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男人的女人】男人堅守戰場 母親、妻子與女兒們的出烏克蘭記

·3 分鐘 (閱讀時間)
今年3月3日,一名難民母親帶女兒搭上從基輔到利沃夫的火車,告別她們必須留在烏克蘭的丈夫和父親。(達志影像)
今年3月3日,一名難民母親帶女兒搭上從基輔到利沃夫的火車,告別她們必須留在烏克蘭的丈夫和父親。(達志影像)

聯合國難民署(UNHCR)統計,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來,已有超過465萬烏克蘭難民逃到其他國家,在烏克蘭18至60歲的男性被徵召、無法出國情況下,超過90%難民是婦女和兒童。以戰前烏克蘭人口約4413萬計算,目前已有超過10%烏克蘭人成為難民。難民署數據亦顯示,每10名難民中,就有6人逃到與烏克蘭接壤的波蘭。

戰火還在延續,我們前往波蘭採訪7組烏克蘭難民家庭,以及收容她們的波蘭家庭。她們是普通人,是母親、妻子、女友與女兒,其中不乏「三代同逃」的難民組合。成為難民之前,她們原有安定生活,是學生、主婦、護理師、牙醫助理、房屋仲介、保險業務員、數位行銷經理,在這場大離散裡倉皇輾轉,一路向西。

她們被迫與留在烏克蘭的父兄、丈夫與兒子暫時分開,也可能,永久分開。這群沒有男人的女人們,貌似暫時安頓身心,恐懼卻如影隨形,大多人受訪時不願提及真實姓氏,有人不願拍照,因恐懼「普丁會找到我」;有人與烏克蘭家人視訊通話只敢比手畫腳,就怕「俄羅斯人會監聽」;有人至今害怕飛機與螺旋槳聲,甚至聽到卡車聲就毛髮皆束;有人見路燈壞掉就以為宵禁來了,有小女孩以前畫花,現在筆下都是砲彈與坦克。

成為難民之後,她們還得慎防遇上心懷不軌的人口販子,難民女性面對性剝削、勞力剝削、人口販運等案件已引起國際組織注意。

當逃與不逃都是賭,兩難的時刻,卻也是烏克蘭女性展現力量的時刻--到了異地,有難民開始求學,有人募資奔走,就為把物資送入烏克蘭,有些難民成為志工,幫助更多女人。育有2子的媽媽說:「人類需要互相幫忙。」21歲的難民女生說:「我們尊敬、感謝對難民施以援手的人,但不需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感到抱歉。最重要的,是確保自身的安全和自主權。」從線上到線下,她們保護彼此保護家,某種程度,也保護家鄉男人們。她們還在等勝仗,有人卻說,不管戰爭輸贏,再也不回烏克蘭了。

【點擊看完整全文】

更多鏡週刊報導
【沒有男人的女人1】不讓孩子看到死亡才逃難 愛畫花的5歲女兒現在只畫坦克

俄國入侵烏克蘭
烏東衝突升溫 拜登與盟邦領袖會商軍援烏克蘭
憂「莫斯科號」被擊沉讓普丁惱羞成怒 美日防俄特工炸電廠
涉嫌布查大屠殺俄軍受普丁表揚 還被讚「有英雄的氣概」
攜手俄「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 中國:無論風雲如何變幻都合作
烏克蘭國會貼文感謝台灣 外交部:盼戰爭早日平息

相關新聞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