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人終將明白

徐宗懋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在阿拉斯加中美高層會談中,中方首席代表楊潔篪一句「難道我們吃洋人的苦頭還少嗎」,這句直白話勾起中國人百年深層的國恥感,當著全世界人的面前直接嗆全球首強美國代表,可說把中國人累積百年被欺壓的怒氣一口氣發洩出來。不過,估計「洋人」不太可能體會這句話的語境,因為他們始終把中國人當成落後、不知長進,以及不理解西方文明高尚之處的土包子,也從來沒有認真回望過去的歷史,所以對中國的研判始終錯誤。

舉例說,今天西方國家把香港事務當成主要批判對象,巧合的是,近代中國的國恥正好從香港開始。始於鴉片戰爭割讓香港。真正的羞辱不只是割讓本身,而在於戰爭的性質。中國人要禁絕鴉片進口以保護國民的健康,沒收和銷毀英商的鴉片,結果英國國會以「維護自由貿易」的名義發動對華戰爭。英國人禁止本國國民吸毒,中國人也要禁毒卻違反了英國的商業利益,於是英國人用武力強迫中國人繼續吸毒,同時也繼續嘲笑中國人的野蠻落後。具有國會民主制度的大英帝國既是武裝煙毒集團,也是道地的偽君子。

鴉片戰爭的道德性質,實際上近代西方對待中國的基本模式,即用武力阻擋中國人追求進步,同時又站在道德的制高點責罵中國人的不長進。大清帝國的沒落固然主要是清廷頇顢無能,但西方一直阻礙中國的近代化以遂己利,也是關鍵因素。孫中山心儀西式的議會民主,追求建立共和體制,但西方並不會因為看見一個中國同性質的夥伴,就自動放棄傷害中國主權的租界以及在華的各種特權利益。

內亂的中國顯然更符合他們的利益,他們所作所為也在助長中國分裂。此時,孫中山才在蘇聯革命中看到中國內除國賊外驅強敵的模式。二戰是中國完成內部組織化重建主權的歷史契機,其因並非西方假道學的民主人權,而是出現日本軍閥這隻猛虎,與西方豺狼群互咬,使中國得以在付出巨大代價後,同時擺脫兩者長期的侵犯而真正重新站起來。

1949年後,儘管兩岸對峙,但那只是國共在中國富強模式上的分歧,並非民族思想之別。不過,在中國國力緊追美國的今天,台灣、香港、新疆等事情又被西方刻意拿出來大作文章,作法百年來不變,即阻礙中國復興的同時,又狡猾地把自己的狐狸尾巴藏起來。1949年英國是全世界第一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因為他們要保有香港殖民地,不能與中共敵對,那時何曾提到民主人權。

今天美國人非常在乎外國介入美國的選舉,政客不斷批評外國政府利用網路假消息影響美國內部事務;不過,在香港的選舉上,美國國會議員邀請香港的反對派赴美,公開幫他們打氣。美國的媒體成天鼓動反對派的激進行為,對他們燒車站、射弓箭、打傷不同意見路人的惡行視而不見。來自美國各種掛著民主人權頭銜的基金會,則直接把錢塞給帶頭衝的團體。對西方來說,這才是「香港民主」,才是「一國兩制」,也難怪這種惡性的手段最終必然導致西方的失敗。

西方缺乏自省的能力,所以仍然只會說教,不會理解到中國人始終用百年的記憶來看待中國內外的事務。中國人所能做的就是站穩腳步,堅持民族自立自強,同時也拒絕義和團式的狂熱愚昧,用實力來說話。有一天,「洋人」終會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