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必學:「抱歉」課

愛的培養皿

撰文/今周刊書摘   老師該教,卻沒教的事(寶瓶文化)  吳緯中

 

學習向老師說抱歉

在開平餐飲學校,幾乎所有校內大小的活動皆由學生主辦,甚至包含一年一度盛大活動——校慶。

孩子們在承擔的過程中,需要自組成團隊、分配工作、撰寫企劃,在有限時間內挑戰心理與生理的極限,他們會犯錯、會停滯,合作上常阻礙重重,對話時也常雞同鴨講。

舉辦校慶的時程上有一個重要時刻,就是核心團隊需要踏入教師辦公室,向老師們提出此次校慶的草案。

然而,我身為此次校慶的負責老師,前一晚才剛目睹了他們經歷過一場尖銳、充滿情緒字眼的會議。

隔日一早,老師們在辦公室準備好了,熱切期待著孩子們的簡報。我一失神,下一刻孩子們已入門開始介紹,我忐忑難安。

他們穿著正式服裝,努力發表他們兩個星期以來的準備,他們的簡報明顯不夠扎實,也不具說服力,但令我驚愕的,是簡報完後,學生活動執行長帶著全體九十度向老師鞠躬道歉,承認自己準備不足,小組內還未達成共識,希望老師們再給他們一次機會。

這令人動容的一幕讓我感到安慰與放心,雖然活動告急,他們身上虛心、肯學的特質卻也日益顯露。

我知道他們鬥志仍在加溫,即使好強也懂得節制;只要肯低頭,下次抬起頭來,必定能看見更多。

 

滑稽的校園道歉模式

我一直覺得,道歉是人格養成很關鍵的一環;一個人若是少了它,那會平添多少的愚妄和驕狂。

道歉本身是一件慎重、有分量的舉動。每次說「對不起」的時候,這三個字都應該鏗鏘有聲,而不是如史萊姆般疲軟乏力。

然而,在現代的校園中,帶著學生學習道歉是一件無比困難的事,因為新聞、電影、書籍中充斥著太多拙劣、浮濫的示範,讓人以為:

● 做錯了、得罪人了只要矢口否認,將黑的狡辯成白的就好。
● 說對不起是件稀鬆平常的事,可以掛在嘴邊輕浮的出口,內心卻毫無誠意。
● 真正下不了台、逃不過必須道歉時,只要面對鏡頭演一齣灑狗血、淚眼汪汪的橋段就可以了。

最後道歉變成了套公式:做錯了→說不過人→只好說:「好,我道歉。」→繼續做錯。

所以在學校最常上演的老哏「道歉劇」,就是吵架或打架的雙方被老師不情不願地拎進辦公室,經過不情不願地釐清事發經過,再不情不願地彼此說抱歉,最後附加上不情不願地握手和解。

受害的持續受害,害人的繼續害人,什麼也沒有改變。

 

關於道歉的九個思考與建議

願意道歉值得喝采,然而我們都曉得,某些道歉只會讓事情更糟,還不如不要道歉比較好。

道歉不是獨角戲,自己演、自己開心;道歉是雙人舞,必須一來一往。若你的道歉沒有傳達給對方,那又何須道歉呢?

如何說對不起,才能讓人舒服,也讓自己舒服?我認為真實的道歉至少包含了九個值得注意的地方:

1 永遠不要做出虛假的道歉

道歉不是只在嘴巴裡,動動嘴皮子就好,它必須心口如一;別把對方當傻子耍,倘若他在乎,他一定分辨得出你道歉的真偽。

如果你不是真心的,就不要道歉;因為虛偽的道歉對受傷的人是更深的羞辱,是加倍的傷害。

2 道歉是同理心的展現

說抱歉讓人能走出個人對事物的詮釋,並聽見別人口裡不同故事的版本,去尊重人的受傷、感受人的情緒,並去理解你所傷害之人的世界觀,即便那是個讓你感到陌生、需要花時間咀嚼的世界觀。

3 道歉不代表從此之後,不須負起責任

不要讓說抱歉變成一種耍賴的表現。做錯事之後,只要攤開雙手、聳聳肩,卻絲毫不想做出進一步修復的動作,好像事不關己。

如同在說:「對,我就是對不起你,啊然後呢?」那是幼稚至極,如同流氓般的行為。

4 伴隨著道歉而來的,是一種承諾

承諾你會改變,改變心態、改變口氣、改變行為;如果你沒有意圖改變,那就不要道歉。
那樣的道歉令人心寒,且是空洞的言語,註定消散在空氣中,毫無重量。

5 道歉了之後,不要說:「但是」

道歉沒有「但是」,不是彎腰道歉了之後,你就可以立即把腰挺直,指著別人鼻子說:「但若不是你……我就不會……」

道歉不是一種談條件的手段,好像你道歉是件多麼了不起的事,道歉完了就可以理直氣壯去談判,去把之前道歉所失去的討奪回來。

6 道歉不是作秀,不須大擺陣仗

跟誰有關的事,就跟誰道歉。

你對不起一個人,不用在一百人面前對他說,因為那是作秀,僅僅顯示你有多麼偽善,搭起台子來炫耀你是多麼的做作。

7 道歉不只是言語、不只是文字

當你道歉時,對方聽見的不僅是道歉本身的內容。對方聽見、看見、感受到的更是你的態度、氣息、聲調、臉部表情、與你所有察覺與沒有察覺到的細微動作。

是的,你口裡在說抱歉,但你身體所述說的語言呢?別讓身體背叛了語言。

8 道歉無須低聲下氣、矮化自己、任人宰割

道歉也可以保有尊嚴,所以無須乞討、哀求別人的原諒,讓自己的人格像車道上的寶特瓶不斷被車子撻伐輾過。

你無法強迫人接受你的道歉,因此不必過度卑屈自己,只須以最大的努力展現真誠,好好地說抱歉,然後接受並尊重對方的反應。也許他還需要時間,甚至也許他終究就是無法原諒。

9 道歉不是屈辱,而是學習的開始

道歉代表你有反思的能力,能謙卑下來、能負起責任、能面對壓力、能健康地抒發情緒、能意識到自己在群體間的角色,而這些,都是領導者必須學習的關鍵能力。

 

學習向學生說抱歉

我是個經常向學生道歉的老師,我覺得犯錯很正常,因為我是個人,存在著太多的不完美。不犯錯的人是可疑的,而犯錯不認錯是可悲的。

一次期末,我迷糊地在成績上犯了錯,後來雖然解決了,和孩子們的心結卻沒有鬆綁。
最後一堂課我懷著沉重的心,刻意字字分明、緩緩地對孩子們說:

「在這件事上,老師想得不夠清楚,粗率地做出決定,因此帶給你們一些心理與實質的影響,我真的感到很抱歉,請你們能原諒我。」

聽我說完後,我注視著孩子們的眼,空氣凝結了三十秒。

那一刻,我覺得我與孩子們心中有真實的交流,我感到被赦免,他們感到被尊重,而我們之間的距離,更親近了一點。

 

面對自我、跨越心裡的高山

我自己是個視臉皮如命,自視甚高的人,但長久以來在人際上挫敗的經驗告訴我:做錯了,就道歉;犯罪了,就悔改。

沒有那麼複雜,也沒有想像中的困難。不用找迂迴的方式解決,也不須搞手腕、耍心機。直接面對源頭,面對深沉、有重量的恐懼,才是最有效的路。

想像中的高山總比實際的山來得猙獰高峻。

比起折磨人的道德困境、壓得喘不過氣的愧疚,道歉後的救贖顯得無比的寬心。

真實的道歉,不是攤手將主導權交出去,而是收回主導權、解開內在的糾結、重新洗滌自己,讓你能繼續穩妥地生活下去。

 

延伸閱讀
如何面對生氣的人?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