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選獨裁的惡例開了

·3 分鐘 (閱讀時間)
(本報系資料照片)
(本報系資料照片)

民進黨21日挾人數優勢,在立法院以突襲的方式,將110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自委員會抽出逕付二讀。民進黨此舉不但創下毀憲亂政的惡例,更意味我國的憲政體制恐將從民主政治走向民選獨裁。 

回顧我國民主化後的總預算審查三讀歷史,總預算在前一年度的12月底或該年度1月完成三讀皆有前例可循。甚至96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還是在當年的6月才完成三讀,但即便當年總預算在立法院卡關、延宕半年之久,該年度中央政府轄下各機關也沒有發生政務推動停擺或是公務員薪資延期給付狀況。民進黨以總預算未過恐影響政務推動為由,顯然是強詞奪理,為自己毀憲亂政的行徑擦指抹粉罷了。 

此外,蘇貞昌為了遂行對國民黨在四大公投案立場與行政院相左的政治報復,不但附和民進黨毀憲亂政將總預算逕付二讀,甚至還暗示軍公教加薪與育兒津貼加碼補助兩案,恐因預算審議而受影響。殊不知,軍公教加薪為人事費用一環,屬於法定義務支出,不受預算審議影響。若行政院堅持非要相關預算完成三讀才願實施,依照賴清德任內加薪前例,亦可以回補方式為之;至於育兒津貼加碼補助部分,行政院早於今年7月就先斬後奏,以向就業保險基金周轉費用的方式上路,亦同樣不受預算審議延宕影響。 

事實上,除了總預算審查程序法有明文規定外,預算法第54條亦有明文規定,預算未能如期三讀時的因應辦法,相信行政院與號稱立院老兵的柯建銘不會不清楚。但何以民進黨仍執意明知故犯?顯然是為了透過不斷地挑戰自己的「恥度」與人民忍耐的極限,好替民選獨裁鋪路。 

民進黨在野時期,為避免國民黨將所有議案都透過表決方式處理,故特別強調委員會中心主義的重要性。此外,為了爭取更多的談判籌碼,亦要求建立不以人數多寡為計算基礎的朝野協商制度。然而,這一切保障少數黨問政空間的議事制度,在民進黨取得完全執政權之後,就顯得格外礙事,欲除之而後快! 

民進黨此次趁成功抵擋四大公投之際,立即將總預算逕付二讀、交付協商,背後的政治目的,其實並不是單純只是希望加速預算通過時程而已。民進黨真正的目的是希望藉由總預算案起頭,以徹底剝奪在野黨提案權與杯葛能力。日後,總預算案不論游錫堃是否召集協商,抑或是協商朝野是否有共識,只要民進黨拖過1個月的冷凍期,即可將預算案逕自表決,形同實質廢除朝野協商功能與去委員會中心主義。 

今日香港、明日台灣是民進黨最常訴說的選舉口號。但當民進黨一面聲援香港民主時,另一手卻沒收台灣民主,是何其諷刺!此次總預算案惡例一開,勢必不會是唯一的特例。 

不久的將來,更具爭議的竹竹合併升格案,必會比照辦理。民進黨將以同樣跳過委員會審查與弱化朝野協商的方式,直接強渡關山表決處理,讓立法院成為民進黨的立法局!(立法委員國會辦公室主任)

更多相關新聞
總預算逕付二讀連6錯 國會墮落
國民黨痛批違憲 綠委嗆:一群哭鬧的巨嬰!
趙少康狠嗆民進黨:到底急什麼?
逕付二讀爭議今協商 若破局表決大戰
藍嗆全武行 綠稱有轉圜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