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前外交官:中國打的是一場全球外交的話語權大戰

新頭殼newtalk |謝佩玲 綜合報導
·6 分鐘 (閱讀時間)
前外交官劉仕傑。   圖:翻攝自護台胖犬劉仕傑臉書
前外交官劉仕傑。 圖:翻攝自護台胖犬劉仕傑臉書

[新頭殼newtalk] 中國屢次對「武漢肺炎」命名表達抗議,台裔籃球選手林書豪也多次為此發聲,對於武漢肺炎命名,前外交官劉仕傑今(21)日表示看法,「全球抗疫戰的話語權之爭。」

林書豪曾因美國共和黨議員麥卡錫在推特上發文內容提及中國武漢肺炎,轉貼文章回嗆這是種族歧視;他日前也發文質疑「稱COVID-19很難嗎?」

劉仕傑今在其臉書發文表示,有關林書豪在推特上堅持不該稱呼「武漢肺炎」,因為該稱呼涉及歧視華人的評論,他前兩天在臉書上也發表了看法並引起廣大迴響,其中兩派網友說法值得深入討論。

第一,林書豪其實就是美國人,雖然他雙親來自台灣,但他是土生土長的台裔美國人,外界無須對他以所謂「台灣人」的價值觀進行檢視。

第二,許多台灣人在歐美各地深受歧視,打個噴嚏有如驚弓之鳥,常遭來旁邊猜忌眼光,我們無需再加深「這是來自中國的病毒」這類的輿論,否則海外的台灣人會遭受波及。

這兩派論點,乍聽有理,不能完全說錯,但有其盲點。

他說,第一,「我從來不認為林書豪是台灣人」,他是一個在美國出生長大並發光發熱的美國人,這點毋庸置疑。他的政治判斷是基於一位美國公民的身份認同,不是台灣人。他容或有對台灣的情感,以及對中國或廣義華人的情感,這點我們無法替他回答。

如同楊安澤(Andrew Yang)參加美國民主黨黨內總統初選時,「我從未期待他提出友台的外交政策一般」,因為他競選的是美國總統,而非台灣總統,況且民主黨向來(並非絕對)較共和黨傾中,他如果在兩岸議題上一面倒支持台灣,更加不可能贏得黨內初選。事實證明,楊安澤在競選過程中幾乎不提台灣,面對敏感的中國議題時,他的發言十分謹慎。這都完全可以理解。

第二,海外的台灣人被誤認為中國人而遭到歧視,其來有自,並不是因為這一波疫情才出現。外國人無法區分台灣人及中國人的臉孔甚至口音,故而在街上被小混混以歧視華人字眼謾罵,連我自己都曾經遇過。對台灣來說,這是一個長期的政治宣傳工作,並非短期一蹴可幾。

劉仕傑強調,我們必須加強在國際上稱呼自己為Taiwanese,而非Chinese,避免使用令人困惑的Republic of China,改稱Taiwan,甚至連包括China Airline在內等公司進行改名,改為Air Taiwan之類(他個人不喜Chunghwa這個名稱,那將造成更多困惑),長期在國際上強調Taiwan不等於China,台灣人或台灣文化性是Taiwanese,而非Chinese。

總之,雖然對於海外台灣人被誤認為中國人感到很難過,但這是我們長期一廂情願使用Chinese自我標榜的錯誤結果,我們只能痛下決心,不再使用曖昧不明的Chinese有關字眼。

回過頭來談林書豪事件。他球打得好,拿到好的中國打球合約及相關代言或節目通告,這都是他的本事,劉仕傑並沒有意見。「我真正在意的是,任何一個人,包括美國人在內,都應小心勿落入中國大外宣的圈套。」

中國在這波疫情中,出現幾個明顯的文宣拐點。

第一個拐點是,華爾街日報二月二十九日引用中國人民日報的報導指出,中國政府聲稱「中國境內新冠肺炎的痊癒人數首度超過了目前仍確診人數」。

第二個拐點是,習近平在3月10日親訪武漢。雖然有人質疑習近平親訪武漢的照片或影片是造假,但真假根本不重要,重點是中國對於疫情掌控的信心。

第三個拐點,是3月19日中國宣布本土零新增確診病例。

上述三個文宣拐點,代表的是中國逐漸在對外文宣上轉守為攻,從一開始「國際輿論批評病毒來自中國」,再到「武漢封城有效,中國為全世界做出巨大犧牲」,再到「中國願意向各國輸出及分享自身成功抗疫經驗」,再到「病毒是美國軍人帶來中國」。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中國堅持不能稱為「武漢病毒」,要改成COVID-19,只是文宣戰的第一步。如果這步沒守住,之後中國會不會開始散播「台灣因為沒辦法加入WHO,所以跟美國合作將病毒藉著台商帶到中國」等荒唐言論?依照李明哲或前英國駐港領事鄭文傑的案例,如果此時又出現某個台商在中國脅迫之下在鏡頭面前被迫承認將病毒帶到中國呢?

中國的大外宣作法,一切都是為了黨的利益,本質上是凌厲的外交攻勢。可悲的是,部分國家確實買帳。

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中國派出龐大醫衛團隊至義大利協助抗疫,同時贈送菲律賓兩千個快篩試劑,賽爾維亞總統Aleksandar Vucic甚至公開說:「歐洲團結並不存在,我只相信我的兄弟習近平及中國援助」。紐約時報這則報導標題提醒我們:Beijing is mounting a humanitarian aid blitz in countries struggling with their own outbreaks. In doing so, it’s stepping into a role the West once dominated. (北京正向受疫情所困國家升高人道援助突襲,並扮演了過往由西方國家專屬的角色)甚至,位於華府的布魯金斯協會(Brookings Institution)轄下的中國戰略倡議中心主任Rush Doshi說:這也許是數十年來第一次全球大危機非由美國有意義領導,而是由中國領導。不只上述的義大利、菲律賓及賽爾維亞,中國還向日本、伊拉克、西班牙及秘魯等國提供協助或表態將提供協助。

中國打的,是一場全球外交的話語權大戰。

劉仕傑認為,是在這樣險峻的國際政治脈絡下,我們討論病毒的命名才有戰略意義縱深。至於林書豪是不是為了合約或商業利益替中國辯護,其實也就沒那麼重要了。

更多新頭殼報導
監督不周 監委促請司法院長對新竹地院院長進行職務監督
七卡臣、慶鼻不用愁!經濟部協調廠商這樣做

針對武漢肺炎命名,前外交官劉仕傑21日表示看法,「全球抗疫戰的話語權之爭。」   圖:翻攝自護台胖犬劉仕傑臉書
針對武漢肺炎命名,前外交官劉仕傑21日表示看法,「全球抗疫戰的話語權之爭。」 圖:翻攝自護台胖犬劉仕傑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