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警無罪父驟逝 基層嘆「下輩子別當警察」

趙國涵 連裕閔
TVBS新聞網

社會案件層出不窮,警察為了守護治安往往不惜犧牲生命,2019年嘉義發生台鐵殺警案,24歲的鐵路警察李承翰不幸殉職,案件一審宣判,兇嫌因為罹患思覺失調症獲判無罪,引發社會譁然,替警察抱不平。根據銓敘部統計,近五年來警察因公死亡領取撫卹的有65人,是所有公務員裡面最多,其中基層員警就佔了6成,有人形容警察就像是政府跟人民之間的夾心餅乾,如果可以選擇,下輩子別當警察。


圖/TVBS
圖/TVBS

抗議群眾vs.警察(103.03.18):「警察離開,退回服貿,警察離開,退回服貿。」


新北市瑞芳分局員警許慧君:「我們的勤務每天都換班,每天輪班不一定,三班制,比勞工的三班制還不如。」


高雄保大特勤中隊余和謙:「當警察這個工作,你沒有一天是安全的,在路上真的沒有一天安全的。」


圖/TVBS
圖/TVBS

三張犁派出所員警王韋智:「我沒有辦法說我今天出來執勤,巡邏三個小時內不會發生什麼事情,我甚至不知道我今天眼睛張開,我明天還能不能再睜開一次眼睛。」


工作的每一刻都在守護社會治安,警察勤務繁雜瞬息萬變,剛畢業的年紀就得跟危險朝夕相處。


北市信義三張所員警王韋智:「這個工作很多案例啦,像是之前國道警察還有鐵路警察,還有之前我們轄區夜店信義區也有發生殺警察,在從事警察這個行業之前,我大概就跟一般民眾,像你們看到,其實就是像看新聞一樣,一則一則過去,那我們就隨著時間忘記這件事情,直到從警之後,其實感觸還蠻深的,你會覺得它突然從新聞上的事情變成你周邊的事情。」


圖/TVBS
圖/TVBS

曾經發生過的血淚死傷讓年輕的員警很難不想到自己,2019年的台鐵殺警案,員警李承翰在工作崗位上丟了性命,殉職的時候只有24歲。


殉職鐵路警察李承翰母親張秀珍:「有個親戚長輩說,那種時候就是要顧自己,我說你不能這樣說,如果他去傷到別人,算是他的職責所在,依我的觀感,他的職責所在,如果他放了他去傷到別人,良心愧疚,愧疚到時候他想不開或怎麼樣就慘了,要保護人民就注定面對危險,為人父母深深明白,兒子不可能不害怕,但身為警察,這份責任讓他不後退,李承翰因公殉職,悲傷的家人等到的卻是嫌犯的無罪判決。」


李承翰母親張秀珍vs.記者趙國涵:「我們的想法不是說他要判多重,是以後不能再出來危害別人,對吧,有計畫犯案,有計畫無罪,以前做警察是榮譽,現在做警察是給人糟蹋,下輩子絕對不讓他做警察,不要了,會嗎,不要我不要給他做警察。」


圖/TVBS
圖/TVBS

下輩子別當警察,這個心痛的期望充滿對這份職業的嘲弄,諷刺的是,這樣的案例不會是唯一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殉職國道警察王黃冠鈞母親王清英:「當一個媽媽親眼看到自己的孩子全身插滿管子、頭包紗布,甚至不是我們想像中的冠鈞的樣子的時候,媽媽的心是多痛,我的兒子怎麼會撞成這個樣子。」


鏡頭前哽咽落淚,2018年11月23日,國道楊梅分隊21歲實習員警王黃冠鈞處理交通事故遭後車追撞昏迷,最後父母放棄急救,選擇器捐遺愛人間。


殉職國道警察王黃冠鈞父親黃中興:「當我們想到冠鈞還在這個世界上的時候,那樣的一個傷痛就會慢慢減輕,畢竟他也還看得到這個世界,他的心臟也能夠,繼續在別人的身上跳動,可以讓他感受到那個心跳聲,警察沒有完成他的服務民眾的一個使命,但是他仍然把他最後可以幫助人的一些,算是器官或是生命,再付出去給這其他的六個家庭。」


圖/TVBS
圖/TVBS

本身也是警察,做父親的比誰都明白這份工作有多危險,王黃冠鈞的死換來國道警察多了危險加給,還有社會對員警執勤風險的重視,一個警察殉職了,對國家來說是損失了七萬分之一,對一個家來說就是全部。


新北市瑞芳分局員警許慧君:「在我來看是覺得蠻可悲的,因為我一畢業以後,就看了很多同事,很多同期的同學一個一個走,在我那一期,有一台車九人座,一撞就七個人一起,對我們來講很可悲,國家有對我們怎麼樣嗎,也是沒有啊,就是今天公祭嘛,然後大家小心小心,能怎麼樣,服務就是服務嘛。」


從年輕看到老,資深員警說,這份工作遇到的危險充滿不確定性,近年來警察殉職死亡個案年齡層普遍偏低,警政署統計,108年全台員警將近七萬人(6萬9151人),30歲以下的有1萬7863人,占比超過25%,比起5年前(17.41%)增加了二分之一,比例來到近年來的新高,每四個警察就有一個低於30歲,年輕員警幾乎是第一線主力,這個社會所享有的和平是他們用血汗淚水換來的安定。


圖/TVBS
圖/TVBS

北市信義三張所員警王韋智:「小時候看到警察,我都覺得他們是一個很端莊、很富有正義感的職業,我看到他我可能會覺得哇是警察他好棒,會想說我之後有沒有辦法變成跟他一樣,這種可以保護大家的人,那到我從警之後,我發現,其實警察也跟一般民眾一樣,也是會害怕,制服很輕責任很重,我就覺得說,即使我怕但我一樣要往前,不然我怎麼去保護其他人。」


正因為民眾的危害就是警察的職責所在,第一線員警得不分日夜的面對暴力衝突跟危險,當執法公僕被社會視為服務業,人民保母對嫌犯跟民眾得事必躬親,當我們把社會治安放心的交給警察守護,那警察的性命跟執勤安全又有誰來守護?


更多 TVBS 報導
殉職鐵路警父病逝 侯友宜指司法制度應檢討
殉職鐵路警父胃出血病逝 醫:2大致命胃病別輕忽
殉職鐵路警父病逝等不到上訴 民眾黨籲改革體制
殉職鐵路警李承翰父辭世 司法院:將提供必要協助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