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應保障居住權 瑠公圳案刀下留人

·11 分鐘 (閱讀時間)

【記者 邱奕懿/台北 報導】 新店瑠公圳迫遷案,將在4月26日法院履勘,案件已進入強制拆除的執行程序,當事人賴碧珍、委任律師葉恕宏與民間團體(台灣人權促進會、台灣反迫遷連線、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在今日開記者會,呼籲台北地方法院應正視賴碧珍的居住需求,民事執行處應暫緩執行。法院「拆屋」的強制執行,將直接導致當事人流離失所;一旦拆屋,就是迫遷。 訴訟多年凌遲 生活近乎失序 新店瑠公圳案當事人賴碧珍表示,收到強制執行通知的當下,司法作為「維護社會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的期待已崩潰瓦解。她沈痛的說,她的外婆陳罔市在高齡93歲時,被建商提告要驅離住了一輩子的家,在經過多年的訴訟凌遲後,阿嬤沒等到正義來臨,已在103歲辭世;沒能讓阿嬤晚年免於迫遷的恐懼,是晚輩最難受的事情。 賴碧珍說明,她的家族一家四代的住所,也是她住了快一甲子的家。在民國39年設籍、50年間也曾數次向瑠公農田水利會申購土地,水利會以機關用地不能出售為由拒絕申請。而水利會明知她家族長期居住的事實,甚且在2010年曾央求陳罔市女士以世居耆老的身分,拍攝影片見證瑠公圳興衰。卻在隔年未通知優先承購就將老宅座落的土地分割成數個小地號、以無人居住的「空地」的名義,用未公開標售的方式,賣給從來不曾在此居住過的建商,而且得標的價格僅高於底價2712元。這個土地買賣的過程,彷若為了讓建商取得土地量身打造,讓她直呼是以「疑似迂迴的犯罪手法」取得土地。 這些年來,建商在法庭上屢屢污衊她的家族「未經允許在此蓋屋」,但更難受的事情是,建商多年來一屋二訟、多人告一人的訴訟策略,意圖透過訴訟要求還地、索賠鉅額不當得利,逼迫她的家族屈服。賴碧珍表示,她在家族老宅住了大半輩子,一直以來的堅持不只為了自己也是為了家族,頻繁的出庭、財務壓力已使生活近乎失序。當前台灣國家社會連最基本的生存權、居住權都無法保障,誠懇呼籲政府應面對居住權無法獲得保障的問題,也不要再讓司法繼續沈淪。 法院不應違法強制驅離 正視人權公約之規範 本案的委託律師葉恕宏律師表示,他從2014年起就受當事人委託,陪著當事人跟建商對抗了七年多。雖然在訴訟過程中,法院曾經採用兩人權公約的解釋,判決當事人勝訴,但這終究只是一絲曙光,最終還是面臨要被迫遷的窘境,執行處的怪手和破壞器具已經快要進到現場了。葉律師呼籲,法院要勇敢的邁出保障人權的一步,過去的法律概念是「所有權絕對」,所以權人的權利是至高無上且不可被侵犯的,但很遺憾的是雖然有兩人權公約,而且已經內國法化了,法院卻還固守這種過時的概念。所以,雖然法院已經做出判決,建商也迫不及待拿著這個判決聲請強制執行,仍要奮戰到最後一刻,更訴求所有的司法體系、政府、台灣人民應該要正視這個問題。 葉律師接著針對本案已提起執行異議做說明,要請執行處勇敢的依人權公約做出裁定。我們主張,依《兩公約施行法》「適當住房權」與「強制驅離之程序保護」具國內法律效力。呼籲執行法院作為國家公權力的代表,在實行強制驅離之際,應正視《兩公約》對於強制驅離所適用之法律程序,包含在「磋商」、「合理通知」,最重要的是「安置」和「提供法律救濟」等法律程序保護前,應該避免實行強制驅離。《兩公約》也特別強調要保障婦女,使其不為強制驅離之對象、不受社會與法律之歧視;同時,在《經社文公約》第7號一般性意見亦指出「驅離不應使人無家可歸,或易受其他人權的侵犯」。葉律師強調,這次法院是要強制執行面臨水圳的地號,然而一旦拆除,可預見所剩建物已成斷垣殘壁,無法居住。此舉將使賴女士流離失所無家可歸,也將使她易受其他人權侵犯,因此向執行法院呼籲,應採納《兩公約》之立法意旨及委員會解釋,違法執行強制驅離,將使賴女士受到無法回復之損害。 法院代表公權力 應節制行使避免侵害人權 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周宇修說明,國家有人權義務保障非正規住居居住者的居住權,新店瑠公圳迫遷案即是典型的非正規住居受到迫遷的情況。「非正規住居」是指相對於「既有合法住屋」的居住型態;這些住屋的存在往往有其歷史、社會制度性的原因,但其居住者卻很常被法律制度漏接,在「產權至上」的思維下遭到強迫搬遷的威脅。周宇修提醒,所謂的「產權」是一個社會制度,實際上很容易讓懂遊戲規則的人,很容易取得有利的地位,而忽略背後的社會歷史脈絡後,讓當事人的權利被忽略。 周宇修繼續說明,訴訟過程中,法院為了釐清兩造的權利義務關係,通常是扮演解釋的角色,但走到強制執行,法院就不是解釋角色了,它是實現解釋內容的角色,法院就會成為當事人權利的主體。如果法院的執行會影響到當事人權利的時候,必須要有所審酌,甚至應該要正視很多的權利義務,即便判決也不一定非透過法院實現,而今天當我們認知到居住權的保障是重要的,法院權力的行使就應有所節制,公權力是有他的界線。此外,本案在2019年由葉律師、本案的另一位黃昱中律師,一起聲請大法官統一解釋,雖後來不被受理,但詹森林大法官在協同意見書明確指出,在這種「所有權」跟「居住權」強烈衝除的案件中,法院應該要考量的是有沒有可能暫緩強制執行,甚至是不予強制執行的狀況。所以我們呼籲地方法院在強制執行的時候,當法院成為公權力實現發動主體的時候,我們認為他有義務在這樣的案子裡面,去做權力節制跟克制。 居住即是尊嚴 法院應即刻修正錯誤 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召集人黃嵩立表示,在新店瑠公圳迫遷案中,至少有三個面向的法律保障失靈,其一是賴碧珍家族優先承購的權利,因行政瑕疵被忽視排除;其二是「時效取得地上權」,最終未能在法院得到承認;其三是依《經社文公約》應獲保障的居住權,被財產權凌駕。黃嵩立進一步闡述,兩公約的各項權利當中,「居住權」是我國的法律概念最不容易涵蓋與銜接的一項。這從兩公約在2013和2017兩次國際審查中,居住權的點次所佔篇幅最多,而在兩次審查中政府的改進幅度最小,可以看得出來。在《兩公約施行法》2009年通過之後,行政機關應審視種種權利侵害的型態,與立法者共同努力,修正我國法律使其與人權公約相符。 居住權保障的核心是人性尊嚴。居住權這個概念的特殊,正是在於區分家和房屋的差別。別人的家,在他人的眼中,不過是一個房屋而已;妳的家,無論妳在其中栽培了多少回憶,對妳有什麼感人的意義,在別人的眼中,也就是一個房屋而已。居住權要保障的不只是個人財產,更是在這裡長期生活的尊嚴。即便陳罔市阿嬤已等不及看到正義實現,但現居者賴碧珍女士的居住在百年老宅的權利仍應被維護,在此關鍵點上,希望執行法院還有機會暫停腳步、糾正錯誤,以保障當事人的尊嚴。 新店必須有土地溫度 用人權價值守護圳邊老屋 新北市在地深蹲協會的理事長曾柏瑜從在地團體的角度來說明本案之於新店的關係。曾柏瑜說她是從2015年開始關注本案,這6年多來,與建商的對抗,是多大的精神壓力和訴訟折磨,在旁人眼中真的看得相當心疼。曾柏瑜繼續說明,作為一個在地組織,接到訴訟判決即將執行的結果,實在非常痛心。土地,是因爲人才有溫度。新店人期待的宜居城市,絕對不只是一幢幢買不起的水泥高樓,瑠公圳作為新店重要的歷史記憶,卻沒有留下太多文史痕跡,現在居然淪為建設公司拿來炒房的噱頭。這當然是新北市文化局的失職,也是瑠公農田水利會的失能,讓建設公司用低成本取得開發土地,把真正愛護瑠公圳的家族趕走、把從日治時期就屹立在圳道旁的老房子拆掉,然後快樂炒房,絕非我們期待的發展! 人權的價值是進步城市的重要指標,而守護圳道70多年的老房子,早就成為圳道旁的獨特風景。瑠公圳迫遷案,不只是簡單的一戶住戶的問題、不只是賴小姐的問題,他指出的問題是:面對建設公司透過可疑的手段低價取的土地,居住者的權益到底如何保障?在這裏,新北市在地深蹲協會呼籲,台北法院暫緩執行強制拆除,不要將人權的問題簡化成民事訴訟,保障居住者的人權 不要讓法院成為房地產炒作的前導部隊 台灣法迫遷連線執委陳虹穎從都市政治經濟變遷的角度闡述本案。陳虹穎表示,社會大眾一開始接觸到「拆屋還地」的案件,通常是從2011、12年的華光、紹興社區開始了解,這些較大規模的社區遭到行政機關用民事訴訟提告,而一般民眾會有個錯覺覺得國家公權力是為了拿回公產的行為而已。但這類型的土地訴訟,其實在所謂的都市開發、都市更新的前置階段,也是很常見的,用來驅趕社會制度下最弱勢的住戶的手段,更突顯台灣社會以土地開發、地產炒作堆砌而成的都市政治經濟變遷樣態。這類表面上旨在釐清產權關係的拆屋還地訴訟,實際上經常是一般土地開發案的掮客、投資人、地產商以及房地產開發周邊產業網絡,能夠有效取得都市開發土地的最「低成本」手段。不同於公部門執行的拆屋還地案件型態,這類開發集團網絡,經常透過運用人頭地主,譬如員工、上下游產業客戶、或股東,遮掩了土地炒作、牟取暴利的真實意圖,完美創造了土地炒作迫遷元凶的「不在場」證明。換句話說,民事訴訟關係裡的「拆屋還地」,是在房地產開發與投資過程中,一種相當普遍的前置作業工具。這不同於一般你情我願的土地買賣交易關係。這類將「拆屋還地」訴訟工具化的「土地交易程序」中,實際居住、使用者幾乎毫無議價、獲得合理補償安置的空間。而且,這類工具是高度階級性的:它能對付的不是有產者,而經常是社會經濟與制度面的弱勢。一旦強制執行,只會拉大社會經濟的不平等。 陳虹穎最後呼籲,在本案顯有侵害人權的疑義下,且背後有恐有政治經濟網絡佈局的前提下,台北地方法院不應去政治化跟扁平化,只為新地主執行拆屋還地,過度簡化案件的複雜性,這不但是迫害人權,更是讓土地開發機器再次濫用。這些在法院工作,盡心力維持司法公信力與課責性的司法人員,不應該成為台北地區房地產炒作開疆闢土的前導部隊,也因此希望法院能做出暫緩執行的裁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