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與中國秘密進行生物戰有關 以色列前情報官員:中國還有其他3個病毒研究所

鄭國強
信傳媒

以色列前情報官員揭露,中國秘密進行生物戰,武漢肺炎疫情和武漢P4實驗室有關,圖為今年2月在非洲離奇死亡的加拿大P4實驗室病毒學家Frank Plummer。(圖片來源/翻攝自Frank臉書)

外電報導,中國解放軍軍事醫學科學院科學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長、中國首席生化武器專家陳薇少將,日前已經接管了這次被外界懷疑和武漢肺炎有關的、社科院旗下武漢P4病毒實驗室,此舉揭示武漢P4病毒實驗室可能與軍方的關聯。一位以色列前情報官員接受《華盛頓時報》(Washington Times)採訪時透露,中國還有3個生物戰有關的實驗室。

早在20年前就提出中國威脅論的《華盛頓自由燈塔》資深編輯、《華盛頓時報》記者比爾格茲(Bill Gertz)一篇在1月24日的報導中,採訪了前以色列軍事情報官員丹尼·肖漢姆(Dany Shoham),肖漢姆說,武漢病毒研究所與北京的祕密生物武器項目有關。

肖漢姆擁有醫學微生物學博士學位,1970年到1991年期間,他是以色列軍事情報部門的高級分析師,官拜中校,負責中東和世界的生物和化學戰議題,這位以色列生物戰專家稱,武漢肺炎這種致命的動物病毒流行病可能在全球範圍內傳播,其起源是與中國秘密生物武器計劃有關的武漢實驗室。

美國國務院去年就懷疑,中國正在秘密研發生物戰

他表示,過去,中國否認擁有任何進攻性生物武器,但美國國務院在去年的一份報告中指出,懷疑中國政府從事秘密的生物戰研發計畫。

肖漢姆表示,武漢病毒研究所隸屬於中國科學院,但該研究所中的某些實驗室與中共軍隊或中共生物武器項目有關。而病毒研究所成立於1956年,1993年,中共宣布病毒研究所的前身,「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為8個生物戰研究設施之一。

去年7月,肖漢姆在《國防研究與分析研究所》(journal Institute for Defence Studies and Analyses)上發表的一篇文章中說,武漢研究所是從事生物武器某些方面開發的四個中國實驗室之一。

他指出,武漢的P4實驗室中儲存許多致命病毒,從事SARS、伊波拉(Ebola),尼帕(Nipah,又譯立百)和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Crimean-Congo hemorrhagic fever)病毒的研究。「冠狀病毒(特別是SARS)已在該研究所進行了研究,並可能保存在裡面。」

武漢P4研究所之外,中國還有3個生物戰病毒研究所

肖漢姆揭露,SARS總體上被納入中共的生物武器項目,且在幾個相關設施內處理,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這個研究所的各種冠狀病毒都被特別納入生物武器項目,但這很有可能。

此外,中國官方宣布中國首席生化武器專家陳薇少將正式接管武漢P4實驗室,因此外界相信,解放軍也有同等級、或者接近同級的生物實驗室,若根據肖漢姆所言,陳薇即可能出自其他三個生物戰的實驗室之一。

然而曾獨家揭露武漢肺炎來自於舟山蝙蝠病毒的海外反共華人媒體《路德社》對於陳薇的接管舉動,認為是去湮滅外洩的證據,路德推論說,「因為陳薇對國際法上定義的生物戰所知甚詳,可能被派去湮滅不利於中共的證據。」

加拿大P4實驗室主任身亡,去年被中國間諜偷走病毒

談到湮滅證據,2月4日,發生了一件相當敏感的意外身亡事件,加拿大首個冠狀病毒生物安全P4實驗室主任弗蘭克·普魯默(Frank Plummer)在非洲一個會議演講中突然死亡,他的實驗室就是被中國間諜邱香果在2019年3月期間秘密帶出伊波拉和希尼帕病毒樣本到中國的實驗室。

然而,美國總統川普已經要求美國科學單位徹查武漢肺炎病毒來源以及疫情擴散的真相,在此之前,美國官方對中國政府宣稱「從蝙蝠身上傳染給人」的說法提出質疑,官方立場認為「病毒的來源很可疑」,此外,疫情爆發後已有各國、多位專家認為該病毒是人為的產物。

武漢肺炎加速中共內鬥 郭文貴:中南海瀕臨崩潰 北京上海搶戰略物資

學姊黃瀞瑩重回市府上班 「謝謝這場選戰,讓我成長了」

更多信傳媒報導
國民黨主席世代之戰 江啟臣主打網路加聲量、郝龍斌運作搶黨員票
武漢肺炎真的會「氣溶膠傳染」嗎?為何台第18例患者無症狀?毒物科醫師解惑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