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洪水完全是人禍 郭文貴:若不滅共產黨全中國人都會變成下一個鄭州人

·10 分鐘 (閱讀時間)

郭文貴爆料說油水最多的黃河防汛指揮總部預算都被貪汙了,這次事件將喚醒中共軍隊裏近三分之一的河南官員。(圖片來源/翻攝自youtube)

「鄭州大街上的屍體的糜爛味道將要充滿整個鄭州,任何一場戰爭死的人都不會這樣誇張。」在河南鄭州發跡、還蓋了裕達國貿飯店的郭文貴,談起自己許多親人、員工所在的鄭州遭遇大水相當氣憤,水庫提早放水造成大水,河南的官員鬥爭習近平派系空降來的省委書記、鄭州市委書記,接下來的衛生問題必讓河南「大災之後必有大疫」,呼籲他的親友「趕快離開鄭州,躲到鄉下去。」

鄭州20日降下暴雨,導致全市幾乎癱瘓,死亡人數超過1萬,郭文貴說,台灣的2000多萬人將近三分之一是來自於河南(河洛人),打台灣的指揮中心和所有的這些年的演練都在河南,指揮中心被洪水淹沒,幾個將領淹死,有沒有上天的旨意呀?有沒有一種默默的力量啊?

「我不是詛咒鄭州,鄭州是我最親的第二故鄉,我感激那裡。我比誰都擔心,我親哥哥、親嫂子,親侄子,親侄女,我是孫子孫女兒上百口在那兒,但是鄭州這次這個水有點妖啊!這是妖啊!」

到底死亡人數是多少,可能連習近平也不會知道

許多受災影片被傳播到網路上,外界根本不相信官方公布死亡數字,然而到底死多少人?郭文貴在23日直播中說「昨天河南省高院的一個哥兒們跟我說,文貴,別說你們不知道,連中央習近平也不會知道,因為沒有人去查、也沒有人敢去查。」

他指出,雖然河南官方內部流傳2萬人死亡,但有河邊整個村莊全軍覆沒的,單自己當年在河南監獄裡面的獄友的社區,就死超過90人,現在就連那些官員就不相信死亡只有2萬人的說法,沒人相信。

背後的原因是,河南省委、鄭州市委新來兩個書記都是習近平的嫡系,大部分現有的官員都不接受這兩個空降書記,因此希望這兩位書記死在這個災情中,但書記的盤算是自己的前途。

政治上死亡人數得5千以下,內部官員不信只有2萬人

郭文貴說,下面官員給這兩位書記彙報說受災人數500萬人,這兩位書記說「你確切這個數字嗎?500萬?河南省一億人口,500萬受災?這倆人說那我們再核實核實,一核實回來,310萬,下面官員說大約310萬。」

然後,這兩位書記說了,「這是好消息呀!還沒有突破萬嗎?還是幾千人嘛,就別超過5000人,就是政治可承受範圍之內的,超過5000人這倆書記都得免,不管你管得好不好,這叫特大災難!」

政治是為了掩蓋真相,郭文貴表示,河南政府裡面某個秘書長跟他透露,這個氣象不是沒有預警,是有預警的,早在一星期之前就預警,但當地官員完全不像香港、台灣,提前進行預防措施。諷刺的是,這完全是一場人禍,當天上午,幾個水庫悄悄洩洪,郭文貴特別點名小浪底水庫。

他還說,當地每年拿幾百億預算、油水最多的就屬黃河防汛指揮部,理論上河南鄭州、洛陽以及開封地區應該有40萬艘救難艇24小時待命,這次現身救難的連100艘都沒有,因為錢都被貪污光了。

每年黃河防洪預算百億,大多被官員貪污光了

而且,河南鄭州平均每年夏季都會遭到一場暴雨襲擊,2015年鄭州就曾因淹水死過人,鄭州的基礎建設、防洪標準嚴重落後於中國的經濟發展數字,河南省政府曾宣傳到2020年為止投入534.8億人民幣打造海綿城市,但鄭州一年的財政收入才1千2百多億人民幣,這種比例的支出不但不可能,慘的是,許多對水利的財政支出都被貪汙了,郭文貴說「都被拿去養小三了。」

「河南這個地方,鄭州市政府、河南省政府、開封政府一個比一個腐敗,河南的政府的腐敗是全國之最,排中國前五沒有任何問題。」郭文貴說,水災中連鄭州幾個大醫院也停電,醫生也跑掉了,醫院應該有最好的緊急發電設備,投入的預算,也被貪汙了。

這次官方掩蓋重大傷亡的重點在鄭州地鐵的五號線,但鄭州地鐵集團財務赤字嚴重,負債超過1千億人民幣,淨值在負數邊緣,2020年9月虧損為4.66億人民幣, 如今已經7月份,但鄭州地鐵2020年全年財報還不敢揭露,因此對地鐵的防洪性投資幾乎是0,20日地鐵被洪水灌入,對於機電設施造成嚴重損害,還要清理汙泥等工作,對鄭州地鐵的財務來說可能是另一項更嚴重的打擊。

中國經濟大幅成長,卻沒有像樣的百年防洪工程

「北京、鄭州這種省會城市總有地下防洪工程吧 ? 0 ,答案是沒有,這百年工程總該有吧?你沒有。」郭文貴說。

他說,去看看韓國地下設施、防空洞地下工程、地下水道,到新加坡,一樣是華人,看看人家的地下工程、整個發電設施,西班牙的下水道工程、倫敦的下水道工程、日本南部北部下水道工程,特別靠海的,怕海水倒灌、地震所打造的下水道工程,「我都去看過,你在那邊真的會很自卑,默默不自覺低下頭來。」

從開始發生到這個災難的發生,17個小時,幾百萬人的受災,官方宣佈的一個180人的隊伍、一個110人的隊伍,大家注意到了沒有?加一起不到500人,河南省這個有1億人口的地方,人死70個小時後,屍體都要發臭了,警察、解放軍才來了。

自然災害演變政治鬥爭,救災消極但宣傳積極

現在自然災害已經變成了政治鬥爭了,「說給誰打電話,誰的電話說,我的電話不好!我的電話不好!聽不見啦!聽不見啦,再聯繫——斷了。只要你說,哎呀!趕快,婁書記說了,趕快要救人,要指揮這個,哎呦!我的信號不好!我的信號不好!——信號斷了。」

災情中,中央和河南省委防汛指揮中心進行視訊會議當,李克強要問問題,麥克風突然壞了,原來是河南那端的麥克風問題。然後,李克強問的問題,下面幾乎不願意回答,最後推說「我們形成文字向中央彙報。」

當年李克強曾到郭文貴的飯店育達找他吃飯,回憶李克強講過的話,「我以為安徽人只要官,不要錢、不要臉,到了河南,發現沒比河南這個地方再要官不要臉的地方了,連命都可以不要!」

中央打算發1億給河南,平均下來一人一塊錢

郭文貴以德國豪雨為例說,北緯40度幾個歐洲國家全都受自然災害,但德國僅僅一個縣就出來 1600救生艇、2000艘救火裝備的船,政府馬上一人發放5000歐元,超市先拿貨再付錢。

德國受災全世界歐洲多少人救濟,一個歐聯盟就是幾百億救濟款在那等著,相當於中國幾千億人民幣,歐洲的大量的糧食後勤大量的湧向德國,就連布魯塞爾馬上運出500噸的救濟食品,鄭州幾百萬人受災,是德國的千倍萬倍,你有一車糧食進去,有一車東西救濟的嘛?沒比較沒傷害,沒比較沒真相!

「據說習主席要發給河南1億人民幣,平均一人1元人民幣,鄭州 1300萬人 你拿多少錢?你給一個非洲國家一捐幾百億美元,輪到河南老百姓一個人發1元、發10元,可憐可悲阿,河南人民還在感謝中央掉眼淚呢。」郭文貴說。

香港國安法事件,這次沒有港商台商想捐錢

一位副秘書長對郭文貴說,省委下命令聯繫在河南投資的港商、台商,特別要找郭台銘馬上站出來象徵性給河南捐款,要起帶頭作用,並且明確告訴他們,在河南的投資只要他們捐款了,捐款錢可以抵稅,但他(郭台銘)沒有出來說話。

河南省委防汛救災指揮辦公中心,給郭台銘、給台商、給港商打電話,河南官員說「你們香港萬隆的企業叫什麼叫萬洲企業馬上捐款。」港商回「我們的捐款得經過董事會呀,得董事會得開會」,河南省委罵「開啥球會呀,拿錢先捐了,不行政府給你們解決。」

「為什麼?香港的市民傷透了心了,不再捐款了,臺胞不捐款了,現在找假臺胞、假港胞來捐款,就這人家都不捐!」

誰要為這場災難負責?他批評,中國媒體宣傳是美國的氣象戰來愚民、是千年一遇洪災來愚民、是台灣上空的颱風導致的,郭文貴透露,「鄭州的政法委開會還說,京廣隧道裡面死亡的人完全是因為他們無知,不聽從政府指揮和警告,不服從政府的管理所導致的悲劇,由他們自己負責,甚至建議保險公司都不能賠,這就是共產黨。」

衛生問題及缺電缺飲用水,郭勸好友趕快離開鄭州

鄭州已經沒有能力處理屍體了,鄭州市政府正在研究怎麼處理屍體,鄭州市燒不完要去周邊城鎮燒,但是安陽拒絕,新鄉說她們也死人了,開封的火葬場也沒辦法運轉了。

郭文貴擔心,鄭州缺乏乾淨的水,許多水是有屍體泡在裡面,若喝泡著屍體的水 一定引起疾病,大災之後必有大疫,現在一個像樣的醫療隊伍 通訊隊伍都沒有,估計河南1億人口中有3千到4千萬人的生存被影響,這場災難在河南只是剛剛開始。

「最好方法離開鄭州,回鄉下去,不要在城市裏面,遠離災難中心,喝乾淨的水、吃乾淨的飯、準備好藥物。」

最後郭文貴警告,天災已經演變成政治災難,一切都是剛剛開始,鄭州的災情加速共產黨的內鬥、加速共產黨的滅亡,喚醒中共軍隊裏面將近三分之一的河南官員,若不消滅共產黨,全中國人都會變成下一個鄭州人。

更多信傳媒報導
易經之美》東京奧運開幕 美中對抗下日本的重要性將再次浮現
聽到手術就害怕?牙醫師提醒:遇到「這情況」要趕快做牙周手術治療
綠川散策》來趟書店小旅行 以知性靈魂與城市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