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率飆高的三個可怕現象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示意圖,報系資料照)
(圖/示意圖,報系資料照)

6月初台灣的防疫天空,很忙碌,而且,很突兀!宣稱要幫全世界建醫療體系的台灣,新冠致死率來到2.3%,高過全球包含印度、巴西、南非在內的2.08%。且讓我們卑微地,從每位亡者僅有的一行字,試著窺視他們可能的死因。

通常,官員與御用專家們最常夸夸而談的,就是病人年齡大、有慢性病。這樣說,對嗎?首先,高齡者致死率高,尤其長照機構感染,致死率可高達3成。去年初已開發國家爆發本土疫情時,長照機構死亡占1/3到一半,這早已眾所皆知。台灣此波有至少60個長照機構群聚,死者也是高齡居多。差別是,如今是已有疫苗可預防,也有快篩可早發現的時空。台灣只把長照機構列在疫苗施打的第6順位,而在5月中准許醫院普篩員工與病人之際,也未將長照機構列入。無知與顢頇,導致病毒長驅直入,實為可預防之悲劇。

然而,深入檢視死亡資料,可看到更可怕的三大現象:死得太快、死得不明不白、死得太年輕;而其根本原因,則是政府堅拒普篩,忽視新冠無症狀傳播的特性,以及社區擴散的特點,不僅導致感染黑數太多、傳播無法有效遏止,更造成許多人錯失黃金治療時間,更不用說「快樂缺氧」了,當然猝死與枉死難防。

單以6月6日公布的36位死亡病例來看,就可提供上述佐證。有高達36%的死者是在死後才確診,其中6位更是在到院前就已死亡,另有4位在確診4日內死亡,合計高達47%沒有來得及獲得早期治療。其中36%是在發病5日內死亡,死得如此倉促,亦表示發病早期根本症狀不明顯,連當事人都未察覺。在感染來源方面,僅11人知道其傳播鏈,9人是「萬華區活動史」,另有16人則是不明來源、調查中,也就是將近一半死者感染來源已是在萬華社區之外,由此亦可窺知疫情核心之演變,就連死亡也早已轉到萬華以外了。

更令人擔心的則是所謂「年輕人鬆懈」的問題,不僅呈現在感染者年齡分布上,亦已出現在死亡名單上。5月中以來的疫情死亡名單上,赫見4位僅30多歲、3位僅40多歲的死者!7人中僅4人曾住院,僅2名具接觸史,其餘有2名是萬華活動史、3名不明來源。

根據一項全球的統計估計,全球0~34歲者感染新冠後之致死率為0.004%,35~44歲者為0.068%;若台灣致死率沒有比他國高,則此死亡人數背後可代表之年輕感染數恐高達10294人。對照3級警戒後年輕族群所占比率的上升,不得不說,為家庭拚生計、為台灣拚經濟的這個世代,成了在「要錢不要命」的防疫政策下的代罪羔羊!

而這不正凸顯台灣防疫的失德與失序?明明是顧防疫才可能保經濟,卻不斷用經濟做藉口來阻卻防疫;明明是有科學防疫利器可用,卻用意識形態來阻擋科學、用公權力來妨礙防疫。政治比病毒還毒,枉死者眾、一個又一個家庭悲劇,怎不令人嘆,朱門酒肉臭,苛政猛於虎!

(作者為前國民健康署署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