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黨議員提案增加大法官人數 眾議院議長裴洛西:「沒計畫」表決此案

簡恒宇
·4 分鐘 (閱讀時間)

1983年,時任美國聯邦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副主席的拜登直言,前總統小羅斯福提出「法院重組」計畫,要增加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人數是「笨蛋想法」,但他現在成立委員會評估增加大法官人數,民主黨議員16日也提出法案,讓大法官從現有9人增至13人,不過聯邦眾議院議長裴洛西同日表明「沒計畫」表決此案。

當被問及是否支持增加大法官人數的法案,裴洛西(Nancy Pelosi)在例行記者會上明確表示「不支持」,強調自己認為「此議題應被仔細思考,這點毫無疑問」,但稱「支持(拜登)總統的委員會討論這類提議...... 我不知道這想法是好是壞,我只認為要仔細考慮」。

裴洛西說,美國因國土面積、經濟挑戰增加,歷史上曾討論增加大法官人數,「這或許有其必要,但回到正題,我不打算把此案交付院會表決」。這項增加大法官人數的法案由聯邦眾議員納德勒(Jerry Nadler)、瓊斯(Mondaire Jones)、強森(Hank Johnson)及聯邦參議員馬基(Ed Markey)共同提出。

美國民主黨國會議員聯合提案,把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人數從現有的9人增為13人(AP)
美國民主黨國會議員聯合提案,把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人數從現有的9人增為13人(AP)

美國民主黨國會議員聯合提案,把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人數從現有的9人增為13人(AP)

裴洛西不挺增大法官人數法案

強森告訴《富比世》(Forbes),對裴洛西的態度並不會感到「驚訝或失望」,因為該法案才剛被提出,「會遇上很多情況」,並稱自己身為眾院司法委員會法院小組主席,會就此議題舉行聽證會。另外,身為共同提案人的納德勒則是眾院司法委員會主席。

納德勒表示,相信裴洛西和其他議員會支持此案。瓊斯則稱,若裴洛西表態會把法案交付院會表決,他反而會「大吃一驚」,「我不想變成這樣,因為我們正與黨內同僚討論,爭取支持此案」。馬基強調,提出該法案有其「必要性」,「我們今天提案討論,而非今日告終」。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人數增加案,聯邦眾議院議長裴洛西表明不會把法案交付院會表決(AP)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人數增加案,聯邦眾議院議長裴洛西表明不會把法案交付院會表決(AP)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人數增加案,聯邦眾議院議長裴洛西表明不會把法案交付院會表決(AP)

不過參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杜賓(Dick Durbin)向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坦言,自己尚未準備好討論此案,也不會交付委員會表決,「我還沒準備好支持」,強調會等白宮成立的委員會的討論結果。同為民主黨人的聯邦參議員布魯曼索(Richard Blumenthal)也持相同看法。

金斯堡生前不挺增大法官人數

2016年的美國副總統候選人、維吉尼亞州聯邦參議員凱因(Tim Kaine)直言:「我還沒被說服贊成大法官人數必須增加。」此外,已故大法官金斯堡(Ruth Bader Ginsburg)2019年接受美國國家公共電台(NPR)訪問時稱:「9是個好數字,且也維持很長一段時間了,我認為小羅斯福(Franklin Roosevelt)提了壞點子。」

小羅斯福1937年提出法院重組計畫(court-packing plan),立法授權總統可以為年紀滿70歲又6個月的大法官任命繼任者,最多不可任命超過6名,當時大法官人數與今日一樣是9位,而小羅斯福的計畫最終失敗,因為民主黨議員認為不合憲,且目的是想要有較多支持新政(New Deal)的大法官。

美國《憲法》並未明文規定大法官人數,最初依據1789年的《司法法》設置6人,1801年曾立法改為5人,隔年又改回6人。隨著美國領土擴大,大法官人數在1807、1837、1863年分別增為7、9、10名,1866年減為7人,隔年再減1席,1869年通過的《司法法》則規定9席大法官,延續至今。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拜登靜待委員會討論結果出爐

由於前大法官史卡利亞(Antonin Scalia)2016年驟逝、甘迺迪(Anthony Kennedy)2018年退休,加上當時控制參院多數席次的共和黨認定要由新總統提名史卡利亞的繼任者,讓就任美國總統才1年的川普連續提名2位保守派大法官,2020年金斯堡辭世,川普再提名大法官,聯邦最高法院自由派大法官剩3名。

民主黨2016年就有增加大法官人數的想法,不過拜登與川普2020年9月進行首場總統大選辯論時,未正面回應是否支持增加大法官人數,但隨後表明會成立委員會討論此議題,而他4月9日宣布成立36人的跨黨派委員會,白宮發言人莎琪(Jen Psaki)15日稱,拜登不回應民主黨議員的提案,靜待委員會討論結果。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歐巴馬健保存廢》單一條款違憲就整部法律失效?美國保守派大法官這麼看
相關報導》 擔心美國大選「被偷走」?紐約大學專家:我們的制度比想像中還強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