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興雅問題難解 孟加拉想仰賴俄羅斯伸援手

·4 分鐘 (閱讀時間)

孟加拉為來自緬甸的100多萬洛興雅(Rohingya)難民問題,歷經與緬甸的雙邊接觸與透過國際支持,包括西方國家、穆斯林世界和中國的幫助下,問題至今仍未獲得解決。在緬甸今年2月軍事政變後,孟加拉如今將解決洛興雅危機,轉向與緬甸軍政府關係升溫的俄羅斯。

洛興雅難民危機 歷經數年仍未解

孟加拉為解決遭受緬甸軍方迫害而逃亡至該國邊境,讓目前收容於科克斯巴紮爾(Cox's Bazar)難民營内的110多萬洛興雅難民安全返鄉,過去4年歷經與緬甸雙邊磋商,以及透過國際社會支持,包括歐美大國與穆斯林國家,甚至是與緬甸友好的中國,至今仍無法解決棘手的洛興雅危機。最近孟加拉將化解洛興雅問題的希望,放在與緬甸軍政府關係升溫的俄羅斯。

遭緬甸迫害的洛興雅人處境艱辛,聯合國稱之為「種族清洗(ethnic cleansing)的教科書範例」,其他人權團體則稱之為「種族滅絕」(genocide)。

孟加拉對同屬穆斯林的洛興雅難民深表同情,並且在國際援助下,支持洛興雅人在難民營內生活,然而孟加拉本國人口總數已達1.6億人,加上孟加拉為中低收入國家,在人口及經濟壓力下,達卡當局仍希望洛興雅人能夠返回緬甸。

此外,群聚在邊境地區的洛興雅也恐製造孟加拉法律和秩序問題。「孟加拉聯合新聞社」(United News Bangladesh)7月19日的文章分析,孟加拉政府認為在邊境地區的110萬洛興雅穆斯林缺乏看管,至今仍無機會返回在緬甸的故鄉,人數眾多的洛興雅人可能對地區與國際安全帶來風險。

「孟加拉聯合新聞社」指出,緬甸當局「未能消除洛興雅人對奈比多(Naypyidaw)當局的信任赤字(trust deficit)」,加上洛興雅人的故鄉若開邦(Rakhine)「缺乏讓他們返國的有利環境」,擔心回家後再遭迫害,因此2017年到2018年的兩次遣返嘗試,最終都徒勞無功。

中緬關係微妙變化 緬甸軍方轉向俄國

隨後在中國出面斡旋,於2019年展開孟加拉和緬甸的三方會談,舉行了一系列部長級、秘書與高級官員會議後,奈比多暗示從今年第二季開始接收洛興雅人。

但是自今年2月緬甸軍方在政變中奪取國家政權後,中孟緬三方解決洛興雅問題的會談就宣告暫停。對此,獨立媒體Blitz引述孟加拉外長指出,由於緬甸軍政府忙於處理政變後出現的內部問題,中國尚未就恢復三方會談與緬甸取得聯繫。

然而「歐亞評論」(Eurasia Review)8月8日的一篇文章指出,中國因為援助親北京的緬甸邊境少數民族叛亂份子,與緬甸軍方出現矛盾,並指去年緬甸軍方領袖敏昂萊(Min Aung Hlaing)曾公開抱怨有一股「強大力量」支持叛亂份子。

「印度斯坦時報」(Hindustan Times)報導分析,指緬甸懷疑中國試圖利用少數民族做為談判籌碼,以換取奈比多同意北京在緬甸順利推動「一帶一路」計畫。

對於中緬關係間的微妙變化,新德里馬諾哈爾.巴里卡國防研究與分析研究所(Manohar Parrikar Institute for Defense Studies and Analyses)副研究員庫瑪(Anand Kumar)指出,緬甸軍政府現在希望減少對中國的依賴,並試圖在俄國提供武器援助下,因應來自叛亂份子的挑戰。

洛興雅危機 俄國是否出面調解待觀察

此外,庫瑪指出,緬甸在政變後,面臨著恢復民主的巨大國際壓力,以及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大流行帶來的艱困局面,俄國已成為緬甸的重要支持者。軍政府領袖敏昂萊今年6月前往俄國訪問,深化與莫斯科的關係。

因此,達卡當局著眼俄國和緬甸關係逐漸升溫,希望透過俄國出面,展開俄孟緬三國會談,解決洛興雅危機。孟加拉外交部長摩門(A.K. Abdul Momen)7月16日在烏茲別克首都塔什干(Tashkent)舉行的一場國際會議場邊,尋求俄國外長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出面解決洛興雅問題。

「達卡論壇報」(Dhaka Tribune)指出,孟加拉向俄羅斯直接尋求幫忙,希望莫斯科調解緬甸與孟加拉,展開三國「積極與有效的合作」,以促進洛興雅難民重新融入緬甸的家園。

再者,「達卡論壇報」8月18日也引述俄羅斯駐達卡大使馬泰斯基(Alexander Vikentyevich Mantytskiy),他向孟加拉政府保證,由於緬甸的種族暴力,超過百萬洛興雅人被迫流亡孟加拉,俄國將提供必要援助,協助達卡當局解決洛興雅危機。

未來俄國是否會付出實際行動,出面調解緬甸與孟加拉,讓洛興雅難民安全返鄉,有待後續觀察。

原始連結

更多中央廣播電臺新聞
緬甸政變為契機 俄國勢力重返東南亞
港媒:雲南防緬人蛇播疫 邊境築鐵絲網圍牆
緬甸軍政府領袖敏昂萊訪俄 俄緬同意強化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