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融資承諾未達標 恐增添氣候峰會失敗風險

·4 分鐘 (閱讀時間)

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26次締約方會議(COP26)即將於10月31日到11月12日在蘇格蘭格拉斯哥(Glasgow)登場,先前承諾提供脆弱國家每年1,000億美元資金,應對氣候問題的已開發富有國家,近日承認要到2023年資金才能確實達標,氣候專家警告,缺乏資金幫助較窮國家對抗氣候變遷,可能增添氣候峰會的失敗風險。

助窮國對抗氣候變遷 富國資金遲遲未達標

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26次締約方會議將於10月31日於格拉斯哥登場,先前承諾為脆弱國家提供氣候融資(climate finance)的富有國家於25日坦承,原定於2020年開始,每年提供1,000億美元資金的目標,可能要到2023年才能實現。然而富有國家提供較窮國家對抗氣候變遷的資金,至今未有一年達標。

根據聯合國先前援助窮國的捐助計劃,在2009年的哥本哈根COP15氣候變遷會議,已開發富國承諾,每年向發展中國家提供至少1,000億美元資金至2020年,以幫助開發中國家應對氣候變遷挑戰。然而,2019年的年度捐款卻僅達到796億美元,至於2020年受到COVID-19(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疫情大流行引發的經濟困境衝擊,似乎也無法達到這項目標。

富國未信守承諾 脆弱國家缺乏氣候融資

不過,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的分析,雖然已開發國家至今仍無法實現1,000億美元的年度氣候融資目標,但是在2015年巴黎氣候協定簽約時,富國承認將融資目標延續至2025年,因此經合組織指出,富國提供氣候融資「將在2022年取得重大進展」,並可望在2023年實現目標,然後在2024年和2025年擴大並超過設定目標。

然而即使富有國家一再作出承諾目標,多個綠色組織認為,聯合國的氣候融資計劃是失敗的,並指富有國家未信守承諾,給予從非洲到亞洲的發展中國家提供急需的援助,讓這些國家採用潔淨能源,並在地球逐漸變暖之際,適應變得更加惡劣的天氣與不斷上升的海平面。

援助組織「國際關懷」(CARE International)高級氣候顧問諾德博(John Nordbo)表示:「可恥的是,富有國家到了COP26氣候會議召開的前一週,才試圖解釋他們打算如何努力兌現已經知道12年的承諾。」

全球共抗氣候衝擊 需提升富國窮國互信

另一方面,將主持COP26氣候峰會的英國商業、能源和工業戰略部長夏瑪(Alok Sharma)表示,已交由德國和加拿大共同研擬一項資助氣候方案,盡力「恢復富國和窮國政府之間,共同對抗氣候問題的互信」。

對於聯合國氣候峰會致力挽回全球共抗氣候變遷的努力,總部設於巴黎的智庫「永續發展暨國際關係研究所」(Iddri)副研究員列維(David Levai)指出:「在發展中國家面臨來自公共衛生、氣候與債務等綜合危機衝擊的一年,發展中國家取得富有國家的支持,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為重要,才能支撐較窮國家渡過轉型危機。」

不過,列維認為,發展中國家擔憂缺乏資源以應對日益惡化的氣候影響,富有國家的融資計劃至今仍無法讓發展中國家放心。

融資餅畫大 資金確實達標平均分配更重要

此外,英國和德國等富有的已開發國家近日指出,預計在2021年至2025年期間,將提供總計超過5,000億美元的氣候融資,超過平均每年1,000億美元,預計到2025年,年度數字將增至近1,200億美元。

環境智庫E3G首席執行官執行長馬貝(Nick Mabey)表示,已開發國家提出了一個「幾乎可信的計劃」,希望「在COP26召開的最後一刻」兌現長期的氣候融資承諾。

然而馬貝認為,「格拉斯哥需要的是,如何更加明確公平的分配資金,用於幫助最脆弱的國家和社區,以應對日益加劇的氣候影響」。

援助慈善組織樂施會(Oxfam)高級氣候政策顧問科瓦爾齊格(Jan Kowalzig)則是忿忿不平地指出:「幾乎未做出任何行動造成全球氣候危機的較貧窮國家,在乾旱和暴風等氣候災害激增下,卻被迫向富有國家貸款以保護自己,這是令人無法接受的事情。」

因此富國必須為自己種下的氣候變遷惡果,確實地提供脆弱國家氣候融資,兌現承諾,共同攜手對抗氣候問題,將是COP26氣候峰會能否取得成效的關鍵因素之一。

原始連結

更多中央廣播電臺新聞
英國女王不出席COP26 健康問題引關注
澳洲公布淨零碳排目標 承諾2050達成但不立法
亞洲飆高溫 聯合國報告:2020為有紀錄來最熱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