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盛「紅燈區」高房租高風險 按摩女難回頭

世界日報
世界日報World Journal

法拉盛40路的無證按摩和色情交易早已不是秘密,即使在白天,也有衣著暴露的女子在街上喊著「Massage」(按摩),招攬男性客人。自去年按摩女宋揚因躲避警察執法而墜樓身亡後,這片「紅燈區」也曝露在公眾的視線下。知情人士表示,這些按摩女每日平均交給房東逾百元房租,還要面對警察突擊執法,但即使被逮捕,她們仍會繼續從事按摩業,悲歌難止。

一位知情人士介紹,40路一些樓宇被房東分租給這些按摩女,並按日收取租金;例如當地一間普通辦公室的月租價格原為2400元左右,但有些商業用房被二房東三房東分隔成了三到五個小房間租給按摩女,一個小房間日租價格160元左右,一天就能收租480到800元。他說,宋揚因生意好,一人以每日300元的價格租下案發時的屋子,等於每月要付9000元租金。

2月初,又有一名40路的華裔按摩女在警方釣魚執法時以涉嫌色情服務被捕。該女子從事按摩不到一年,她曾向社區人士求助,稱當天僅向便衣警察比出三個手指,並未脫衣或有任何實質性證據就被逮捕。在皇后區刑事法院過堂時,法院為她指派公派律師,但該律師只給她「認罪」和「進行學習,保證不再犯」兩個選擇。

公派律師告訴她,因檢方證據確鑿,不能為她申請無罪辯護。按摩女卻喊冤,認為自己被抓時警方沒有任何實質性證據,公派律師卻為了早點結案,不願再費心為她進行辯護。

但矛盾的是,即使冤枉,即使有被捕的風險 ,當知情人士勸該按摩女「金盆洗手」,不要再涉及按摩業時,她卻為了生計無法應允。因為在按摩女身後,有太多無情的手壓榨著她們。

律師陳明利表示,根據他多年處理按摩女案件的經驗,不少女性為謀生或其他原因「下海」。他也發現,2010年前代理的按摩女客戶以中年婦女為主,但近年從事按摩業的女性已日趨年輕化。

陳明利表示,按摩女被警方抓捕後,若被檢方控以性交易(Prostitute),雖為輕罪,但因屬道德敗壞(Moral turpitude)罪行,日後申請綠卡或入籍都有不利的影響,「一些客人交了200元到500元罰款,以為沒事了,等到申請綠卡時,才知道問題的嚴重性」。

據陳明利介紹,若想證明按摩女無罪,需從四方面著手,分別是:證據不足、初犯、無任何犯罪紀錄及現處於申請合法移民身分階段。他說,一些按摩女常抱著掙一筆錢就收手的心態,以為自己日後可再調整身分、從事其他行業,但事實上許多從事按摩業的女性,後來都無法脫身,宛如走上一條不歸路。

法拉盛守望社區互助隊隊長朱立創一直協助宋揚家人,並幫這個地區的按摩女伸張正義;他表示,雖然不支持按摩女從事的行業,但從人權的角度看,這些華女多遭受異樣眼光及市府和民眾不公平對待,身世非常可憐,他常鼓勵她們遇到困難要勇敢發聲,「畢竟都是同胞,希望能為她們盡一點力」。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