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兩岸經濟內捲化威脅

本報訊
·4 分鐘 (閱讀時間)

編者按:辛丑年將是美中及兩岸關係改變的開始,《旺報》期待兩岸重新建構和平穩定關係,願就當前兩岸關係的三大變數就教各方智者。

農曆春節前夕拜登總統和習近平主席通電話,綜合兩位領導人及相關幕僚近期談話可以理解,拜登政府將繼承川普與中國激烈競爭的既定政策,但不會延續美中經濟「脫鉤」思維,台灣面對來自美國的「經濟抗中」壓力可望減輕。

兩岸關係真正警訊不在脫鉤

過去4年,台灣被川普推到美中博奕最前線,民進黨亦有意擺脫對大陸經濟的依賴,雙方一拍即合,兩岸經貿脫鉤一度被視為美中脫鉤的前奏。但川普政府及蔡政府都低估了經貿聯結的緊密度與融合度。《日經》最近刊發的〈兩岸企業在靠攏,與美國意向相悖〉報導顯示,兩岸高科技企業結盟趨勢更加明顯,凸顯美台試圖排除大陸建構5G供應鏈,完全是不切實際的幻想。

兩岸經濟脫鉤不僅難於上青天,更是對台灣的自傷拳。若加上疫情令全球產業鏈對大陸依賴度普遍上升的因素,未來幾年「脫鉤」將徹底成為偽命題,美中經濟不會脫鉤、大陸與全球經濟不會脫鉤,兩岸經濟更不會脫鉤。

兩岸經濟關係的真正警訊不在脫鉤,而在「內捲」。過去1年「內捲」成為大陸輿論熱議的流行語,這個概念原用於描述中國古代農耕經濟無法發展到資本主義,現泛指某種模式或體制成熟後,出現效益遞減、自我循環、固步自封,難以進化到更高階段的社會現象。兩岸經濟關係從傳統視野中的互利伙伴、共同市場,到近幾年提出的融合發展,在戰略方向、思想觀念層次上的確是一次進階,但在具體操作、方法層面,由於近年來政治和國際因素的干擾,不可避免地出現了「內捲化」的趨勢:

第一,在看似亮眼的經濟數據之下,要正視目前兩岸經貿成長大部分是由現有「存量」動能驅動,不僅缺乏「增量」新動能,還面臨原有「存量」逐漸流失萎縮的危險。研究顯示,儘管去年兩岸貿易相互依存度創下新高、同比增速上升,但很大程度上是2019年美中貿易戰導致的低基點所致。以去年台商對陸投資額59億美金為例,雖較前年成長41.5%,但遠低於馬政府時期年均111億美金。去年幾項台企赴陸投資大案,如和碩收購鎧勝、國喬設立泉州子公司、廣達增資達富電腦、裕隆增資納智捷,都是原有的擴廠和投資計畫延伸,故表面上的成長數據並不能掩蓋台資登陸動力轉弱、在陸台企持續撤資關廠的根本性結構問題。

惠台政策與預期效果相距甚遠

第二,在兩岸政治僵局延續、恢復對話遙遙無期之下,北京面向大陸境內台企、台胞、台青大力推動的「單向融合」措施,很難讓生活在台澎金馬的2300萬民眾產生直觀的獲得感。從北京的角度看,透過「國民待遇」吸引台灣人才登陸、獲得更大機遇、享受更多紅利,對生活在「島內」的台灣民眾將產生示範效應,也會加強大陸對台吸引力與正面觀感。這種思路當然值得肯定,亦有助於大陸增強自身的軟實力與制度效能。但問題在於,在大陸生活的台灣民眾畢竟還是少數,北京曾經提出的惠台政策「入島入心」,在兩岸協商中斷5年的現實下,仍然與預期效果相距甚遠。

第三,在兩岸民間氛圍對立、社會交流受疫情和政治阻隔之下,儘管兩岸貨物貿易維持,但不應忽視兩岸庶民經濟的「脫鉤」風險,以及對台灣民心民意的影響。2019年大陸叫停自由行,2020年疫情又徹底讓兩岸社會交往跌至冰點,馬政府時期兩岸民間交流熱絡融洽的情景早已一去不復返。台灣的庶民經濟雖然體量小,但對民眾日常生活影響最直接,現階段台灣的庶民經濟正在離兩岸關係、離大陸愈來愈遠,這絕非好事。

美中緩和大背景下,兩岸經濟不會脫鉤,但大陸應思考如何避免惠台政策「內捲化」。例如,大方邀請台灣以適當身分加入RCEP等區域經濟組織,允許各國以大陸同意的條件和台灣洽簽FTA,畢竟台灣以WTO會員名義加入多邊經濟組織,和一中原則並不抵觸,提高台灣經濟活力對大陸也有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