的例子,更凸顯了達賴喇嘛尊者提出「中間道路」,以和平協商對話方式來解決漢藏問題的建議是非常睿智,並且具有高度可行性的,我們堅定地支持這種理性和平的方案。

今天參加會議發言的國際人士很多,有政界、媒體和各界民主、維權人士,特別高興有達蘭薩拉藏人行政中央的次仁娜姆議員和一些藏人朋友參加。我們的朋友、國際聲援西藏運動德國分部的執行主任凱•米勒(Kai Müller)臨時請假,要在柏林迎接上千名烏克蘭逃難者來德國安置,大家看到了吧,我們今天的紀念活動與烏克蘭苦難相連。今後我們民間漢藏的交流,應當更加緊密,理解、尊重、欣賞彼此的文化和傳統,相互扶持,守望相助。


西藏人民議會議員次仁娜姆。圖/擷自視訊會議,田牧提供


次仁娜姆:才旺諾布用生命傳遞藏人抗爭聲音

西藏人民議會議員次仁娜姆致辭道:今天,我們藏漢朋友,聚集在這裡(網上),共同紀念「3•10」西藏自由抗暴紀念日。3 月 10 日,對藏人來說,是一個難以忘懷的、特殊的日子。1959 年的 3 月 10 日,數以萬計的藏人同胞,在西藏首府拉薩集會,反抗中共的暴政,遭到中共解放軍的血腥鎮壓,迫使西藏政教領袖達賴喇嘛尊者,以及數萬藏人離開家園流亡印度。

從 1959 年的 3 月 10 日至今,63 年以來,西藏境內的藏人遭受了歷史上前所未有的種族清洗運動,也是西藏歷史上最艱難的年代。中共暴政的文化、種族滅絕政策一天也沒有停止和改變。

這兩年,人們在關注香港人的悲劇;新疆人的悲慘的時候,其實,中共在西藏境內的打壓,不但沒有停止,而且變本加厲;每一天、每個月、每一年,被中共暴政抓捕、關押、判刑、毆打致殘,甚至殺害的藏人不計其數;對西藏的語言、文化、宗教等采取「中國化」的強制行為,日益嚴重。當然,西藏人的非暴力抗議也從未間斷過。

就在這幾天,當全世界的目光關注著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時候,在西藏,一位年輕的音樂才子,抗議中共暴政而自焚殉難;這位自焚的烈士,他叫才旺諾布,年僅 25 歲,留下雙親,就這樣走了。他在中國有上百萬的粉絲,他們已經在問,這是為什麼?如果中國境內的朋友,能看到我們今天的這個直播,或之後的視頻,我想說一句:你們想了解其中的原因,其實很簡單。從今天開始,請你們不要只聽信於黨媒的宣傳,觀察各方的訊息,獨立思考,完整客觀地了解西藏的事實真相。其實,至今已有 150 多名藏人自焚,其中包括僧人、作家、藝術家、婦女、兒童……他們,除了燃燒自己的身體以示抗議之外,從未傷害過他人,這就是非暴力的精神。

當你們了解了真相、理解到起因、感受到不公時,一定會關心、支持藏人追求自由的舉動。這就是達賴喇嘛尊者提到的漢藏相互了解、相互尊重、平等對話、互利共贏的「中間道路」的基礎,也是藏漢和睦相處的根本,我希望這一天儘早到來。

最後,我想引用達賴喇嘛尊者在西藏自由抗暴 41 週年的一段講話,作為我今天談話的結束語,達賴喇嘛尊者說:「今天在此舉行這一紀念活動之時,我們的自由鬥爭仍處於爭取中,而西藏人民的堅強意志,以及國際社會日益支持增強了我們的信心。我們從流亡開始就對未來抱著良好的期望,同時也作出了最壞的打算。長期以來,我們努力尋求與中國政府通過和談達到和解;並積極促使藏人與包括台灣在內的海外華人兄弟姐妹進行接觸,以達成相互理解、相互尊重和相互同情;同時我們不斷地通過顯彰西藏自由鬥爭的實質、保護西藏傳統的宗教與文化、宣揚和平非暴力思想、加強民主制度,與國際間支持我們事業者加強聯繫等,努力對西藏流亡社會的基礎得到更加穩固。」


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魏京生。圖/田牧提供
魏京生:反抗運動要警惕披著羊皮的狼

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魏京生指出:63年前。由於共產黨違背西藏人民的意願和現實,不遵守他們自己的承諾,開始了共產主義化的所謂改革,引起了藏族人民的強烈反抗。這個反抗遭到了共產黨軍隊的殘酷鎮壓,血流成河。持續幾十年的鎮壓,西藏的宗教、文化遭到了毀滅性的摧殘,人民的人權和尊嚴被踐踏。許多藏族人被迫流亡異國他鄉,至今不能回到自己的家鄉。

反抗共產黨的暴政,既是各族人民的願望,也是各族人民的利益。共產黨的壓迫和剝削,是建立在一黨專政的基礎上。共產黨的壓迫和剝削,是不分民族和性別的。男女老幼無不在共產黨的魔爪下受苦受難,反抗共產黨的暴政,也不分男女老幼和民族。所有受壓迫的人,都應該團結在民主自由的大旗下,對共產黨形成長期的反抗,讓是共產黨淹沒在各族人民反抗鬥爭的汪洋大海之中。

共產黨會坐在那兒等著我們去推翻嗎?當然不會,他們除了繼續推行殘酷鎮壓、無情打擊的政策外。最拿手的就是分化瓦解,各個擊破的戰術。怎樣分化瓦解呢?在各個反抗團體內部挑撥離間,在各個反抗團體之間挑撥離間,製造矛盾。是共產黨傳統的,也是經常有效的政策。

共產黨的特務們就象披著羊皮的狼,偽裝得很好,就像你的朋友一樣。他們在你的身旁說著漂亮的語言,也像你的朋友一樣。但這些偽裝的朋友所做的事情,是挑撥各團體內部人與人之間的矛盾,削弱和瓦解反抗者的團結。在各民族的反抗團體之間制造矛盾和分裂,利用這些矛盾和分裂製造內鬥,削弱和瓦解反抗者的團結,最終達到消滅反抗力量的作用。

西方古代有個伊索寓言,其中的一個故事。說的是烏鴉得到了一塊肉,站在樹枝上得意洋洋。一只狐貍看到了,就誇獎烏鴉說,你的羽毛多麽美麗,歌聲多麽動聽。說得烏鴉心花怒放,哇的一聲就把嘴裡的肉掉到了地上。狐狸不能上樹,但它可以用詭計讓肉自己掉到地上來。

我們的很多朋友不會向共產黨屈服。但共產黨的特務會讓你和自己的朋友分裂,就像那塊肉一樣掉到共產黨的陰謀中去。我們要有對共產黨鬥爭的不屈不撓的精神,也要隨時警惕披著羊皮的狼挑撥離間的陰謀。各民族和各反抗團體間的團結,是我們力量的源泉。要特別珍惜和保護這個團結,才能贏得我們大家的勝利。


台灣駐德國大使謝志偉。圖/擷自ZDF德國電視二台新聞採訪,田牧提供
謝志偉:我們與藏人烏克蘭人站在一起

台灣駐德國大使謝志偉,是海外中國民運、藏人、新疆人、蒙古人、香港人的良師益友,十幾年如一日總是與大家站在一起,支持與鼓勵中國的自由民主正義事業。

謝大使百忙之中撥冗蒞臨紀念活動網絡會場,他演講道:各位親愛的朋友們大家好!身為台灣駐德代表,我今天在此致辭,我想到的不僅僅是1959年3月10號西藏的抗暴紀念日,我也想到了台灣在1947年「2•28」之後的3月9號到17號的大屠殺,今天當然更不能不想到當下仍然受到俄國普京殘暴轟炸殺害的烏克蘭人民。

1959年3月10號,1947年3月9號到17號,目前3月正在進行的俄國對烏克蘭的屠殺,3個3月天沒有一個是春回大地,全是血濺天地,令前人悲痛不已,令今人哀嘆不止。獨裁政權和獨裁者的邪惡不分東西,似乎不停地在嘲弄人類的善良與正義。在自己的家裡、在自己的家鄉、在自己的土地上被入侵者屠殺至家破人亡還不夠,存活下來的人往往還得離鄉背景、流離在外。這個悲劇某種程度來說,在西藏仍然天天在上演,在當下的烏克蘭這是方興未艾的現在進行時。德文的痛苦叫做Elend,這個字的本意是陌生人、外來者的意思,因為那個「lend」有「land」的意思,而那個情景就是離鄉背井、流離失所,成為異鄉人,成為失去家鄉,或故鄉,或者土地,或國家的異鄉人的痛苦,這一切就在於他失去了家。閩南語在我們台灣話裡面家這個音跟這裡、家是同音同義,我想不是沒有原因的。即便在中國北方的語系裡面,家跟這兒、這里也一定有意義上的聯結。漢藏兩民族的人,原本可以發展出守望相助、情同手足、甚至於遠親不如近鄰的親切親密關系,結果卻演變出完全背道而馳的結果。這一切是因為中國共產黨政權以殘暴的手段侵占了西藏,迫害了西藏人。

另外一個本來可以救贖人類痛苦的字,在我來看叫作文化。文化這個概念大家都曉得,英文叫做culture,德文叫做Kultur,他們都是日耳曼語系。這個Kultur本來的意思是掘土,也就是耕田耕種土地,跟我們台語「不拓」竟然是很接近的,也就是說文化這個概念它的本來意思,就是耕種土地開耕土地。這個字它跟後來非常正面的概念、跟後來一個非常負面的概念卻是同源同根,叫做colonization,德文Kolonie。前面這個colo其實就是cur的意思,就是你去開墾土地,很遺憾的你開墾了別人家的家鄉,把人家的土地當作自己土地來開墾,所以屠殺變成承包的手段。因此中國共產黨所加注於西藏人的傷害,很諷刺的正是culture文化這個字的一體兩面,正面的culture文化就是透過體力和毅力來耕耘土地,在自己的家鄉在自己的家園自己的國家落地生根,然後文化就得以紮根發展。殘暴者也就是外來者他只是透過武力跟暴力跟強力來實現。所以我們看到的體力跟毅力,在這裡跟暴力跟強力對峙起來。千百年來藏人在西藏紮自己的根,或者他們在自己的家自己的土地自己的國家紮自己的根,千百年來如此。可是一甲子以來,也就是63年超過一甲子以來,中國共產黨不是中國人,但是中國共產黨,在西藏刨藏人的根,藏人在那裡紮根,中共在那邊刨根。今天達賴喇嘛尊者所建議的「中間道路」,已經是對中共政權最溫和的一個善意的回應了,作為相對於藏人廣義的一份子,我們作為自由世界公民的一份子,我們在此責無旁貸的唾棄、抗議中共政權的暴力,及加注於藏人及他們土地和文化的傷害。在1959年3月10號抗暴63周年的前夕,我作為飽受中共武力威脅的台灣政府的代表,和各位先進前輩們聚在一起,我們來確認,文化本來是可以用來深化人與人之間的人文關系存在的,而暴力與文化是抵觸的,沒有一個政權可以用任何借口並吞侵略另一個民族或國家,更不用說對付本國的人民了。沒有一個借口可以作為人道的破口,那麽一旦真的出現了破口,我們不但要破口大罵,我們還要團結對抗之。

今天我們和藏人、烏克蘭人站在一起,我甚至要說,今天就在這一天,就在我們紀念西藏抗暴63周年的前夕,今天我們都是藏人,今天我們都是烏克蘭人,他們被傷害、他們被威脅、他們被迫害,就是我們受威脅、我們受迫害;團結力量大,強過那惡霸。

謝謝!祝各位身體健康平安如意!我很高興也很榮幸跟大家站在一起,謝謝!


中國民運著名理論家、《北京之春》名譽主編胡平。圖/王愛提供
胡平:「中間道路」是理想主義和務實主義完美結合

胡平是中國民運的著名理論家、《北京之春》名譽主編,幾十年來,他撰寫的中國民運思想與理論,成為啟發與帶動一批批中國知識青年的覺醒與成長。

胡平的發言是:謝謝今天會議的主持人,尤其很高興見到有很多藏族朋友來參與這個會議。我們聚會是為了紀念藏人抗暴鬥爭63周年,在這個日子裡有2件事情也值得一提。

第一就是俄國侵略烏克蘭這件事,這件事兒還在進行發展過程之中,它最後會什麽結果?現在還很難斷言,但是它已經給整個世界的政治格局造成了深遠的影響,所以這個也是值得我們關注。另外從俄國侵略烏克蘭,我們自然會聯想到在63年前,中共怎麽樣派解放軍去鎮壓西藏人民。在這個時候喚起大家對63年前發生的一件事的罪惡的回憶、記憶,也是非常重要的。

另外一件事,就是剛才很多朋友也談到的,年輕的藏族歌手才旺羅布,在2月25號布達拉宮前自焚抗議。自從2009年以來,已經有157名藏人自焚,還有在境外在印度和尼泊爾也有8名藏人自焚,人類歷史上這麽多人自焚,那是非常非常罕見的,它不但表現了藏人追求自由的那種頑強不屈的鬥志,而且提醒世界,這個世界上還存在著怎麽樣的罪惡,在這種背景之下,我想我們紀念63年前的這種抗議,就格外有意義。再有呢我們也通過從歷史和現狀,也使我們感到,達賴喇嘛尊者提出的「中間道路」是非常英明、非常富於政治智慧的。

「中間道路」還有兩大優點:第一它在道義上是正確的,它既堅持了維護藏人的基本權益,同時對中國人也是有利的,它是達到一種雙贏的局面;第二中間路線的優越性,就在於它有很強的務實的精神,它不僅僅堅持理想,同時也相當照顧現實。如果我們僅僅是屈從於現實,放棄對理想的爭取,那毫無疑問是錯誤的,但是如果我們只是一味的高調宣傳我們的理想,而不顧及現實,那也是不妥當的。而達賴喇嘛尊者的「中間道路」,就是高度的理想主義和高度的務實主義的一種很完美的結合。在今天我想大家對這個問題應該有更深的體會,當然也有人說「中間道路」這麽多年也沒有什麽成效,我想這種說法是不正確的。單單看一看現在國際社會對藏人的關心,藏人在整個國際上有這麽大的影響力,那就和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是非常有關係的。

你可以想像,如果哪一天藏人放棄了達賴喇叭的「中間道路」,那不說別的,單單是他在國際社會上的活動空間,很快就會大幅度的萎縮,這當然對藏人的正義事業是不利的,另外也正像尊者多次強調的,他越來越不對中國政府抱希望,但是越來越對中國人民抱希望。從長遠來看,是政府有力量呢,還是人民有力量?當然是人民有力量,所以我們現在一次一次的聚會,我們也知道,不僅在海外,包括在國內也要更多的關心西藏的問題,理解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因此我們有理由對未來充滿信心。


八九學運著名學生領袖王丹。圖/擷自網路,田牧提供
王丹:才旺羅布是烈火中歌唱的鳳凰

中國八九學運著名學生領袖王丹表示:我覺得所有大規模的抗爭,還有所有追求正義的事業,當然有宏觀層面的思考與討論,但作為學歷史的學生,我更關注那些個體生命在這個抗爭中,他的付出所帶來的這種價值。這就是剛才大家談到的,2月25日西藏歌手才旺羅布自焚事件,這件事件對我個人來說,心靈上是個非常大的震撼,我在這裡要說的是,我們當然不是鼓勵他人用犧牲生命的方式去抗爭,但是我也高度尊重他這種抗爭的意願,我也相信他的這種提升產生了相當大的影響。剛剛我在我的臉書上發布了才旺羅布自焚的消息,我可以跟大家簡單介紹一下,我發布消息之後一個小時的時間裡,到目前已經有3254位讀者,通過點擊表情包然後達到關注和介紹,一個小時3000多,這在我的臉書上是相當高的一個記錄。可以看到這位年輕歌手的舉動引起了外界多麽大的關注。

在底下的網友留言中,我覺得有些也可以介紹。有的讀者說:「不讚成以死相搏的這種方式」。但是有位讀者就說:「他的理解才旺羅布不是以死相博,他是在控訴集權,以生命喚醒世人。」也有台灣的網友說:「是對中共滅絕西藏種族最慘烈的一種抗議行為」。也有包括底下網友,我也不知道來自哪兒,打的簡體字應該是來自中國大陸的,稱讚他是勇士,然後也表示令人心痛。台灣有個有名的YouTuber叫李文成,有幾十萬的跟隨者,他也看了這個新聞,之後的留言說:「希望所有人在關心烏克蘭之際,不要忘了在赤色的土地上還有無數的生靈受傷流淚」。另外也有人說:「他的犧牲是值得的,會有人記得的,會有人去想想,為何這件事會發生?會有人因為他會努力做些什麽,讓這樣的事不再發生。」留言非常多,現在還在不斷的增長。

我的意思是說,這樣的一個年輕歌手,他雖然是一個很個人的行為,但實際上他已經引起了非常多的人對西藏目前狀況的關注。就是我們關注歷史的時候,我還是希望大家也要對個人的付出給予更多的關注,希望大家不要忘記,不要忘記這位年輕的歌手,才旺羅布為爭取西藏人民的自由做出的這種犧牲。我覺得對個人的這種銘記的意義不亞於我們對總體的政治局勢的分析。從宏大的論述來說,這種個人的記憶更重要。所以最後我用在我臉書上寫的簡短的一段悼文,做一個結束。

我是這樣陳述的:才旺羅布25歲,一個25歲的人,如果他決定用茍且的方式活著,他其實可以得到幾乎一切的東西,除了自由。在中國除了自由,你幾乎一切都可以得到,但是才旺羅布他選擇了自由,放棄了其它,所以我認為,他是一只在烈火中歌唱的鳳凰。希望大家能夠永遠記住他,也希望能夠讓更多的人知道他付出的代價!


法國作家、漢學家瑪麗•侯芷明(Marie Holzman)教授。圖/田牧提供
瑪麗•侯芷明:達賴喇嘛「中間道路」精神令世人折服

法國作家、漢學家瑪麗•侯芷明(Marie Holzman)教授,可說是30余年如一日,長期關注與支持西藏、維吾爾、南蒙古、香港、台灣、中國民運等自由民主事業,她把大家都視為朋友,每一年的「3•10」紀念日,她都會參加。

瑪麗教授在發言中表示:今年的這一天,當我們在此與西藏朋友一起紀念中國軍隊入侵西藏63周年時,烏克蘭的悲劇給了我們什麽啟示?幾天前在西藏自焚的年輕藏族歌手才旺羅布告訴我們什麽?這兩個事件,大事件和小事件,參加本次會議的所有與會者已經知道的事實:證明了一個顛簸不破的真理,只有當執政的中國共產黨和俄羅斯共產黨灰燼,最終不再造成危害時,烏克蘭和西藏才會恢復和平,恢復生機。

烏克蘭選擇了民族抵抗的光榮道路。烏克蘭人民正在經歷的可怕犧牲是無法想象的,我們還無法猜測其結果。

西藏人民確實在1959年以後的歲月裡,一直在抗爭,一直試圖起義,但降臨在他們身上的鎮壓與迫害超過了一個甲子。促使達賴喇嘛選擇了「中間道路」,鼓勵他的人民以各種可能的方式,嘗試與侵略者、統治者建立和平關系,並組織起來,使西藏人民和西藏傳統文化、宗教、風俗等,能夠在連續不斷的鎮壓中保護下來,生存下去。

今天很明顯,達賴喇嘛仍然是世界上最受尊敬和愛戴的宗教領袖之一。但我們愛的是他對和平的承諾,他不惜一切代價拒絕暴力,以及他克服仇恨和絕望的個人魅力與智慧,繼續傳遞有利於保護人類和環境的信息。事實上,這是一個合理的智慧的信息,因為人類不需要別的東西:一個平靜的自然和一個平和的人性。

不幸的是,道德和政治往往不在同一水平線上。達賴喇嘛同意嘗試與中國共產黨進行對話,只是要求西藏真正的自治,而不是獨立,他追求的依然是一個夢幻。他最大的成就是說服了西藏人民,只要有耐心,中國政府最終會聽到並理解西藏人民的要求。積極的結果是,支持西藏獨立的人放棄了拿起武器,放棄了對抗中共軍隊的暴力鬥爭。從這個意義上來說,達賴喇嘛使西藏人免於遭受烏克蘭戰爭的恐怖,但他尚未贏得和平。


日本政治家、前日本經濟產業副大臣、日本支持西藏聯合總會會長牧野聖修。圖/田牧提供
牧野聖修:我去年的承諾已變為法案並已實施

牧野聖修先生是日本政治家、前日本經濟產業副大臣、日本支持西藏聯合總會會長,他也是中國民主運動的老朋友了,他與魏京生、胡平、廖天琪、王丹、李恒青等都非常熟識,與台灣駐德國謝志偉大使也是老朋友了,會前他就是說:我擔任日本支持西藏聯合總會會長,每年的「3•10」紀念日我必須參加。

牧野聖修先生的發言是:疫情期間,去年首次參加「國際藏漢人民共同紀念『3•10』西藏自由抗暴紀念日網絡會議」時,我說:西藏問題與中國民主化問題是表裡一體的,需要從外部和內部同時促使中國成為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

過去的一年中,由我擔任會長的「日本支持西藏聯合會」與日本支持西藏國會議員聯盟、日本支持維吾爾國會議員聯盟、日本支持南蒙古國會議員聯盟、日本國會議員跨黨派人權外交聯盟,以及達賴喇嘛駐日本代表處、在日本的西藏團體、維吾爾代表團體、南蒙古代表團體、中國民運及香港人權團體等十多個團體組織,共同推動「日本國會就人權問題譴責中國的法案」。

在這十多個團體共同努力推動下,日本眾議院在今年2月1日的全體會議上,以多數讚成通過了:「關於維吾爾及其它地區嚴重人權狀況的決議案」,該決議案涉及到中國西藏問題、維吾爾問題、南蒙古問題、香港人權問題,以及中國人權等嚴重的人權狀況。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國會發表施政方針演說時,就明確地表示:對日益惡化的中國人權問題,內閣將首次任命新的專職首相輔佐官,作為切實推進人權方面的長期工作。

法案通過之後,日本外務大臣林芳正表示:對於中國一系列的人權問題,日本政府在日美首腦會談、七國集團會議等場合,表明了日方的嚴重關切,與擁有共同價值觀的各國攜手,採取了相應的舉措。今後,日本政府將基於決議內容,繼續與國際社會保持緊密合作,切實採取相關措施。

今年年初,作為針對中國政府壓制人權問題的回應,由新設的專職首相輔佐官協調日本相關政府省廳部門,收集和評估包括外務省、法務省的人權問題情報,交給首相官邸,並向中國表達日本的嚴重關注。

關於「日本國會通過了譴責中國在西藏和其他被占領地區侵犯人權和宗教自由的決議」的詳細內容,在藏人行政中央的官方網站做了比較詳細的報道。今年,我們會繼續推動這方面的工作,然後把它落實到具體行動上。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