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調再次被打臉後

周韻采
·3 分鐘 (閱讀時間)
(示意圖/shutterstock)
(示意圖/shutterstock)

美國大選前先生問我:「川普與拜登誰會贏?」我說應該是拜登吧!主流媒體民調顯示拜登在全國及各州都呈壓倒性的領先。雖說2016年主流民調慘遭滑鐵盧的餘悸猶存,堂堂民調祖師爺的美國豈能吞忍此奇恥大辱,民調界因此還發表檢討報告,選前並信誓旦旦比較今年與4年前差異,強調拜登享有「堅實」的領先,所以我以為民調界應已修正錯誤,做了正確預測。沒想到,4日晚間一開票,主流民調再次被狠狠打臉。

這不是意外,而是民調界系統性地低估了川粉/保守派選票。今年民調界以已決定支持對象者的比例比往年高,且對教育程度此人口變數加權,讓外界誤以為隱性川粉的問題已解決。但民調界又錯了:社群媒體興起,讓川粉可在同溫層裡大鳴大放,不屑對主流媒體表態,故拒訪率偏高,加權也無法改善。且民調機構過早封關及預測,無法處理後來表態或改變意向者,造成失誤。可見選民心態已徹底改變,使得科學化的抽樣民調失效了。

這使我想到2018年監測台南市長選舉民調的情形。由於年輕族群在民調中往往被加權兩到三倍,失真太嚴重,且他們投票率偏低,故我大膽地揚棄台灣民調界通用的加權數字。其次,投票不像民調僅動嘴表態,是有成本的,故應著重在有投票意願者的支持度,而非全體選民。第三,選情變化迅速,必須監測到投票當日,才能正確估計。結果我們內部修正數字與實際得票率僅有2%的差異。

固然從後設角度言,拜登與川普在激戰州如賓州、威斯康辛州、喬治亞州及亞利桑那州的得票差距皆小於1%,遠低於民調通用的誤差區間(±3.5%),即測不到的死區,而不是民調不準。但ABC電視網與《華盛頓郵報》10月底調查威斯康辛州戰況,預測拜登領先17%;及原先預測可翻轉的佛羅里達州和德州,川普反取得3~5%的勝選,這些離譜的例子說明所謂的科學量化民調是如何的不科學,只看數字的民調專家也不過是玩弄數據的江湖術士罷了。經過兩次大選挫敗,民調界勢必要建立另類方法論,讓新的神祗顯靈,如同蓋洛普1936年正確預估民主黨的小羅斯福勝選一般,否則未來4年民調將從競選行業中除名。

民進黨被外界質疑押錯寶之際,小英應也頗感委屈,在這麼激烈的選舉中,川普本就有濃濃的連任機率,何況川普內部民調也顯示會贏。只能說上帝也玩平衡遊戲,上次運氣送給川普,這次就給拜登。而台灣婆娑島國,是沒有本錢與上帝對賭的。(作者為元智大學資訊管理學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