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變化:人類活動已經抵消了森林吸收碳的功能

·3 分鐘 (閱讀時間)
Agriculture with some trees near fields
剛果民主共和國的維龍加國家公園 受到農業生產壓力的威脅

由於人類活動和氣候變化,世界十大最受保護森林已經退化,碳吸收功能正在轉變為碳淨排放。

這一令人震驚的結論是根據對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地(Unesco World Heritage sites)森林的一項碳吸收和排放研究計算而得出的。

世界遺產地森林的總面積是德國領土的兩倍大。上述研究揭示,在過去20年中,全球有十大受保護森林的碳排放量已經超過了碳吸收量。

研究還顯示,分佈在全球各地的257處世界遺產地森林每年從大氣中共吸收1.9億噸二氧化碳。報告的聯合作者,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雷森德博士說,那相當於英國每年化石燃料碳排放量的一半。

雷森德博士說,「這是我們迄今為止了解的森林在緩解氣候變化中所扮演關鍵角色的最詳細畫面。」

Giant sequoias in California - some of the oldest living things on Earth - have been lost to wildfire
Giant sequoias in California - some of the oldest living things on Earth - have been lost to wildfire

人為壓力

森林面臨多重壓力,包括非法砍伐、農業擴張以及野火。氣候變化使上述現象更有可能頻繁發生。

研究人員將衛星數據與現場監測信息相結合,估算了2001-2020年之間世界遺產森林吸收和排放的碳總值和淨值。

這項研究除了計算這些森林樹木和植被所吸收的數十億噸碳之外,同時還揭示了其中一些森林地帶所承受的巨大壓力。

本次研究所涉及的一些森林受到最高級別的官方保護,對全球具有重要自然價值,並受到緊密和連續跟蹤監視。

A tourist lying down, looking at Lion Rock across a valley of trees
斯里蘭卡的錫吉裏耶是有森林覆蓋的世界遺產遺址。

即使這樣,雷森德博士表示,它們仍受到巨大壓力。而主要壓力則是來自於人為壓力:例如,農業佔地和非法砍伐。

但雷森德博士說,也有與氣候相關的威脅 - 尤其是野火。

「惡性循環」

近年來,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稱之為「前所未有的野火」頻發,特別是在西伯利亞、美國和澳大利亞,已經產生數千萬噸的二氧化碳。

「這是一個惡性循環,」雷森德說。「碳排放量越多,野火就越多,而野火意味著更多的碳排放。」

而且,野火並不是與氣候相關的唯一威脅。

An cleared area of land in Sumatra, Indonesia with smoke rising and rainforest surrounding the location
印尼蘇門答臘的森林砍伐和農耕導致大量的碳排放。

2001-2020世界遺產地碳排放量超過其碳吸收量的十大森林為:

  1. 印度尼西亞蘇門答臘熱帶雨林

  2. 洪都拉斯雷奧普拉塔諾生物圈保留地

  3. 美國優勝美地國家公園

  4. 美國和加拿大沃特頓冰川國際和平公園

  5. 南非的巴伯頓瑪空瓦山脈

  6. 馬來西亞京那巴魯國家公園

  7. 俄羅斯和蒙古的烏布蘇盆地生物圈保護區

  8. 美國大峽谷國家公園

  9. 澳大利亞大藍山區

  10. 多米尼克三峰山國家公園

Trees without leaves and and branches in Morne Trois Pitons National Park
2017年颶風瑪利亞摧毀了多米尼克三峰山國家公園20%的森林覆蓋面積。

「警告息」

據估計,2017年颶風瑪利亞摧毀了多米尼克三峰山國家公園20%的森林覆蓋面積。

雷森德博士表示,這一研究為我們發出了警告:即使世界最好和最受保護的森林地帶都受到全球氣候危機的威脅。

「因此,現在需要真正拿出行動來減少全球碳排放,以確保這些森林- 以及所有森林 - 能夠繼續成為碳匯(carbon sinks), 當然,還有同等重要的生物多樣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