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足聯不再干預 諾伊爾可繼續佩戴彩虹袖標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僅僅就視覺感受而言,這個袖標確實很顯眼: 德國隊隊長諾伊爾的五彩袖標同他的隊服很搭配。當然諾伊爾佩戴這個袖標是要傳遞一個信息,那就是無論你是同性戀、變性人還是雙性人,你都是我們大伙的一部分。我們也是為了你們在踢球。至於右翼群體對此持異議,這裡暫時不予討論。

歐洲足協不應指手畫腳

不過,這條五彩繽紛的袖標確實曾一度引起爭議。周日晚間,德國足協證實了歐洲足協正在就此事展開調查。不過,正如德新社報道的那樣,歐洲足協完全沒理由對此事指手畫腳。德國足協也通過推特表示,彩虹袖標是德國隊支持“多元化”的姿態,是件“好事”。

德國足協此前曾表示,“按照相關規則,球員必須佩戴由歐洲足協提供的官方版袖標。”但德國足協同時也表示,每年六月都是體育界支持多元化,聲援“同志驕傲”的時期。德國足協發言人格雷特內( Jens Grittner)表示,諾伊爾佩戴彩虹袖標,是整個德國足球隊認同多元化、開放、容忍,以及反對仇恨和歧視的象征。”

右翼群體對此事做出的激烈回應,也恰恰能夠說明德國隊發出這樣的信號確有必要。就像當年德國選項黨聯邦議院黨團代表團主席高蘭德(Alexander Gauland)對德國國家隊黑人球員博阿滕 (Jerome Boateng)進行的人身侮辱一樣,(高蘭德曾表示,‘作為足球運動員,人們會覺得他很好,但人們不會願意和他做鄰居。’)現在又有一名選項黨成員發表了類似的言論。以至於該黨議院黨團代表團主席威德爾不得不出面發表聲明,試圖息事寧人。

到底發生了什麼呢? 曾常年擔任萊法州議院選項黨主席的榮格( Uwe Junge)曾發推文稱,諾伊爾的彩虹袖章是條“基佬 ”袖標。後來他雖然刪除了這條推文,並表示:“對於使用‘基佬’這個詞匯,我表示道歉,但我的觀點不會變,那就是這種袖標不應出現在國家隊隊服上。”威德爾發推稱:“榮格今後只能以黨外人士身份討論選項黨了。” 看來,在發揮團隊精神方面,選項黨還有很多需要向國家隊學習的方面。

歐洲杯剛剛進行一周,就已經因其濃重的政治色彩引發了一系列爭論。英格蘭隊每次開賽前,都會單膝跪地,表達對種族歧視的抗議。至於此舉是否會被本國球迷喝倒彩,主教練蓋雷斯·索斯蓋特( Gareth Southgate )並不在乎。他甚至還向本國同胞們發出公開信,向他們解釋跪地行動的意義所在。歐洲足協顯得左右為難,不知所措。總體而言,歐洲足協反對任何將體育政治化的信號。根據歐洲足聯章程,任何利用體育活動表示非體育性主張的行為,都有悖足聯的行為准則。不過,歐洲杯期間反對種族歧視的行動則受到了歐洲足聯的明確認可和贊賞,就連裁判員也參與了跪地行動。

慕尼黑不是布達佩斯

下周三,這場有關彩虹袖標的爭論將有可能進入一個新的高度。目前在德國國家隊的主場慕尼黑,人們正在熱烈討論是否屆時應在慕尼黑安聯體育場用燈光打出彩虹效果。慕尼黑市長萊特(Dieter Reiter)已於本周一向歐洲足聯提交了相關的申請。萊特對德新社表示: “ 這將是為寬容和平等發出的重要信號。” 與此同時,匈牙利議會剛剛通過一項法律,對青少年在同性戀和變性人方面的知情權做出了限制。這是匈牙利總理歐爾班的一項重要訴求。這一背景更增加了慕尼黑球場彩虹燈光的象征意義。

慕尼黑的安全部門屆時還會有其他的顧慮。匈牙利隊迄今為止在布達佩斯進行的兩場比賽中,觀眾席上都曾出現所謂“喀爾巴阡旅”成員的身影。安全問題專家認為,這是一支由新納粹分子組成的准民兵組織。他們反對同性戀,宣揚種族主義思想,並行納粹軍禮。將他們簡單定義為“問題球迷”顯然有些輕描淡寫。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Marko Lan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