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雅之聲傳天涯|用愛陪伴 山上孩子音樂夢|華視新聞雜誌

台北市 / Siku Yaway 採訪/撰稿 盧松佑 攝影/剪輯

透過音樂為孩子重拾自信,這是發生在新竹縣尖石鄉的真實故事。2008年,有一群愛唱歌的泰雅族校長老師們,成立泰雅學堂,教導在地孩子傳統文化與音樂藝術,希望為他們開啟一扇心靈之窗。不過缺乏場地和資源,十多年來他們總共搬了三次家。2019年,在民間團體協助下,他們將荒廢已久的派出所,重新整理打造成「泰雅希望之家」,才終於有一個正式落腳的地方。透過陪伴,如何啟發孩子們的音樂天賦,唱出他們的自信?美好的天籟,一起傾聽。

迎接周六的早晨,悠揚樂聲總是從灰色調,洗石子小屋流瀉出來。山上孩子要踏出音樂之路,並不那麼容易,2008年,一群愛唱歌的泰雅族校長、老師們,成立泰雅學堂,只在周六開張,以音樂作為溝通橋,引導孩子們認識母體文化。

泰雅學堂的創始,得從尖石鄉一位校長徐榮春說起,因為看見部落文化式微,他下定決心要從音樂出發,把泰雅族文化與母語,透過音符傳唱下去。新竹縣尖石鄉五峰鄉的泰雅族孩子,自此走入音樂殿堂。

泰雅學堂老師Seita Talu(張涵茹)說:「會進來是因為成立泰雅學堂的校長,徐榮春校長的太太,是我的姑姑。然後有一天,說要成立一個叫泰雅學堂的團體,他們就說反正你就教合唱嘛,你在五峰國中也在帶合唱,然後我就說好啊。」

泰雅學堂校長陳智明說:「假日的時候,有時候因為隔代教養,或是家裡的父母親要工作,沒辦法管理管教他們,所以他們就會跟著一些青少年遊晃閒蕩,有時候行為上會有些偏差,或價值觀改變。我們當初想說,假如我們把這些孩子找來,我們陪著他,至少減少他接觸壞習慣的一些機會。」

Seita Talu說:「泰雅學堂本來是在竹東,那時候也沒有教室就去借,一路走來就十幾年。」一路走來,團隊經費往往捉襟見肘,但泰雅學堂堅持讓孩子們無後顧之憂,接受免費的音樂訓練。接送學童上下學的交通車,他們努力籌錢;沒有場地,和竹東國小借!再困難,他們都要讓部落的幼苗接觸音樂。

Seita Talu(張涵茹)說:「幾年之後竹東國小說,他們學校校舍要改建,校長又去找,就找到中山國小有閒置空間。那不是專業的音樂教室,但我們只要有琴、有孩子、有場地我們就開始。後來中山國小也要校舍改建,校長這時候又出動了,他去找了東泰高中。其實我們很感恩,這一路有那麼多學校,願意讓我們借他們的教室。」

記者Siku Yaway說:「一路走來泰雅學堂的成員們,一直都是借教室上課,三年來總共搬了三次的家,師生們其實一直都很渴望,有一個固定的學習基地。直到了2019年,他們終於找到,在新竹尖石國小旁的一處廢棄派出所,打造他們的家。」

走過流離失所的日子,11年來師生們過著周休一日的生活,累計有超過6百位學生,受到泰雅學堂的薰陶。這裡不僅像家溫暖,也將孩子的心浸潤在音樂中,給予知識與力量。泰雅學堂老師翡束羅信說:「老師剛有發現到,你們在吹的時候,臉都好像很痛苦,為什麼?吸不到空氣嗎?」

目前學堂有近20位老師,包括來自都市的退休教師、想要貢獻一己之力的大學生,都紛紛上山當志工,每周千里迢迢,只為了在60位學生心中,種下教育種子觸動生命,活出意義。學生Sayun說:「來這邊可以學很多樂器,覺得很好聽的時候,就會很有自信,會很想要展現給大家看。」學生葉允恩說:「不會累,因為我很喜歡這裡,總之就是全部都很喜歡。」學生陳郁忻說:「喜歡泰雅學堂,因為這邊可以讓我學很多事情,學樂器。

學堂裡的大人們,總是展開雙臂,為學子付出滿滿的愛,午餐時光,大夥也是打飯一起吃,家長更是團體中的最佳後盾。家長Maya說:「陪伴我的孩子,同時我們也陪伴其他的孩子。從新竹市一趟過來其實滿遠的,只是很單純的想,就留下來等我的孩子放學。學堂的老師們其實都很忙碌,他們一來就都要上課,所以我們也就看頭看尾,幫忙掃掃地然後打飯。有些孩子會有些分離焦慮,我們可能就把他單獨帶出來安撫。」

家長徐凱蘭說:「就是一個家庭,學堂是很溫暖的一個地方。」家長張光雲說:「不管是小孩子或大人,都可以互相地學習,也希望它可以保持下去。」一冊樂譜,如同一道任意門,心之所向,從此無邊無際。

透過音樂,接軌國際,泰雅學堂的海外演唱足跡,遍布義大利、德國及中國。無形之中,孩子們從家鄉走出去,飛得更高更遠。泰雅學堂老師田孝雁說:「其實我們早期原住民在山上,沒有任何機會可以學到音樂。我早期學琴的時候也是滿辛苦的,要從山上要騎車子到新竹市的樂器行,至少要一個小時多,而且去的時候只有學一個小時,那一個小時然後課程時間到了,又騎回家。」

卸下吉他,泰雅學堂的老師田孝雁,平日在博幼基金會,擔任資深學習輔導員,為資源不足家庭的孩子,做課後輔導。田孝雁說:「音樂是慰藉,我以前也是半工半讀出來,我們把種子種在孩子心裡面,很正向地朝人生的道路前進,而且學音樂孩子很棒。」

在泰雅學堂也有練團的機會,樂團主唱是她,即將升上國小五年級的Rimuy。泰雅學堂學生Rimuy說:「音樂很好玩,去學樂器認識朋友,第一次學吉他,然後就學主唱。」而她的爸爸,就是在泰雅學堂教吉他的老師-田孝雁。當初決定要進泰雅學堂,田孝雁就為自己的孩子一起報名,希望帶領他們,用音符書寫青春與堅持。

Rimuy有四個兄弟姊妹,幾個小蘿蔔頭在家,不免吵吵鬧鬧,而他們的快樂方程式,就是唱歌。泰雅學堂老師田孝雁說:「我的孩子從小剛生出來的時候,就看他爸爸這樣子,有時候我會跑團,跑團的時候我太太會帶小孩子,去我工作場所看我工作,所以他們從小就耳濡目染。」

Rimuy媽媽高惠婷說:「自己就可以成一個團。以前有聊過,還沒有生那麼多的時候,想說如果生男生的話就吉他手,生女生就鍵盤手,喜歡唱歌的就當主唱。沒有想到是小朋友真的有機會,可以利用社會資源,去接觸到樂器跟音樂。」

田孝雁說:「Rimuy很喜歡音樂,而且她非常喜歡唱歌,其實她的歌唱,有時候是她媽媽指導她怎麼樣唱,然後她參加合唱團這,學校老師教她正確的發音技巧。」 Seita Talu說:「可能人家會覺得,原住民就是唱唱跳跳,可是其實我們希望給孩子的,是重視學習這件事情。有一天孩子一定會長大,音樂對他來說,我覺得它是一個支持的力量。」

泰雅學堂第二屆學生呂成豐說:「我跟我爸媽說我打死都不想當老師,結果我現在在當歌唱老師吉他老師,算是被這邊的老師啟發吧。看著別人成長,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動力,最重要是可以從我身上,得到一點動力去往前,那就是最好的。」

Seita Talu 說:「希望透過文化,希望透過歌謠的傳唱,讓孩子更認識自己。我會希望他們能夠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是誰。這個是誰,不是只有知道自己原住民的身分,而是知道自己,可以成為怎麼樣的人,然後要相信自己,有不同的面向的自己可以很棒。我覺得我們的孩子比較缺乏的是,自信跟對未來的想像。」

學音樂也學品德,孩子們用跳動音符,點燃生命的花火,飽含著情感,放聲高歌,唱出的愛和溫暖,就此遍地開花。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