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系、世襲盤根錯節的高雄政治生態 吳敦義、謝長廷、陳菊、韓國瑜都難全身而退

李彥謀
·5 分鐘 (閱讀時間)

韓國瑜被高票罷免,是慘遭地方派系與家族勢力聯手圍剿,歷任的高雄市長,每一個都千瘡百孔。(圖片來源/信傳媒編輯部)

韓國瑜被高雄市民Bye了,楊明州接下代理市長,將在3個月內補選新市長,民進黨現任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以逸待勞,國民黨內意見分歧,有人說要推最強人選,有人認為應該讓年輕世代試試看,有人建議「棄選」、「韜光養晦」,以等待重振旗鼓的機會。

棄選派:國民黨在高雄始終無法接地氣

挺韓的國民黨市議員邱于軒,是棄選派的代表之一,她以《不紮根,何以期待沙漠開出玫瑰?》為題在臉書貼文表示,國民黨在罷韓過後,面臨市長補選人選難產問題,源於國民黨在高雄經營的困境。邱于軒直指,國民黨在高雄是「派系把持、世襲政治」,國民黨內年輕人在高雄連獲得提名的機會都很困難。

邱于軒提到,回顧2018年國民黨的勝利,除了韓國瑜的個人特質,「討厭民進黨」的民眾轉向「支持國民黨」,但是坦白說,國民黨在高雄始終無法接地氣、得民心,因此大選及罷韓案都讓國民黨受到重創。

高雄市長補選,邱于軒建議,國民黨應該「韜光養晦」,不參戰也許是「重振旗鼓」的機會,此時不需要「神風特攻隊」,並非不派人就是怯戰,反而是「謙卑反省面對高雄市民」的選擇。

韓國瑜的「罷免理由書」,也提到國民黨在「兩岸論述」和「南北均衡發展」的偏頗。邱于軒強調,與其倉促上戰場,不如「紮根育苗」,或協助目前占多數的議會國民黨團「重整戰力」,做好「監督制衡」角色。「後韓國瑜時期」的國民黨,需要步步為營,也許暫時「蹲下」,未來才有「跳得更高」的空間。

縣區派系把持、市區世襲政治

國民黨在高雄是「派系把持、世襲政治」,而邱于軒的父親邱大展是國民黨行管會主委,丈夫張簡正偉,婆婆黃碧霞為前高雄縣議員。2012年她代表國民黨參選立委,敗給民進黨林岱樺。邱于軒是否也是「世襲政治」,地方自有公論,她所在的選區大寮、林園,同黨議員王耀裕、黃天煌,與前立法院長王金平都屬「白派」。

事實上,國民黨在原高雄縣區屬派系把持,在高雄市區則是世襲政治。長期以來,高雄人已見怪不怪,但這種隱性的矛盾,在選舉時就會發酵,特別是市長選舉層級。

過去的高雄市,有各據政壇一方的「四大家族」,陳家陳田錨、王家王玉雲、朱家朱安雄、黃家黃啟川,其中王玉雲做過市長,但高雄升格直轄市後,就沒有人能問鼎。

陳家第二代沒有持續接棒;王玉雲的兒子王志雄與副市長擦肩而過,因此衍生吳敦義「白賊義」的封號;朱安雄做到議長,兒女繼承衣缽也是跌跌撞撞;黃啟川也當過議長,現在有女兒黃香菽及姪兒黃柏霖擔任市議員。

藍綠市長,無一不被派系扯後腿

黃柏霖原本有希望在2018年參選高雄市長,但時任黨主席吳敦義空降韓國瑜先接黨部主委、再選市長,直接阻攔黃柏霖的規劃。不過,四大家族僅剩黃家香火尚存,其他家族的殘餘勢力,也不一定樂見黃家一統江湖。而當國民黨秘書長李乾龍這次補選一點名到黃柏霖,就有人跳出來反對世襲政治。

民進黨有派系問題,國民黨也不惶多讓,民進黨的團結與否,關鍵只在新潮流系,但國民黨的各懷鬼胎,則是來自四面八方的大小山頭,不過這些以利益為結合的地方派系,要整合不難,卻也不容易。所以包括1998年吳敦義落選,到黃昭順、楊秋興接連敗北,這些經營數年或是在地出身的從政者,無一不被派系扯後腿。

由於長年積累的恩怨與矛盾,形成「我得不到,你也別想得到」的心態,最好的方法就是黨中央找人空降,就像韓國瑜,一旦當選,大家雨露均霑,空降的市長什麼也搞不清楚,容易上下其手、各取所需。

挺韓的藍營民代都只是那幾張熟面孔

然而,韓國瑜不願入境隨俗,市府團隊重要職位沒有分給派系推薦之人;「罷韓」一路走來,真心相挺的民代始終就是那幾張面孔,那個派系與家族全心投入,93萬高票讓韓國瑜踉蹌爬出港都。當年,謝長廷初入高雄,至少前2年是被派系與家族整得七葷八素;陳菊學到教訓,高壓懷柔雙管齊下,離職後也面臨強力報復。

「棄選派」也許說對了國民黨在高雄的一項事實,但棄選與派系、家族的關係其實頗為牽強,棄選不可能讓派系韜光養晦、讓家族謙卑反省,不是根正苗紅,更不會被扎根育苗,不信,問問韓國瑜就知道了。

更多信傳媒報導
禁陸客陸生...中國連環出擊脅迫澳洲 總理莫里森:我不是被嚇大的
早餐這樣吃超NG!營養師:預防腦中風別只看膽固醇...多吃「4種食物」改善
歐洲觀光解禁》台灣人能進這5國 而這個蜜月勝地恐怕更貴了…