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之聲】潘永忠:烏克蘭這片緩衝地不應變為火藥庫

俄羅斯對烏克蘭發動的侵略戰爭已經進入第四個月。在過去的100多天的時間裡,戰爭的態勢無時不刻地牽動著世人的心弦。整個局勢的發展給歐洲地區安全帶來了諸多不確定性。這場戰爭不僅對烏克蘭造成重創,也令俄羅斯軍隊大傷元氣,對全球的衝擊也不可小覷。這場戰爭還將持續多久?將以怎樣的形式結束?如何解讀西方以及中國在這場戰爭中的表現?對此,歐洲之聲副社長潘永忠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俄羅斯對烏克蘭發動的侵略戰爭已經進入第四個月。圖/取自shutterstock
俄羅斯對烏克蘭發動的侵略戰爭已經進入第四個月。圖/取自shutterstock

法廣:首先請您談談,您認為俄烏這場戰爭還能走多遠?

潘永忠:首先,我想說的是這場戰爭本不應該發生的,德國前總理默克爾在位時數次被她斷然摁下戰爭的火藥,過去的幾年歐盟國家都可以做到,為什麼這次就阻止不了呢?這是不是當下歐盟主要國家領導人的責任?

6月19日,澤倫斯基總統在香格里拉對話會上,針對記者提問「如台灣遇到武力侵犯,如何應對時?」他有一個耐人尋味的回答:他認為,「今天烏克蘭的例子是全世界的例子,沒有人會從戰爭中受益,世界必須採取積極的外交,以防止事態升級,一旦戰爭爆發就為時已晚。」這不是倫連斯基的「事後諸葛亮」,是他的經驗之談,是烏克蘭國家血的教訓。

這場戰爭,對整個世界已造成了嚴重破壞,首先是烏克蘭,超過百日的戰爭,烽火連天,腥風血雨,殘垣斷壁,滿目瘡痍,百姓罹難……。在這場戰爭中,烏克蘭人民最為不幸與悲慘,其次就是歐洲國家,陷入了糧食危機、能源危機、經濟通貨膨脹……深陷於危機中的歐洲百姓,出於道義與烏克蘭人民一起承受與硬抗。事實擺在面前,歐洲經濟要恢復正常,要解決通膨,首先必須結束俄烏戰爭。

6月14日,教皇方濟各明確表達:「這場戰爭可能是被某種方式挑起的,或者說沒能被阻止。」「我反對簡單地區分好人和壞人,而不考慮事情的根源和各方利益……。」「如果我們希望這些問題得到解決,就不能忘記問題的根源。」

有個叫托·富勒的英國人說:「經驗是訓愚之師。從經驗中學不到知識的人是大蠢驢。」中國人常說,亡羊補牢,猶未遲也。既然事實擺在眼前,澤倫斯基明白了這些道理,教皇方濟各也說明:解決問題應從根本上落實。

其實,內中的道理誰都知道,默克爾總理一直在堅持「地緣政治」的「生存空間」概念,保持「烏克蘭和平中立地帶和橋梁作用」,烏克蘭成為「北約」與俄羅斯的最後「生存空間」。其實烏克蘭夾在北約和俄羅斯之間一直扮演著緩衝地的重要角色,它不能、也不應該變成火藥庫。

現在的問題是,無論是美英國家與北約,還是德、法、意等歐盟國家,亦或是當事國的俄烏兩國,如何面對錯誤?如何走下台階程序?如何落實結束戰爭的條款?

6月20日,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警告:俄烏戰爭可能會持續「數月甚至數年」。但他在6月16日的說法:「俄烏實現和平是可能的,但烏克蘭可能需要為此付出領土等代價。」是不是暗示烏克蘭以土地換和平?這兩個說法,其實都是結束戰爭的策略性表述。我的觀點是,戰爭已走到了這一步,應該是數月內結束。倘若終結不了拖下去,烏克蘭會淪陷為巴爾幹半島化,更是不利。

法廣:俄羅斯發動對烏戰爭之初,西方各國就紛紛祭出了對俄羅斯的制裁措施,不僅見效甚微,還對各國本身的經濟造成了許多不良影響。從目前的國際情勢看,您認為,什麼樣的方式才有可能成為制止衝突行之有效的手段?

潘永忠:先說一個傳統概念:自古糧食、能源等,均是支撐人類生存和社會發展不可或缺的基礎,歷史上的一些侵略戰爭,掠奪自然資源、能源通常是主要目的之一。

美國是原油、天然氣和糧食大國,俄羅斯也一樣。美國提出制裁俄羅斯方案,這對美國有利,制裁俄羅斯,等於消滅一個市場競爭對手,帶領歐洲英國日本等同盟國組團制裁,稱得上是「一箭射群雕」,輕易掠奪了歐洲的能源、糧食市場。

對歐洲國家來說,能源、糧食主要依靠輸入與進口,以自己短處與俄羅斯的長處「拼刺刀」,從一開始就注定了今天的尷尬和失敗的結局。

2月23日,俄烏交戰前,美元與盧布兌換率為1:79,但是眼下美元與盧布兌換率為1:56,盧布非但未貶值,反而升值了29%。

對俄羅斯經濟制裁,得不償失。人們看到的是在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上,俄羅斯提出了經濟發展朝東的政策,這對歐洲不是好消息。

歐洲的有效方法與對策,就是回到默克爾所說的:「俄羅斯是搬不走的鄰居,必須找到共存方式。」

法廣:除了對俄羅斯實施制裁以外,西方國家對烏克蘭提供了多方的支持。但是隨著這場戰爭成為一場持久消耗戰可能性的增加,西方將採取怎樣的應對方式?能否長久地堅持下去?

潘永忠:說三點想法:

1、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一個國家使用武力侵犯另一個國家的主權、領土,無論從現代文明來說、從國際法來說、從國家主權,或者人權人道來說,俄羅斯、普丁不能被世界人民所接受和支持,從道義上、從感情上,普丁遭到世界人民的譴責與批判,這是人心所向。

2、政治家不能混同於百姓,不能感情用事,不能意氣用事,必須在事前阻止與遏制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行動,歐盟國家不是做不到,而是沒有擔當起來;而澤倫斯基總統也不是做不到,不夠理性,前瞻性不足,倘若戰前就有「外交」手段的思維,相信他一定會遏制住這場戰爭。

3、澤倫斯基應該想到:核大國之間不可開戰,對哪一方來說,都是自戕行為,是亡無日矣,國將不國,甚至是毀滅世界。大國之間也不會直接開戰,即便一方得勝,也將是深度自殘、慘絕人寰,未來大國地位難以為繼。所以美歐入場參戰是沒有可能的,拜登總統一開始就表達了這層意思。僅靠美歐國家武器增援,由烏克蘭拖死俄羅斯,可戰場在烏克蘭豈不遭殃?而且是以犧牲烏克蘭人民生命作為代價。

所以,現在的狀況,烏克蘭還能堅持多久?歐洲國家以犧牲國家經濟利益作為陪葬,應該也拖不起了,所以各方都應該回到冷靜與理性,各方妥協是必然途徑。

法廣:最後請您談談中國在俄烏這場戰爭中的表現?

潘永忠:1、中國從一開始,就沒有強勢勸阻俄羅斯停止進兵,抵制與阻止戰爭爆發不力。中國始終保持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姿態。

2、美歐國家制裁俄羅斯的能源,中俄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前簽署了未來長期的能源、糧食系列合約,此時中國是坐收漁翁之利,賺的盆滿鉢滿。

3、6月13日,習近平簽署了一項命令,為中國軍隊履行「非戰爭軍事行動」提供法律依據,這些天第三艘航空母艦下水,又是第五次陸基中段反導成功等,中共如此抓緊武備,意欲何為?難道是效仿俄羅斯,對台灣採取「特別軍事行動」?中共如此頻頻的軍事表現,令世界人民警惕與反對,按照澤倫斯基的經驗之談,世界必須採取積極態度,反對戰爭,保衛和平,海內外華人都應該站出來,共同保衛民主台灣!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