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情緒就不會受傷的機器人女孩 一起拉家暴兒少一把

·6 分鐘 (閱讀時間)
 圖片來源: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更生少年關懷協會
圖片來源: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更生少年關懷協會

根據衛生福利部統計推算,2019年台灣家暴事件通報為160,944 ,2020年增加為178,710 件,而生活在暴力家庭中的孩子,即使未直接受到暴力傷害,但目睹(包含看見、聽見或感受到)家庭暴力的狀況,仍會使他們感到恐懼、憂慮、孤單、無助感,甚至出現攻擊、退縮及自我虐待等行為。

小晴來到天主教善牧基金會後,刻意讓自己變成機器人的女孩。因為沒有情緒,就不會受傷。曾經,在她的原生家庭,父母用菸蒂燙她、不讓她吃飯、打她。到了善牧後,她時常恍神,喃喃自語地敘說受虐經驗;在團體中像是個隱形人,靜默不語。另一名個案小潔,從小遭受爸爸性侵。剛到善牧時不相信食物放桌上是可以吃的,因為爸爸曾說:「食物、文具、衣服要和他睡在一起才能拿。」

中華民國更生少年關懷協會的個案「仁子」是新移民二代,對於外籍母親與弱勢家庭感到自卑,母親則在工作壓力下開啟家暴循環的開端,仁子轉而沈迷網路交友並因此輟學、且屢次與母親暴力相向。

從家暴原生家庭逃離的孩子,必須自立生活,讓我們一起拉他們一把。而親職失能的家庭,更需要社工協助重建親職功能,讓彼此都受傷的心,再次被修復,讓愛可以靠岸。Yahoo奇摩公益頻道邀請您陪伴這些弱勢少年或風險邊緣家庭多走最後一哩路,進而有能力在社會立足,擺脫原生家庭的泥淖與貧窮弱勢的循環。

公益團體:台灣展翅協會
專案名稱:給自立少女一個希望

捐款請點

https://bit.ly/3Dn7ViW

在你我生活的這片土地上,有一群遭受性剝削、性侵害的弱勢少女處在社會角落,被社會所忽視。因原生家庭失功能,經評估不適宜返家,且缺乏獨立生活的能力,若沒能及時協助,無路可走的少女很容易再度受到傷害。每個月少看2場電影,少吃一兩頓大餐,可以幫助這些孩子有更好的生活!

誠摯大家響應「資助弱勢少女展翅自立生活計畫」認養人行列,每個月只要捐款750元,就能幫助一名弱勢少女一整年的自立生活學習,協助少女脫離困境,培養自立生活能力,讓少女擁有追夢的勇氣,重新展翅高飛。

公益團體:天主教善牧基金會
專案名稱:愛與陪伴 見證蛻變

捐款請點

 https://bit.ly/3sFVEB0

來到善牧的孩子,許多都曾經困在嚴重失能的家庭,其中80%甚至遭受虐待,有肢體虐待、情緒虐待;還有被疏忽、性侵與遺棄。

善牧少女中途之家提供安全無虞的避風港,34年來透過專業社工、生輔員,給予24小時、365天的家庭式照顧,陪伴孩子走出傷痛。善牧認為,一個人的價值高於全世界,每個人都有與生俱來的復原力,只要有愛,就有機會改寫他們的人生故事。因此,藉由星火傳愛服務計畫,持續幫助家創兒走上復原之路,也盼望您伸手援助,一起把愛留在孩子的身邊。

公益團體:台中市張秀菊社會福利慈善事業基金會
專案名稱:《浮萍少年》青少年輔導工作計畫
捐款請點

https://bit.ly/2UIrXCR

一個初來乍到這個世界的孩子,無法選擇自己的家庭。而張秀菊基金會所照顧的孩子們,出生在破碎的家庭中,他們可能經歷了家暴、性侵、遺棄…,種種令人無法輕易正視的過去。

每當新的學期來臨,就會面臨龐大的生活開銷、學費等壓力,然而求學更是翻轉他們生命的重要關鍵。

邀請您守護孩子,一起圓滿這群孩子們的學習歷程,翻轉生命,開創更好的可能。

公益團體: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更生少年關懷協會
專案名稱:陪走一哩:弱勢少年家庭紓困專案

捐款請點

https://bit.ly/2UIrXCR

我們接觸許多單親家庭,瞭解到單親媽媽養育兒女的辛勞,尤其是年輕媽媽在勞苦工作及生活壓力下也有身心支持的需求,但對孩子—尤其青春期青少年而言卻是另一種衝擊。小慧說「我不要叔叔在我家」、阿木也說「我不喜歡叔叔管我」,甚至有媽媽因為男友與孩子的頻繁爭吵而無奈地將孩子放給外婆照顧。單親少年因家庭疏於照顧,既瘦弱又無法被滿足青春期需求(如內衣、生理用品、等)。

16、17、18、19….正值花樣年華之際的少女,寒冬中沈重地背負著初生寶寶四處流竄於朋友家,對庭庭來說,「坐月子」是什麼,她並不在意;甫出社會的小宜,才準備大展身手卻發現肚子裡已懷有身孕。這些因家庭功能不彰、或遭逢家暴必須自立生活的少女,因生活支持系統缺乏導致各樣需求無法被滿足,而走上這樣的景況令人不勝唏噓。如果當時有人拉他們一把,是否一切就會不一樣了?

公益團體:財團法人台北市基督教勵友中心
專案名稱:遠離暴風 讓愛靠岸
捐款請點

https://bit.ly/3khZFYO

2020年,一天有將近500起家暴通報案件(489件,衛福部,家庭暴力事件通報案件統計),其中,新北市的通報案件為22縣市之首,占了16.8%。台灣在2020年的家暴通報數(178,710件,衛福部),已經大過於2020年的人口出生數量(165,249人,內政部),不難想像,經年累月下來,還有多少人口裡真的能唱出:「我的家庭真可愛……」

社工第一次看到彥彥時,被他的傷嚇了一跳……沒癒合的傷疤,在他身上佔了大半,還看得到之前的結痂,更別說大大小小的瘀青……

彥彥說,爸爸很常心情不好,只要爸爸一生氣,他就會被處罰。後來他不再問爸爸為什麼打他,反正爸爸打完氣就消了,還是會告訴他:「爸爸其實很愛你……」

大家都說,「家」,就是個避風港,受到委屈回去時,可以得到安慰;「家」,也應該充滿了愛與歡笑,當心靈疲憊的時候,可以避風的港灣。然而,這是真實世界裡每個人的「家」嗎?還是這只是我們想像出來「家」的樣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