泳池不解封!業者嘆苦撐 選手無水訓練

台北市 / 林宛瑩 許達人 邱顯雄 報導

全國三級警戒,宣布延長到7月26日,不過中央也在政策上適度鬆綁,但這次游泳池還是被排除在外,不過全運會已經進入倒數階段,選手遲遲沒有場地可練習,相當焦慮,高雄有學校的教練出面表示,不少人的水感都跑掉了,而一家經營25年的室內游泳池,從限水開始,一路苦撐,沒想到這次又不在開放的規範內,讓他們氣的情緒激動,大嘆感覺自己像被政府丟包。

高雄這一家25年的游泳池,業者情緒激動,越講越生氣,游泳池業者王硯君說:「我每個月我要付電費,我要付員工薪水,我這些我全部都要付。」9個水道原本可容納好幾百人,現在空蕩蕩,燈全關上,但每個月還得支出上百萬基本開銷。游泳池業者王硯君說:「(未來)一直到要下水前全部全程戴口罩,蒸氣烤箱密閉式空間我們全部都關閉。」從5月份開始,苦撐好久,等待解封那天到來,因應措施都想好,準備開門迎接客人,沒想到現在又遇上。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說:「有條件的鬆綁,游泳池暫時因為,有它的困難所以先不開放。」三級警戒延長到26日,適度鬆綁政策,游泳池又被排除在外。令業者好無奈,更大嘆,感覺像是被丟包,而泳池禁止開放,受害的還有這群人。全運會倒數階段,但現在選手不能訓練,兩個多月下來,水感都不見了。游泳隊教練劉先生說:「他(選手)說他要瘋掉了這樣子,還有很多選手說他沒有練怎麼辦。」擔心再不練習,成績會就此下滑,選手們各個焦慮破表。

高雄體育總會祕書長郭佑任說:「如果適度開放也就是說在游泳池給他做分流,第二個就是說游泳池它本身,水裡面就是有消毒作用。」選手通通靠自主訓練體能,維持自身體能,但不論是泳池業者,還是游泳選手,現在都只希望,中央能聽見他們的心聲,出手幫幫忙,想想辦法。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