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捐腎臟 換給孩子不洗腎的新人生

·2 分鐘 (閱讀時間)
病者母子與林教授合影
病者母子與林教授合影

現年22歲的阿信(化名),大學剛畢業就接受腎臟移植手術,免除終身洗腎的苦難。患有末期腎病的他,從出生開始,幾乎每個月都因為莫名反覆的發燒而進出急診,直到小六醫師懷疑有腎臟問題,經聖馬爾定醫院轉介到中國醫藥大學兒童醫院兒童腎臟科林清淵教授門診,才確診為「先天性泌尿道異常」,錯失最佳的治療時機,從此展開10年的門診追蹤,控制病程發展以延緩洗腎的到來。

當年媽媽帶著阿信來到兒童腎臟科門診,林清淵醫師為了確認是否有雙側重度尿逆流,並評估腎組織纖維化(腎結痂)的嚴重程度,安排「膀胱輸尿管尿逆流檢查」與「核子醫學檢查」發現雙側尿逆流導致一邊是第5度尿逆流,另一邊因持續尿逆流已萎縮,顯示阿信的腎功能已進入「慢性腎臟病」第三期(IIIb)。

往後十年,林醫師持續追蹤阿信的病程,延緩腎病的進行,然而,仍敵不過腎絲球濾過率(eGFR)指數逐年下降(GFR<5即開始洗腎)的速度,今年6月必須開始進行血液透析,不捨阿信一週三次的洗腎生活,媽媽決定將懷胎10年的想法生出來-將自己的腎臟換給孩子,母親平靜地說:「畢竟是自己的孩子啊!才剛成年準備進入社會,總是希望能給他一個新的生活!」主動跟林教授討論後,由於媽媽身體健康是家族中唯一沒有慢性病的人,經過中國附醫泌尿科門診進行腎臟移植術前評估後,由張兆祥教授順利完成腎臟移植手術,母子很快平安出院。腎臟移植後並非治療的結束,未來阿信必須定期回診,追蹤腎功能及調整抗排斥藥物的劑量、種類,同時也要照護媽媽的單腎功能健康。

當產前超音波或產後超音波檢查、尿液篩檢、尿常規檢查有異常或反覆泌尿道感染時,家長應有警覺並尋求兒童腎臟專科醫師重新看腎臟超音波並診查,期能在第二段防治早期發現病因,予以監控不要進到慢性腎臟病,因為病程若進展到第三段慢性腎臟病,則最終還是會演變成末期腎病,那時便需要腎臟移植才能做根本治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