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身體的臉在盯著他們…《阿飄》將揭露什麼樣的政治密謀?

·7 分鐘 (閱讀時間)
示意圖(照片來源:Getty Creative)
示意圖(照片來源:Getty Creative)

上官鼎跳脫過往武俠小說書寫的文字風格,在他的筆下,古典歷史的西漢場景與言語文雅的古人栩栩如生,才隨著他的引領,進入司馬遷的生活與遭遇,筆鋒一轉,立刻穿越2000年,場景跳接到現代的台北市辛亥路。

一場離奇意外車禍,帶出資深政治新聞記者與基層警員合作尋找「阿飄」,甚至成立「獵飄行動小組」。然而,阿飄無所不在,可以進入台灣總統府、穿梭美國五角大廈……,最後追蹤出一場政治祕辛。

===鏡文學《阿飄》搶先看===

丘守義騎著他的老爺機車在辛亥路上奔馳。

時近午夜,這一路車輛稀少,他耳中只聽到自己老爺車的引擎聲,轟轟地亂響,他暗忖:「排氣管該換,不能再拖了。」

丘守義這輛老三陽「野狼125」,買進手時就是二手貨,騎了十幾年,除了方向燈,煞車燈等配件三不五時要換之外,那個「史帝田鐵」引擎好像依然勁道十足;自從買了一輛二手的馬自達,騎機車的機會自然少了些,不過這匹老野狼賣也賣不到幾千元,還不如留下來,不時騎騎,感覺滿好的。

這陣子台北一直是陰偶細雨濛濛的天氣,車行馳過第二殯儀館,前面就要進入辛亥隧道,殯儀館和路邊交道號誌的LED燈在潮溼的黑夜中都顯得有些黯淡。丘守義放鬆了油門,馳入了隧道裡汽、機車共用的慢車道。

每次一進入隧道就感覺到一種異樣的氛圍。這條隧道兩端分別是辛亥路三段及四段;三段屬台北市大安區,四段則屬文山區。也許由於地形複雜的緣故,大安區、文山區的氣候常有明顯的差異,不知是不是各種差異的交錯,使得隧道內部在照明的黃光下顯得有些昏曛,不少行車人甚至會產生一種虛幻的感覺。

丘守義放慢了車速,規規矩矩地跟在前方一輛計程車的後面,那車頂上有「個人」兩個字的小燈。個人計程車的司機開車都很規矩;按規定要三年無違規紀錄的司機才有申請的資格。

一長聲喇叭來自快車道的身後,一輛白色的BMW呼嘯而來,駕駛人在限速五十公里的隧道內飆到一百,不足五百公尺長的隧道,他不用二十秒鐘就閃電通過。

前面的計程車司機顯然被嚇了一跳,他示警地也按了一聲喇叭,純屬好心的警告,但白色BMW的駕駛人自恃技術高超,絲毫不減速地衝出了隧道。

辛亥隧道的文山端一出口就是向右的急彎,白色BMW的尾燈瀟灑地劃一道弧線向右衝出,然而不出十秒鐘就從前方傳來尖銳的煞車聲夾著轟然巨響。出事了。

丘守義的機車衝出隧道口,正好看到一股白色的濃煙從彎道的前方升起,前面的計程車已經疾駛向出事的地點,丘守義連忙趕上,只見在距隧道口約兩百公尺的彎道右邊,那輛白色BMW不知為何衝出路肩,撞上一棵大樹,車上似乎只有駕駛一人歪倒在駕駛座上。

計程車已經停車,司機跳下來快步奔向肇事點。丘守義驅近細看,只見BMW車頭撞毀,冒著濃煙,還好沒有起火,擋風玻璃全被震碎。駕駛者是個留長髮綁辮子的年輕人,安全氣囊全啟動了,看上去肇事者性命是保住,只是暫時被震得昏了過去。

計程車司機是個五十幾歲的瘦漢子,他一面察看出事狀況,一面對丘守義喊道:「先生,麻煩你趕快撥一一九。」

丘守義掏出手機撥了一一九報案,正要收好手機,耳中聽到計程車司機驚恐狂叫聲:「唉呀!那是什麼……什麼?你看,快看……」

丘守義被他驚慌恐怖的聲音嚇了一大跳,轉看時,只見計程車司機指著天上,顫聲叫道:「阿飄……阿飄……」

丘守義順著他的指向望去,昏暗的夜空中有一張臉孔飄過他們上方,詭異的是完全沒有身體,只看到一張臉孔,雖然昏暗,但是在車燈反射下,確實清楚地看到那張臉,長相清秀而表情木然,說不出的怪異。

丘守義一時說不出話來,用手機咔嚓咔嚓連拍了兩張照片,然後眼睜睜看著那張臉漸漸飄遠,終於消失在黑暗中。他見司機的臉色在機車頭燈照射下泛青,低聲問道:「司機大哥,你是說……我們遇到了阿飄?」

計程車司機似乎回過神來,他嚴肅地點了點頭,壓低了聲音道:「你可看見了?這個飆車的少年郎肯定是看見了阿飄朝他飄過來,才嚇得慌了手腳而出了車禍……這個地段不平靜啊,遇上阿飄的可不止我們這一回。」

丘守義精神甫定便陷入沉思,那司機見他不答,又道:「你不相信?難道你剛才沒看見那個……那個……沒有身體的臉?好恐怖啊,這地段就在芳蘭山和蟾蜍山下,兩邊都是墳場,隧道那邊又是第二殯儀館,我每次經過這裡都覺得毛毛的,你騎機車要特別小心……」

丘守義仍然不答,司機低低絮叨道:「我瞧這少年郎撞得雖不輕,大概也沒有死,我們不要去動他,就等警察和救護車來……」

丘守義似乎下了決心,打斷道:「司機大哥,我得趕時間,不能再等了,等會警察來到問出事現場的話,就麻煩你報告一下,如果警察問起我這個報案人,你把這張名片給他們就OK。」

他發動機車,計程車司機叫道:「你再等一下嘛,警察馬上就到,喂,好兄弟,你……」

他戛然而止,忽然想到在這個時間和地點上叫「好兄弟」有點不妙。

丘守義將他的「野狼125」油門加足,順著辛亥路四段的彎道向前急馳,然後右轉入一條小路,上坡幾個轉彎後駛上福興路,四周很暗,路面又窄,丘守義卻毫不猶豫地向山坡上衝。

「老爺車」的引擎吼叫虎虎有力,只是消音器壞了,難聽的噪音分貝肯定破表,好在附近不見人跡,有的只是整片的墳墓。

從芳蘭山的山稜線小徑向北走約一、兩百公尺,小徑消失在雜樹叢裡。他雙腳觸地,勉強向前推進了十幾公尺,停下車,熄了引擎。四周頓時靜了下來,連風吹枝葉的聲響都沒有,一種深沉的、令人不安的氣氛從四方合攏過來,周遭溼冷的空氣使丘守義不禁打了一個寒噤。

前方路盡處歪斜立著最後一盞路燈,一個人影忽然悄悄地出現在昏黃的燈光下。

《阿飄》於鏡文學網站連載中,欲知下回請點此>>>https://bit.ly/2V02HF7

《阿飄》於鏡文學網站連載中
《阿飄》於鏡文學網站連載中

你可能還想看>>>

第一樁動搖國本的金融弊案 《十信風暴》揭開幕後祕辛

警官與角頭是敵?是友? 資深記者之眼揭發黑白交界的貪慾勾結

江湖中的人,至死才會停歇? 《長生》叛變的那一夜...

「鏡文學」全台最大文學閱讀網站,以台灣獨特的原創內容,與全球熱門入口網站Yahoo跨界合作,用故事開啟「新鏡界」,扶植故事創作人才,連結華文世界的影視與文創網絡資源,成為台灣故事IP孵育的領頭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