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意論壇】拜登入主白宮,美國民主已死?

文/獨傲村夫
·11 分鐘 (閱讀時間)

隨著1月20日拜登入主白宮,美國大選宣告落幕,然而川普始終沒有承認敗給了老拜,而是民主黨「偷」了這次選舉,選舉不公,疑雲重重,許多人心中都留下一個疑問:美國民主是否已死?

美國的民主建立在三權分立,加上第四權──媒體,不過這次選舉暴露了行政不中立,法官毫無道德勇氣,共和黨與民主黨同流合污,媒體淪為左派的傳聲筒,社交媒體成了扼殺人民言論自由的劊子手,支撐民主的四根柱子損壞,美國的精神價值何在?華盛頓暮氣沈沈,盡是一些七老八老的職業政客,白宮有個忘了國防部長名字的拜總統、笑起來可是會讓人渾身起疙瘩的黑賀、參議院有個老狐狸麥康納爾、眾議院有個瘋婆子佩洛西,矽谷有個數位獨裁者扎克柏,這仍是你我嚮往的民主自由國家嗎?

回顧此次大選,華盛頓上演了一幕一幕比電影還離奇的劇情,幕後若沒有一股龐大的勢力在操盤,憑老拜那副德性,能超越歐巴馬、希拉蕊,拿八千萬票?

不久前,左派的《時代雜誌》刊登了一篇文章〈影子選戰拯救2020選舉之祕史〉,作者是曾為佩洛希作傳的茉莉.波爾(Molly Ball),以一萬多字的篇幅,洋洋灑灑,敘述了這場密謀已久的大戲,把它描繪為一場跨黨派、跨意識形態的巨大行動,展現人民力量,打倒了「獨裁者」川普,「拯救」了美國民主的世紀之舉。儼然是深層政府定調的說法,堪比中共的大外宣。民主黨找個好理由來幹壞事(Do bad things for a good reason),編個好故事來漂白自己的罪行。政變得逞,陰謀家沾沾自喜,舉杯慶祝。邱吉爾說過,「真相太可貴,以致於必須僱用謊言來當保鏢。」沒錯!就是因為真相太醜陋,所以要把阿桑吉(Julian Assange)關起來。

依該文敘述,這次扳倒川普是一場大咖砸錢搞的陰謀(a well-funded cabal of powerful people),工商巨頭結合了民主黨、共和黨內的反川派、體制內的官僚,還有BLM、Antifa之類的極左派,總動員,以確保川普不當選,讓美國民主得以維繫。要「保衛」美國的民主,就光明正大,何須搞陰謀如此勞師動眾?聽起來,像是一群有頭有臉的名流騙了銀行的錢,說是必須用「詐騙」來維護「信用」體系,這豈不是把你我當傻瓜,拿我們的智商來開玩笑?

影子選戰團隊按表操課

2020影子選戰團隊一年多以前即已組成,並展開運作,他們利用各種管道影響選民的認知,籌集資金,招募員工來協助數百萬初次使用郵寄選票的選民,促使各州改變投票系統以及法律,指導主流媒體控制資訊,迫使社交媒體封鎖挺川陣營的聲音,大力宣傳每張郵寄選票都必須計算,阻止法院受理川普團隊提出的任何法律訴訟,嚴控每個有可能出狀況的壓力點,確保拜登的得票成果,保證拜登「凍蒜」,以防川普推翻選舉結果。萬一翻盤,他們甚至計劃11月4日後,動員150多個所謂的自由派團體,以「保衛選舉結果」為名,在全美各大城市發動400場示威活動。

諾姆.艾森(Norm Eisen)很可能是上述行動綱領的策劃者,他是歐巴馬唸哈佛法學院的同學,2008年歐巴馬投入大選時的軍師,經由這位猶太裔法官的牽線,高盛集團成了歐巴馬幕後最大的金主,在艾森運籌帷幄下,歐巴馬成功的登上白宮寶座,成了美國史上第一位黑人總統,其內閣係花旗銀行主管弗洛曼(M. Froman)提供名單給他挑選,其實他只不過是華爾街的奴僕而已。去年擔任眾院民主黨法律委員會顧問對川普進行彈劾的艾森,二年前策動「選民保護計劃,Voter Protection Program」,籠絡了許多共和黨員,展開倒川的行動。可見此人真是神通廣大,非將川普逐出白宮而後快,這次倒川大戲的幕後導演。

另一位號稱是民主黨巫師(wizard)的麥克.波霍策(Mike Podhorzer),是選戰幕後的操盤手。波霍策曾擔任美國產勞聯合會(AFL-CIO)資深顧問長達二十多年,深諳政治謀略,多年前成立了「分析者學院,Analyst Institute」,這是一家鑽研如何應用科學方法來打選戰的祕密機構。去年三月,波霍策草擬一份祕密的備忘錄,設想如何佈局阻絕川普連任之路,他並推演川普會對選舉結果不服,指控民主黨作弊,並號召其支持者抗爭。因此,必須未雨綢繆,擬定對策破解川普的「陰謀」。

為了把走「美國優先」路線的大右派川普趕下台,波霍策召集所謂的自由派、進步派、各州的民間團體,以及不被人知的組織,組成所謂的「民主保衛聯盟,Democracy Defense Coalition」,使用筆電,每日花了好幾個小時,與各路人馬舉行「焦距 ZOOM」會議,使他成了幕後運作關鍵性的角色。

武漢肺炎幫民主黨大忙

波霍策深知,要將反川的政治鬥爭進行到底,就必須結合州議會、矽谷的科技業、大製藥廠、聯邦議會,以及BLM這類上街搶劫的「種族正義者」和高舉鐮刀旗的馬克斯主義者Antifa,形成強大的反川聯合陣線。

中共製造武漢肺炎,幫了民主黨的大忙,給了拜陣營逆轉勝的機會。病毒蔓延美國,各州的選務人員需要口罩、手套以及消毒劑,反川聯盟向矽谷求助,扎克柏捐了三億美元,各州利益均霑。聯盟外圍組織則提供五花八門的「技術建議」,例如指導州選務人員,如何將投票箱放在適當的地點、使用計票機器以及處理郵寄票,還派了一位新聞祕書來幫他們發佈新聞。

波霍策的「分析者學院」透過選民資料分析,知道川普的支持率被低估,郵寄票乃拜登獲勝之關鍵。因此,反川聯盟利用電郵、社交媒體,甚至抖音,大力鼓吹採用郵寄選票,而且每張郵寄票都須計算。在37州和華盛頓特區,他們成功的推展了郵寄選票,佈署在各州的拉票部隊,挨家挨戶,催促民眾採用郵寄票,去年8、9月,聯盟在搖擺州寄出了1500萬份郵寄選票申請書,有450萬選民回覆。2020年大選,美國有一半的選民使用郵寄投票,1/4的選民提早投票,只有1/4依照傳統在選舉日當天去排隊投票。

郵寄票容易造假,川普當然會質疑,民主黨眾院領袖葛哈特(Dick Gephardt)預先向州務卿、檢察總長、州長,打了預防針,宣稱郵寄票不容易作弊,川普若指控民主黨作弊,就別中計。紅皮藍骨的前共和黨員萬普(Zach Wamp)也加入反川聯盟,發文告訴川普的支持者,這是一次重要而誠實的選舉,郵寄票真實可靠。不過,有一萬多選民從墳墓寄出選票,確有其事,不是Fake News。

在一向是民主黨的票倉的黑人社區,反川聯盟也強力動員,領導「打工家庭黨, Working Families Party」的史坦普(N. Stamp)組織了「捍衛選舉」大隊,教導黑人選民把投票

當作上街開派對,踴躍投給拜老一票。同時也招募數千名黑人在投票所工作,以防止白佬來干擾計票作業。此外,反川聯盟也模擬川普鐵桿支持者「驕傲男孩」在選後,可能會

持槍上街抗議,屆時,他們就動用Antifa來跟他們對幹。

反川成員勞拉奎因(Laura Quinn),幾年前成立了一項祕密計劃,研究如何阻止「假訊息」在網上散佈,她的解決方案就是將「內容」從平台移除,並封掉發佈者的帳號。2019年11月,扎克柏邀請了九個「公民權利團體」的領導人聚餐,會中他們進行腦力激盪,討論2020大選如何將奎因的方案派上用場。被拜登提名為助理檢察總長的古帕塔(Vanita Gupta)也參與了那次餐會,古帕塔隨後與推特執行長多西(Jack Dorsey)及其他科技老闆密談,多西去年將川普在推特的帳號永久移除,顯然早就有預謀,川普竟然被矇在鼓裡。


經過2020大選,有識之士對美國的民主自由法治能否維繫,憂心忡忡。不過,可喜的是,美國保守勢力正在崛起,他們將再造美國,擦亮民主品牌。圖/擷自網路,作者提供
邁向勝利之路五大步驟

身為AFL-CIO資深顧問,波霍策也運用其影響力,促使美國的製造業、經銷業、零售業、工商大老以及福音教會,在選舉日當天,聯合發表了一份聲明,呼籲媒體、候選人、社會大眾,要信任美國的民主制度,尊重投票的結果,不要有騷亂的事情發生。

波霍策在其備忘錄,列出邁向勝利之路的五大步驟,先贏得選舉,再贏計票、認證、選舉人團、過渡團隊接管。達成五大步驟,即可逼退川普。儘管川陣營的鮑威爾律師提出大量選舉舞弊的證據,選票有問題的州,州長不理不睬,檢察官毫無動作,聯邦調查局也按兵不動。有人使用簡單的算術,揭穿民主黨不可能不作票,媒體都變成駝鳥。顯然深層政府設置重重關卡並嚴密把關,法官遭受到巨大的壓力,因而連法律這道最後防線也告失陷,這也解釋了為何聯邦最高法院對川普提出的訴訟,一律駁回的原因。事實上,川普是孤軍奮戰,也指揮不了軍隊,不得不認輸,百般無奈,揮淚告別白宮。

政評家Jim Quinn把川普比喻為一頭頑強不屈的騾子,四年前,這位原本跟共和黨無淵源的圈外人,意外的打敗了深層政府屬意的希拉蕊,進駐白宮,誓言抽乾華盛頓沼澤,卻被沼澤的大鱷咬得遍體鱗傷。川普當然不是因為政績不佳,不受人民支持而被趕出白宮,而是他桀傲不馴,難以駕馭,不買華爾街那幫人的帳。在Quinn看來,深層政府既然費了那麼大的勁才降伏了這個體制內的異類,就會繼續追殺他,直到他淡出政壇。因此,川普不太可能三度參選,東山再起。

美國記者艾倫(Mark Allen)在〈川普及其對美國最大的貢獻〉一文指出,儘管左媒極力醜化川普,四年來,他為復興美國而奮鬥不懈,有目共睹,這將使得他成為美國現代史上最重要的政治人物,而他對美國最大的貢獻是暴露了政治體制的腐敗、政客的虛偽狡詐、媒體的墮落以及政商勾結陰暗的一面。或許他連任失敗是一件好事,許多活在幻覺中的美國人驚醒過來,原來撒旦正在摧毀他們的民主殿堂。

美國民主是否已死?見仁見智

民主黨選舉作弊,內毀聯邦憲政,外傷美國形象,付出的代價不可謂不大,如果世界上最有權勢的兩個R氏家族可以操縱選舉,剝奪多數人選擇的權利,等於用錢買下國家,政府私有化,總統由一趴有錢人來決定,美國形同寡頭(oligarch)政治。選舉只是形式,民主失去實質的意義。

掌控參眾兩院的民主黨,食髓知味,3月初通過HR1法案,放寬選民的資格,允許利用網路投票,將投票年齡降至16歲,這將使得陰謀家更容易利用科技來竄改選票數據。選舉若缺乏公信力,民主制度何以維繫?

把一個癡呆老人送進白宮是左派的計謀,否則《時代雜誌》2020年的封面人物一如既往,理應只出現拜登的相片,何以違反慣例拜賀同框?寓意甚明,老拜在白宮的日子不多了,賀錦麗接班已成定局。左派當家,美國未來的政治發展,實在不容樂觀。親中的左賀到底對台灣持什麼立場?台灣人不可掉以輕心。

經過這次大選,托克維爾筆下的「美國民主」是否已死?見仁見智,似乎言之過早。川普主義不會消失,支持他的民眾已體認到邪惡的左派勢力正在腐蝕美國的社會,傳統價值日漸衰微,憂患意識將激發保守派再起,振衰起敝,扭轉乾坤,再度擦亮美國民主招牌,恢復自由女神的光彩。畢竟世界需要一個強大的美國來捍衛民主自由的價值,來伸張正義,來對抗紅色的中國,台灣才能夠免於中共的併吞,得來不易的民主自由也才有真正的保障。

論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臺,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