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派被趕盡封絕的「一國兩制」要不得!

·5 分鐘 (閱讀時間)
圖片來源:AP
圖片來源:AP

近一年來,北京築起層層銅牆,把香港的民主前景封住了;近日中共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發表講話,再架上鐵壁,使得香港的民主之路更被完全堵死,香港一國兩制在政治層面上幾已灰飛煙滅。

夏主任回顧《港區國安法》實施情況,同時勾勒香港長遠願景,宣告中央對治港者的要求,殺氣騰騰,不留一點自由空間。他要求治港者必須「敢於鬥爭」,強調「絕不容許任何一個反中亂港分子」,以任何方式混進特區管治架構。夏大人形容這是「鐵的底線」,對於參選資格的把關勢將「從嚴從緊」。

其實,不等北京拿出棍棒驅趕,香港的立法會民主派早已集體辭職,近日區議會的民主派因為面臨被取消資格風險,屆時可能被追繳就職以來領的全部公款,所以也成群結隊辭職。在「完善」後的選舉新制之下,未來也不會有任何民主派人士獲准參選,即使有漏網之魚「混進」特區政府的管制架構,也將隨時被「取消資格」的機制踢出去。

北京口口聲聲說「愛國者治港」不搞清一色,但未來除了紅色還能出現別的顏色的民意代表嗎?別逗了!民主派已經偃旗息鼓,民主人士將被趕盡封絕,香港民主即將窒息。用親北京人士的話來說,展望未來,香港「反對派退出香港的歷史和政治舞台,『愛國者治港』全面鋪開」,結果將是「『一國兩制』事業不斷開拓,為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發展奠定牢固根基」。果若如此,香港一國兩制未來的發展必然僅限於經濟層面,資本主義制度維持不變,至於民主政治制度,退出政治舞台則將毫無懸念。香港一國兩制垂示台灣的功效將完全喪失,留下的將是負面樣本,讓台灣人聞風更加壯膽反對。

民主政治的正常運作起碼要有「忠誠的反對派」參與,否則就是極權體制,毫無民主成分可言。香港特區政府原來確實有「忠誠的反對派」存在,而且勢力趨於強大,但一年來他們多被視為「亂港分子」,北京欲除之而後快。中共一向重視「成分分析」,有親北京學者就將反對派區分為「忠誠的反對派」、「半忠誠反對派」和「非忠誠反對派」三類,主張予以區別對待。

「忠誠反對派」指那些「真誠接受回歸後香港的憲制秩序、願意尊重和遵守國家憲法、香港基本法和香港本地法律」的反對勢力;「非忠誠反對派」指那些不承認現有憲制秩序的反對勢力,他們的目標是要「推翻現有的政治體制」;「半忠誠反對派」則指那些儘管基本上不承認現有政治體制和不信任中央,但仍然願意通過競選和委任渠道參與其中,他們明知在現行體制内没有機會成為執政勢力,所以竭力發動體制內和體制外的力量來推翻或大幅改變現有體制,好讓自己有執政的可能。

這個分析大體不錯。問題在於誰是哪一類的反對派,完全是由執政當局委派的組織認定,當事人沒有辯駁餘地,而且官方擁有生殺大權,認定之後逕予處置,直接判處其命運,完全沒有選民置喙的餘地。在新的選舉制度、資格審查機制和港區國安法三把大刀伺候之下,不僅「非忠誠反對派」沒有任何參與機會,即使是「半忠誠反對派」也沒有入場資格,至於「忠誠反對派」,那就全看有沒有扮演民主的櫥窗角色作用,過猶不及都不成,必須恰到好處才有生存空間。

在北京和港府看來,「非忠誠反對派」人數原來很少,而「忠誠反對派」其實也十分罕見,絕大部分的香港反對派人士實質上可歸類為「半忠誠反對派」,他們一方面要贏得職務和議席,另一方面則藉機指控現行政治體制不公,並且提出改變現有政治體制的要求。由於香港人普遍存在反共或反中情緒,對政府施政頗多怨懟,對於經濟社會現狀普遍不滿,心懷民主願景,所以「半忠誠反對派」紛紛迎合主流民意,這在執政當局看來,就是滑向「非忠誠反對派」,無法再容忍,因此從多方面予以封殺。如此一來,反對派就只剩下區區可數的「忠誠反對派」,只有這幫人還有立足空間,而且站立在不穩的地基上,哪裡還有民主可言?

別矣,香港民主!別矣,香港政治層面的一國兩制!別矣,香港一國兩制對台灣的示範作用!

【作者 陳國祥/政治大學新聞系、新聞研究所碩士,台灣資深媒體人,曾任中央通訊社董事長、中央選舉委員會委員、《自立晚報》總編輯、《中國時報》總編輯、《中時晚報》社長、臺北市政府客家事務委員會委員、《中國時報》特約主筆、時報育才董事長。 現為<大師鏈>傳媒顧問】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