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談論弊多於利 決定禁掉自己的書

·1 分鐘 (閱讀時間)
2005年3月,作家柏楊與夫人張香華收藏著從各地帶回的寵物玩偶,採訪時,他親蜜地抱著玩偶,一派童真的笑靨掛在臉上。(本傲資料照片)
2005年3月,作家柏楊與夫人張香華收藏著從各地帶回的寵物玩偶,採訪時,他親蜜地抱著玩偶,一派童真的笑靨掛在臉上。(本傲資料照片)

柏楊於1984年在美國發表《醜陋的中國人》演講,而後集結演講內容成書,在華人世界引起強烈文化震撼,可說是戰後對所有中國人最具影響力,也備受爭議的一本書,至2024年兩岸出版合約到期,正好是此書問世40年。

華人世界不少文化人因《醜陋的中國人》而受到啟蒙,柏楊遺孀張香華回憶1988年首次回大陸時,柏楊走到哪都被眾多認識、不認識的民眾圍繞,「那些臉孔面黃肌瘦,神情惶死,一直抓著他問:『我們國家該怎麼辦?』令人感慨又心酸」張香華說。

《醜陋的中國人》至今出版發行至少500萬冊,盜版更是不計其數,大陸當代作家馮驥才曾表示,自己在美國各大學訪問時,所遇到的華人幾乎都會提起柏楊,他所批判的醬缸文化、官場文化,對一代人的啟蒙影響甚深。儘管此書兩岸版稅可觀,但張香華堅持遵照柏楊遺志,認為此時談「醜陋的中國人」已弊多於利,仍決定「自己禁掉自己的書」。

張香華回憶,除了學者、文化人總是提及受到柏楊啟蒙,最讓自己印象深刻的,是大陸一名40歲左右的攝影師曾向她表示,自己的父母是「收破爛的」,自己從小也不愛看書,卻無意間發現了一本《醜陋的中國人》,從此不但思想啟蒙,更愛上了閱讀。張香華說:「一如柏楊寫史,不是寫給高高在上的掌權者看的,而是從平民的角度來寫」柏楊的文章,一直是寫給所有的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