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德先生」的中國式民主還是民主嗎?習近平最終證明中共只想極權統治

·5 分鐘 (閱讀時間)

何謂民主?可以是政治學專有名詞的解釋,也可以是具道德的理念論述,當然,在一般的認知當中,民主直接體現在政治制度的運作,以及表現在社會文化的型態,人類歷經思想的辯證及歷史經驗的積累,民主已不是空泛的概念,也有其檢視的標準。

沒有人敢當德先生」的中國式民主

一個國家有沒有民主?不是自己說了算,必須有達到各種指標要求的條件,同時民主不只是形式上,還需要有成熟的社會內化過程;換句話說,民主絕對不是嘴嘴說說就可以,光說不練的民主是「假民主」,一個真正的民主國家不會去跟另一個民主國家把「誰比較民主」爭得你死我活,只有自欺欺人的非民主國家,才會把自己的「不民主」甩鍋推給其他民主國家掌握了「民主專利」,這是很可悲的自我感覺良好。

事實上,就是有這樣的非民主國家天天對外喊「民主」,卻背後不斷施行不人道且違反民主的統治模式,這個國家便是中國,一個只想跟風但又害怕民主的「不民主國家」。可笑的是,過去中國為了爭國家顏面,頂多在外鬼扯假裝自己是「德先生」(Mr. Democracy),反正說久了就連自己都信鬼話。

但是,習近平還不太滿意這種自我催眠的騙術,利用全國人大工作會議上大談民主,直接對內洗腦中國是「全過程民主國家」,說了一嘴好民主煞有其事般,中國內部當然沒人敢吐槽、沒人敢反對,只要遇到敏感的政治議題就「團體盲思」(Groupthink),更遑論一個極權者在談民主是如此可笑,也要小心這是「引蛇出洞」的怪招,他對參政權、投票權、監督制衡無所不談,聽習一席民主真諦的話,沒人敢說他不懂民主,但也沒人敢表示自己是「德先生」。

經過習近平對民主的高見,從此時此刻開始應該沒人會說他不懂民主,沒錯!習近平當然知道民主是什麼,從他侃侃而談的理直氣壯,至少可以緩解外界對他少讀書是草包的誤解,為何說誤解,是因為習近平要表現出他很懂民主,但他絕對不會跟西方民主的風,因為清楚知道「真正民主的可怕」,倘若中國真的走上他所謂「西方民主專利」的道路,那中共的政權勢必無法為繼,沒有任期限制的「中國(帝)夢」將就此夢碎。

習要行制度之爭」力證極權優越性

所以,習近平要表達的是中國已經是民主國家,標準自訂、名詞自創,所以有社會主義民主制度的優越性,這自然成就了「中國式民主」的內涵;只是,習近平自以為聰明,但籠外的世人卻看成笑話,因為中國始終不是民主國家,說白了,中國連徒有形式的民主都沒有,因為中共將「統治」的科學觀巧妙穿上民主的國王新衣。

102年前的「五四運動」,中國內憂外患讓知識分子憂國憂民,「德先生」和「賽先生」(Mr. Science)成了解救民族國家危機的萬靈丹,隨著時代的演變,掌握政權強制力的中共,搭配著數位技術的運用,「科學治國」成了改革開放後的統治思維;在看到近年來美中對峙的國際環境,中共所談的崛起大國,一方面要避免進入西方社會的語境,另一方面也要樹立足以擔當霸權的制度「詮釋權」及「制定權」,那麼對內、對外都要先混淆當下全球的主流意識,再從中高舉中國在「制度之爭」的制高點。

在中共統治下 中國就沒有民主的一天

簡單來說,習近平表面上談民主,也把民主用在中國的體制上面,但骨子裡是要談「民主專政」的競爭力,這從習近平在面臨民主圍堵時強調中國要「自力更生」便可窺知,習近平要證明「中國式民主」的價值,強調這套統治模式是值得國際社會推崇,他要隨眾當擴張中國影響力的「賽先生」,所以他要從「效率」來談中共政體的意義,「有效領導國家及對內管理」才是所謂的監督與制衡,人人搶著當「賽先生」來讓制度穩則國家穩,至於「德先生」掌權者說了算,兩個先生根本碰不上面。

習近平知道民主的要件,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但不會接受西方「德先生」在中國實踐,索性自己化身為「中國式的德先生」,沒有人民的人民大會,只有「中共」才是代表全體中國人民,所以實現了中國民主的廣泛參與權,那既然黨對人大工作的全面領導,那就必須要聽黨話、跟黨走。外人看到習近平的理直氣壯會啼笑皆非,但是,中共真的是這麼想,也真的這麼做了,至於中國人民也這麼想嗎?那不重要,因為習近平說了「中國共産黨始終代表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就別再跟習近平瞎扯民主,在中共統治下,中國沒有民主的一天。

延伸閱讀

→蔡總統的「互不隸屬說」 讓親中混亂的國家認同原形畢露
→不管是「政治家辦報」或「黨媒姓黨」 只能有唯一的聲音實在好恐怖

作者》吳瑟致 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台灣韜略策進學會副秘書長、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原始連結

更多中央廣播電臺新聞
同志拒「共同富裕」!習近平推房產稅遇黨內阻力 試行點驟減至10個
惡意曲解蔡英文「四個堅持」 鞏固習近平地位手段之一
習近平推共同富裕 分析:中國房地產稅呼之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