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媳婦碎碎念(下)傳說中浪漫隨性又懂吃的民族,為何反讓她「吃」足苦頭?

作者:陳怡潔/在倫敦醒來

法國美食再精緻,也無法撫慰我的「台灣胃」

我不喜歡吃飯時間還有另一個原因:法國婆家的飲食和我不對盤。 

法國人早餐習慣吃甜的,一般人家大多是棍子麵包塗奶油果醬,配裝在碗公裡的淡咖啡(加牛奶就是所謂的「咖啡歐蕾」),就這樣解決一餐。對我這個台灣人來說,早餐吃這樣簡直違反天良,沒有什麼比一早起床吃冷硬的麵包抹奶油更令我沮喪,吃了也像沒有吃,一早心情就盪到了谷底。後來我總算找到解決之道,就是自備幾盒即溶湯包,每天早上泡一包,換著口味喝,這樣雖然還是吃麵包,但是有喝熱湯就覺得對得起自己的胃,感覺就好很多。但是這也只解決了早餐的問題而已。 

婆婆煮午晚餐按食譜算人頭做,每道菜份量都很精緻,口味雖然不差,但是和台灣菜比起來就是少了很多滋味,也少了那種「澎湃感」,吃了餓不死,但是完全不覺得飽足。想像一下每餐都得一邊照顧小孩,一邊聽著(通常是我不感興趣的)法文對話,不時還得說幾句話表示參與,一坐坐兩小時,下桌不只累,胃也空虛寂寞覺得冷──這個時候想到台灣小吃,口水和眼淚都快流下來。我想過帶泡麵去吃,但是婆家人多,泡麵又香傳千里,偷泡泡麵絕對會被抓包,只好打消這個念頭,繼續「愛性命罔甲」的吃婆婆煮的菜。 

不過幾年下來,我學會了「窮則變,變則通」:我藉口孩子愛吃台灣麵,帶乾麵條、美極鮮味露和台灣來的肉燥罐去法國,在不影響婆婆的午晚餐計畫(她一週 7 天都詳實計畫,把前菜主菜和甜點寫下來,還依每餐吃飯的人數算分量)的情況下,在晚上開飯前先下手為強的煮給小孩吃,然後每次都「不小心」煮太多,為了不浪費食物,做媽的只好「幫忙」吃。有了肉燥麵墊胃,後面吃什麼、吃多少(通常是少不是多)我都不介意了。 

很多人以為法國人浪漫隨興,但是我認識的法國家庭都非常嚴謹而節制,這一點也反映在小孩的飲食方面。在婆家,小孩的點心時間是下午 4 點,早一點晚一點都不行,點心通常是果汁一杯、餅乾兩三塊,偶爾加碼吃一小杯優格;大人版的就是把果汁換成茶,其他一樣,沒有變化也不能多吃。

這對我和我家小孩來說實在很痛苦,我只好自備零食藏在房間裡,每天下午孩子們游泳完肚子餓,還沒到點心時間,我們母子 3 人就用中文相約躲進房裡偷偷吃東西,偶爾另一半也會跟進來,一家擠在房裡搶食存糧,場面十分滑稽。天天這樣,我想公婆和兄嫂應該猜得到我們一家在搞什麼鬼,不過我反正已經黑掉,就不用顧形象了。 

老公凡事問老婆,過節搖身變成「爸媽哥寶」

飲食問題之外,我其實最受不了的就是平日凡事問老婆的另一半,到了婆家不是變成爸媽寶,就是和哥哥「哥倆好」,每天忙著幫爸媽 DIY、做家事,或是跟哥哥騎腳踏車或開風帆船出去兜風,完全忘記老婆和孩子的存在,我一天大概就只有在餐桌上看得到他。

當然他難得回家,和爸媽哥哥多相處無可厚非,但是他會跟家人訂好計畫,說好哪天幾點要去哪裡,然後「不小心忘記」跟我商量。不然就是其他家人打算做什麼,他們自己用法文討論好,以為我在旁邊有聽到(其實沒有,聽那麼多法文很累,我又在忙小孩,所以根本沒注意聽),就這麼定案了,我往往是最後一刻才赫然發現有這麼一件事。 

平常在家我自己作主,要做什麼去哪裡,都能依照自己的步調來,在婆家我常常是身不由己地被牽著鼻子走,感覺很有壓力很不自由,心情也不好。後來我學會表達自己的立場,而不是委屈的接受所有安排,雖然婆家家人都會盡量尊重,但是這樣做的同時,我還是免不了覺得有罪惡感,好像我這個外人破壞了他們家的運轉機制。每年去法國渡假,大概就是我和另一半吵架最頻繁的時候,夾在家人和老婆之間,他也很無奈──他大概很遺憾當年沒娶個法國女人,沒事娶了個台灣老婆給自己找麻煩。 

對我來說,耶誕節是另一個難過的節日。基本上是上述一樣的情況,換到一個沒陽光又寒冷的場景裡,一家三代 11 人連續幾天黏在一起,出門冷、不出門悶,小孩玩到不見人影,另一半又忙著跟父母兄嫂相處。我常被留在屋子的某角落,既不能自由活動,又無事可做,只能看書和滑手機。在耶誕節這樣一個團圓的節日裡,我格外覺得百般聊賴,萬般寂寞。 

耶誕晚餐在婆家實在稱不上大餐,雖然有傳統的香檳和鵝肝醬、比平時豪華些的主菜和甜點,也是每人一小份,8 點多就吃完收工,各自休息。 每到這時候我就很想念台灣家裡過年的聚餐,雖然也是一頓應景晚餐,但是和叔叔姑姑堂表兄弟姊妹聚在一起總是很熱鬧,菜色也豐盛得多,吃完飯大家飽著肚子聊天或是玩西巴拉,氣氛比婆家熱絡多了。幸好耶誕假期通常不超過一週,忍一忍也就過了。  

小結:婆媳問題無國界,誠心解決為上策

當了 10 年的外籍媳婦,我發現有些(公)婆媳問題不管嫁的是哪國人都可能存在,重點還是夫妻兩人必須一起面對,想辦法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真的化解不了的,就只能想辦法變通,或是為了婚姻妥協或忍耐。

從小家裡的長輩常說我這樣的強悍個性將來會嫁不出去,後來竟然結婚我自己也覺得意外──我大概不管嫁台灣或是外國人,都沒辦法做個好媳婦。我很幸運,沒遇到 8 點檔花系列那種惡婆家;先生雖然不浪漫,但是很有解決問題或改善情況的誠意(雖然不一定達得到預期的結果); 公婆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忍受我這個(在他們眼中一定很難搞的)台灣媳婦。 

寫了這麼一大篇不是要說公婆壞話(幸好他們無論如何都看不懂),只是想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嫁外國人不見得沒有問題,婚姻帶來的家庭關係百百種,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在我的情況,喝的是香檳也不見得比較好,有時候我就是只想喝蘋果西打啊!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 法國媳婦碎碎念(下)傳說中浪漫隨性又懂吃的民族,為何反讓我「吃」足苦頭?》,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法國媳婦碎碎念(上)台灣媳婦怕過年,我怕暑假聖誕節⋯⋯

想和韓國「歐巴」來場甜蜜熱戀,先學會「韓式曖昧」潛規則

作者簡介:

台北市出生長大,16 歲看了 Before Sunrise(愛在黎明破曉時)從此愛上歐洲,日夜夢想搭火車環遊歐洲各國。中央大學法文系畢業,倫敦大學學院歐洲文化碩士。移居倫敦十五年,對這個城市仍然充滿熱情與好奇。現職一個法國人的太太,兩個跨文化小孩的媽媽,兼職小學導護老師,和不定期夜班部落客。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