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風暴》病毒來自武漢生化實驗室?引發「陰謀論」的印度論文已經撤稿

國際中心
風傳媒

中國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疫情今年1月大規模爆發,有謠言與「陰謀論」指稱元凶「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可能是來自武漢一座生化實驗室,甚至傳言該實驗室正在研製生化武器,主要「根據」是印度研究人員1月31日發表的一篇論文

不過這篇發表在生物預印本論文網站「bioRxiv」的論文因為錯誤百出,遭到學術界普遍質疑與批判,已經在2日由作者自行撤回。bioRxiv創辦人塞弗(Richard Sever)在個人推特代為發表聲明:「我們無意助長陰謀論……感謝各方的批評指教……之後將會提出修正過的版本。」

2020中國武漢肺炎疫情,2019新型冠狀病毒(AP)
2020中國武漢肺炎疫情,2019新型冠狀病毒(AP)

2020中國武漢肺炎疫情,2019新型冠狀病毒(AP)

2019新型冠狀病毒與愛滋病毒有相似處?

1月31日,印度理工學院德里分校(Indi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Delhi)的研究人員在BioRxiv 發表題為《2019-nCoV刺突蛋白中獨有插入片段與HIV-1複製蛋白gp120和Gag驚人相似》(Uncanny similarity of unique inserts in the 2019-nCoV spike protein to HIV-1 gp120 and Gag)的文章。

作者指稱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4個插入片段中的氨基酸殘基,均與人類免疫缺陷病毒1型(HIV-1)的複製蛋白gp120或Gag中的氨基酸殘基相同或相似。HIV-1是導致人類愛滋病的主要病毒。儘管插入片段在一級氨基酸序列上不連續,但論文作者做了一個簡單的3D分子模擬,發現這些插入序列都在蛋白結合部位,並在論文結論部分強調「這在自然界不太可能是偶然的。」

網傳「P4實驗室洩漏事故」

論文一出,馬上引發繪聲繪影的「陰謀論」,指稱2019新型冠狀病毒部分基因來自愛滋病毒,有「人工操作」的痕跡,並將焦點引向中國科學院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武漢P4實驗室),甚至聲稱疫情是「P4實驗室洩漏事故」造成。武漢P4實驗室位於江夏區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鄭店園區,2018年1月5日正式運行,是中國首個生物安全第4等級(BSL-4,最高等級)實驗室。

《中國新聞周刊》引述美國麻州大學(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醫學院教授、國際學術期刊《新發病原體與感染》(Emerging Microbes and Infections)主編盧山指出,幾位在美國的華人病毒學家按那個文章做了分析,發現原來作者的工作有很多錯誤,結論是不對的。

2020中國武漢肺炎疫情,武漢第一線醫護人員(AP)
2020中國武漢肺炎疫情,武漢第一線醫護人員(AP)

2020中國武漢肺炎疫情,武漢第一線醫護人員(AP)

「那種所謂的相似性根本就站不住腳!」

北京清華大學醫學院教授、全球健康與傳染病研究中心主任張林琦也說:「那種所謂的相似性根本就站不住腳!」在人體內,20多種氨基酸的排列和組合就構成了每個人不同氨基酸序列和結構,相似序列越長,說明同一個來源的可能性就越大,但如果只有三四個、四五個氨基酸很像,根本說明不了是同一來源。生物在進化過程中都有一定的同源性。

浙江大學生命科學研究院教授王立銘解釋,這就像有人驚呼:「你居然和去年那個殺人犯長的一樣,你看你們都有兩隻耳朵!你一定是那個殺人犯的孿生哥哥!」但問題是「全體人類都有兩隻耳朵」。

俄亥俄州立大學(The Ohio State University)病毒與新發病原學中心主任劉善慮指出,從科學和病毒進化的角度來看,冠狀病毒和屬於逆轉錄病毒的愛滋病毒差別很大,發生基因間重組的可能性不高,因為同源性太差。

此外,HIV的傳染途徑和新冠病毒完全不同,新冠病毒的這幾個插入突變也不能使其獲得感染T細胞的能力。一些醫生建議使用抗HIV病毒的藥物洛匹那韋和利托那韋,是基於其蛋白酶抑制活性。此前在SARS時期,香港也曾使用這兩個藥進行臨床試驗。

「我用我的生命擔保,與實驗室沒有關係」

對於近來各種陰謀論甚囂塵上,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新發傳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石正麗在她的微信朋友圈回應道:「歡迎轉發:2019新型冠狀病毒是大自然給人類不文明生活習慣的懲罰,我石正麗用我的生命擔保,與實驗室沒有關係。奉勸那些相信並傳播不良媒體的謠傳的人,相信印度學者不靠譜的所謂『學術分析』的人,閉上你們的臭嘴。」

張林琦對《中國新聞周刊》說:「我們有點高估了自己的想像力或者創造力,而低估了看上去所謂特別簡單的生物體。」以過往實驗為例,科學家把病毒遺傳工程改造成之後,再把這個病毒用到猴子身上做實驗,這時會驚奇地發現,病毒自己恢復到了原來的最佳狀態。

病毒看上去好像是所謂低級生物,也都是經歷了百萬年、上千萬年進化才得以在地球上佔據一席之地,「想(人為)改變一個物種是非常困難的,我們做生命科學做了這麼多,你會發現任何一個物種在這個世界上、在現階段都有它存在的道理。」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武漢肺炎風暴》口罩送錯醫院、物資分配爭議不斷,深陷輿論漩渦的中國紅十字會
相關報導》 武漢肺炎風暴》研究人員揭露病毒複製過程 每個受感染細胞衍生逾千個病毒粒子!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