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5月18日──「光州事件」揭開血腥序幕 南韓血淚斑斑的民主化之路

鍾巧庭
·6 分鐘 (閱讀時間)

1979年10月26日,南韓獨裁強人、時任總統朴正熙遇刺身亡,南韓政局陷入混亂並實施戒嚴。同年12月,保安司令全斗煥發動「雙十二政變」獨攬軍政大權,民間要求解嚴、恢復民主制的聲浪越演越烈。隔年5月,隨著示威強度持續升溫,全斗煥當月17日宣布全國擴大戒嚴,禁止所有政治活動、勒令大學關閉、拘捕金大中等反對派領袖。

1980年5月18日,位於南韓西南部的光州市民不畏前日頒布的緊急戒嚴令,發起大規模民主示威,卻遭獨裁軍頭全斗煥派遣陸軍空降部隊武力鎮壓,抗爭由18日延燒至27日,期間全斗煥數度下令增兵、封鎖全城,至少造成241名平民與27名軍警死亡,數千人受傷,遭逮捕入獄者更是不計其數,許多人至今下落不明,實際死傷人數恐成為永遠的謎團。

這起傷亡慘重的事件起初被當局定性為「金大中等親共主義者主導的內亂陰謀事件」,金大中甚至因此被判處死刑,整起事件也成為無法公開談論的禁忌,政府甚至禁止遺族舉行追悼會。直到全斗煥下台、南韓邁開民主化步伐後,造成慘重死傷的抗爭才漸獲平反,史稱「五一八光州民主化運動」,被視為南韓民主運動史上的重要里程碑。

1980年掌握軍權的陸軍中將全斗煥擴大戒嚴,並在光州對抗議他政權的民眾血腥鎮壓。(美聯社)
1980年掌握軍權的陸軍中將全斗煥擴大戒嚴,並在光州對抗議他政權的民眾血腥鎮壓。(美聯社)

1980年,掌握軍權的陸軍中將全斗煥擴大戒嚴,並派兵至光州血腥鎮壓示威民眾。(美聯社)

在光州事件迎來40週年之際,現任總統文在寅也強調,包括是誰下令開槍射殺平民在內,還有大量事實遭隱瞞與扭曲。文在寅表示,為了「基於事實真相走上和解、團結的道路」,透過光州民主化運動調查委員會展開的查明歷史真相與究責工作仍是現在進行式,也重申將民主運動寫入憲法的決心。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事件背景與經過

光州及其所在的全羅南道,從日本殖民統治時期便是抗日運動的重鎮,儘管處於相對貧窮、邊緣的地帶,卻也被視為南韓民主、進步思潮的發源地,在5月17日擴大戒嚴當天被捕的反對派領袖金大中也出身當地。金大中被捕的消息一出,掀起光州、全羅南道民眾怒火,大規模示威行動不斷。

1980年5月18日,南韓陸軍特種部隊第7空降旅奉全斗煥之令赴光州鎮壓示威,軍隊駕著卡車進駐光州的全南大學、朝鮮大學,旋即與以校園為基地的學生爆發第一波衝突,卻動員了更多目睹鎮壓的各界市民加入抗爭。

1980年5月27日,南韓軍人逮捕參與「光州民主化運動」的學生(美聯社)
1980年5月27日,南韓軍人逮捕參與「光州民主化運動」的學生(美聯社)

1980年5月27日,南韓軍人逮捕參與「光州民主化運動」的學生(美聯社)

接下來,全斗煥集團又調派第11空降旅、第3空降旅進駐光州,以實彈掃蕩佔領全羅南道廳的市民,光州市聯外的鐵、公路和通訊全切斷被切斷,血腥殺戮直到5月27日才結束,以數百位平民死亡,數千人受傷被捕的結局告終。全斗煥在隔年2月當選並就任總統,展開獨裁統治,政府不只刻意掩蓋事件真相,死難者更長期遭污名為「赤化暴徒」。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當時在漢城(首爾)當局刻意封鎖消息下,德國攝影記者辛茲彼得(Jurgen Hinzpeter)乘坐計程車潛入光州,用鏡頭記錄下現場慘況,將軍政府暴力鎮壓人民的畫面公諸於世。改編自這段歷史的南韓電影《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於2017年上映,在南韓累計觀影人次突破1200萬人。 

劊子手下場如何?

全斗煥執政末期貪腐橫生、民怨迭起,1987年6月爆發百萬人上街的大規模示威,史稱「六月民主運動」,與光州民主化運動前後輝映。

在與日俱增的民意壓力下,全斗煥被迫宣布不再競選總統。其接班人盧泰愚於6月29日發表「629民主化宣言」,釋放異議人士、恢復總統和國會直接選舉,並於同年當選南韓首位真正的民選總統,也將光州事件重新定調為「國家民主化運動的一部分」。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1992年。盧泰愚總統任期屆滿,新任總統金泳三上任立即徹查全、盧執政時期的官商勾結情狀,也首度將五一七戒嚴、光州鎮壓定調為全斗煥企圖執政而引起的「內亂」事件。

1996年8月,漢城地方法院以新通過的兩部「五一八事件特別法」為依據,依照主動參與軍事叛亂和內亂罪、謀殺上司未遂罪及受賄罪,判處全斗煥死刑,終審以無期徒刑、追繳2205億韓元定讞,盧泰愚則被判監禁22年6個月,光州事件至此在法律層面得到平反。

1996年8月26日,南韓前總統盧泰愚(左)、全斗煥出庭受審(AP)
1996年8月26日,南韓前總統盧泰愚(左)、全斗煥出庭受審(AP)

1996年8月26日,南韓前總統盧泰愚(左)、全斗煥出庭受審(AP)

平反與咎責 轉型正義路迢迢

1997年12月,金泳三「國民大和解」的名義特赦並釋放了全斗煥與盧泰愚二人,5月18日隔年成為南韓的國家文化節日,金大中則在2000年以現任總統身份出席官方紀念儀式。儼然成為南韓「人權城市」的光州,至今每年都會舉行人權相關主題的研討會與紀念活動,並頒布「光州人權賞」給國內外人權團體及運動者。

南韓光州民主化運動40週年:犧牲者墓園(Schlarpi@Wikipedia/CC BY-SA 3.0)
南韓光州民主化運動40週年:犧牲者墓園(Schlarpi@Wikipedia/CC BY-SA 3.0)

南韓光州民主化運動40週年:犧牲者墓園(Schlarpi@Wikipedia/CC BY-SA 3.0)

現年89歲的全斗煥至今未對光州鎮壓道歉,並堅稱死難者是「受到北韓煽動的暴民」,戒嚴軍並未屠殺平民,還曾企圖出版回憶錄為自己洗白,但遭到法院以扭曲事實、恐侵犯受害者名譽為由封殺並禁止出版。

「儘管有些人會說,法律與政治體制40年來發生了許多變化,但對於我們這些遺屬而言,從40年前延續至今的痛苦與悲傷並未好轉,」死難者家屬代表金永勳(音譯,Kim Young-hoon)17日在紀念儀式上表示:「但調查委員會的成立,好似為我們在罹難者面前減輕了一些負擔,在圍繞整場運動的扭曲與貶低之中,我們對委員會抱以很高的期望。」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光州事件38周年祭》文在寅:徹查當年鎮壓民運軍人姦淫光州女性的罪行
相關報導》 他們是光州事件死難者?南韓光州監獄發現逾40具不明遺骸!法務部將確認身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