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了社交,領英還剩什麼?

·6 分鐘 (閱讀時間)

10月14日,市場傳言稱“ 領英官方在晚上11點闢謠稱消息不實,“我們決定對目前的戰略進行調整,於今年內發布一系列全新的產品及服務”。

在署名為“領英中國總裁陸堅”的《致領英中國會員的一封信》中提到,領英未來將專注於提供“鏈接職業機會”的價值,不再涵蓋用戶原創內容的發布與互動功能。

而領英母公司微軟則宣布,將於今年晚些時候推出一個適用於中國求職者的領英版本(名為InJobs),該版本將不具備原領英的社交功能。

在領英的公告發布後,部分網友表示了不捨。而放棄社交、聚焦招聘,這一變化,會對領英的未來和在線招聘行業造成什麼影響?

走高端路線的領英

領英是全球最大的職場社交平台,創建於2003年,總部位於美國矽谷。2014年2月25日,領英在中國上線,至今已運營7年。

官方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7月,領英全球會員總數已超過7.74億,覆蓋200多個國家和地區。其中,中國會員總數已逾5400萬,是僅次於美國和印度的第三大市場。

“精英”“海歸”是領英重要的兩個標籤。

“領英是我們一個重要的渠道。”獵頭徐可告訴鞭牛士,“領英可以免費加一度和

“領英的通過率也挺高,至少有60%。”徐可近期有三個候選人,都是在領英上找到的。

企業可以在領英上購買企業招聘賬號,一旦發布職位,關注賬號的用戶都會收到郵件提醒,有意向的用戶就可以直接投遞。並且,因為領英全球性的特點,互聯網大廠出海,也會在領英上尋找合適的員工。

除了招聘領域,對於做外貿的公司而言,領英還是重要的“獲客”渠道。

“我們有專門的課程,培訓員工如何用領英查詢客戶信息,找到對應負責人,開發客戶。”某外貿公司員工告訴鞭牛士。

在外貿行業還有很多與領英相關的話題,大多是關於“如何使用領英進行外貿客戶開發”“利用領英平台營銷”“領英開發客戶的方法”等。

據《2019中國B2B品牌全球化營銷白皮書》數據,在所有社交媒體中,領英是B2B營銷人員第二受歡迎的平台,僅次於Facebook;80%的B2B營銷人員使用領英。

領英放棄社交,也讓一些用戶受到影響。

徐可告訴鞭牛士,找工作分為主動求職和被動求職,領英的社交功能會幫助獵頭髮現更多被動的求職者:“有些人沒有換工作的計劃,但是如果新機會很好,他又合適,溝通後自然就會感興趣。”

而徐可更關注的是,領英宣布的取消社交、取消互動會到什麼程度?

徐可認為,用戶的領英頁面就像是“有時間線的名片”,用戶可以展示自己的學歷和背景,“如果連'換名片'、加好友的互動都沒有了,那損失確實挺大的”。

“就像玩遊戲,一個'氪金'大號廢了。”徐可稱。

水土不服

除了獵頭、外貿員工對領英的變動充滿感慨,也有一部分用戶發出了“早有預料”的聲音。

“之前找工作的時候,有獵頭推薦我用領英,因為'高端',不過我覺得它的界面難看又難用。”某互聯網企業員工稱,“求職效果會有,不過也沒有特別突出。”

事實上,主打職場社交的領英,雖然不像其他跨國公司一樣“敗走”,但也出現了水土不服的問題。

在嘗試本地化這件事情上,領英也曾積極投入其中。

為了更“接地氣”,爭奪更年輕、更本地化的中國職場人,2015年6月,領英推出赤兔APP。

這是前領英中國總裁沈博陽推出的,他曾對赤兔抱有極大的期望,在媒體採訪中,沈博陽稱赤兔是其“最後一次All In”,“領英之於赤兔,好比QQ之於

當時的赤兔被用戶稱為“職場社交O2O”。赤兔推出了很多領英沒有的功能,比如搜附近的人、IM 聊天功能等。利用領英龐大的用戶資源,通過一些線下活動,赤兔曾吸引了不少用戶。

但好景不長,在存活了1438天后,赤兔就默默退出 2019年,赤兔宣布正式下線。

現領英中國總裁陸堅在接受采訪時,總結了過去本地化嘗試中學到的教訓。他認為,領英和赤兔的用戶不相同,赤兔主打人才金字塔底層,而本地化的領英APP聚焦在較高端的群體,兩者沒有交集,使得傳遞產品和平台價值的過程中出現了問題。“這是我們在過去五年裡面通過本地化嘗試學到的一個教訓。”

除了赤兔的失敗和被用戶吐槽界面不符合中國用戶使用習慣,領英還有一個不符合大部分中國用戶習慣的,是它依然會以郵箱為社交聯絡的基礎,而不是手機號通訊錄社交。

沈博陽曾表示:“2014年領英剛創立的時候,沈南鵬問我,你覺得領英App最需要的功能是什麼?我說需要支持手機號註冊。”而領英這個功能做了兩年。

在領英糾結本地化的時候,

對於脈脈的崛起,沈博陽曾在一篇文章中評價是踩中“自帶流量”的匿名社交才火了起來。“脈脈講了再多的故事,其實骨子裡就是一個披著領英外衣的Secret(一個匿名社交App)”。

領英聯合創始人里德·霍夫曼先生稱: “在領英這樣一個會員使用實名展示真實職業檔案的社交平台,如果允許匿名就意味著會員可能會有分裂的多重身份:一個實名的光鮮職場人和一個或多個匿名馬甲。這種同一個人以不同身份在平台上交往和發聲的做法,不僅違反我們的職場價值觀,而且會毀掉會員對平台的信任。”

但脈脈林凡CEO林凡則認為:“領英退,脈脈進,背後是外企在中國被國企、民企等本土企業超越的大趨勢。”

領英不會放棄中國市場

在宣布戰略調整的同時,微軟稱不會放棄中國市場。一方面,領英在中國獲得了5000多萬用戶,是僅次於美國和印度的第三大市場;另一方面“離開中國可能導致收入和用戶增長下降”。

陸堅也在朋友圈回應“領英中國關閉”傳聞稱,領英中國將做一些產品和業務戰略的調整,但是領英沒有減少對中國的投入,還會加大;不會減員,更不會離開中國。

投資經理丹·摩根(Dan Morgan)認為,對於領英這樣的社交網絡來說,國際增長往往是新用戶增長的最大來源。

雖然有5000多萬中國用戶,但在國內各種在線招聘榜單中,也不常見到領英的身影。

今年3月9日,領英曾暫停了中國境內新用戶註冊,官方公告表示“以確保平台提供的所有內容和服務符合當地的法律和法規”。

並且,領英先後兩次爆出7億條用戶信息的暴露,也證明了加強對互聯網平台的監管必要性。

在領英宣布戰略調整後,精英用戶、海外招聘、職場社交等領域是否會驟變?國內在線招聘平台,已經摩拳擦掌、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36氪立場。

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出處:36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